初入国军 蒋纬国上尉被两次霸凌(图)


【看中国2018年6月2日讯】蒋纬国(1916年—1997年),蒋介石次子。1937年进入德国陆军慕尼克军官学校。1939年后,蒋纬国离德返国加入国军,初入国军的「蒋上尉」竟连遭两件“霸凌趣事”。

以下摘录《蒋纬国口述自传》。

一、

民国三十一年,我坐陇海线的夜快车从潼关回新安,因胡宗南将军有事找我去研究。我喜欢睡在上铺,因为臭虫都在下铺。不过他们为照顾我,就分配下铺的票给我。我要是看见上铺没人,也会到上铺去。 

火车还没开时,进来了一位少将。于是按照军规,我就站起来向他敬礼。

我敬完礼还没坐下,他就命令我说:“上去,到上铺去。”

我心里想:“我买在下铺,你却命令我到上铺。你叫我上去,我还求之不得呢!”

于是我就把上衣脱掉,挂在上铺,这么一挂,就露出我的配枪来———一把银色的白朗宁,是我去部队临走时,父亲送给我的。

那位少将一看到我这把手枪,便问我:“你这把手枪哪里来的?”

我说:“我老人家送给我的。”

他又问:“他也是军人吗?”

我说:“是。”

他说:“我看一看行不行?”

我说:“行。”

便把手枪拿出来,退下子弹后交给他。

他看了以后很喜欢,说:“我跟你换一把怎么样?”

他也不管我同意不同意,径自将他的手枪给我,将我的手枪放在他的枪套里。

他的手枪也是白朗宁,不过已经生锈了。

我就把退出的子弹再装回弹夹,把弹夹连同手枪一起交给他,并且说:“我只有这一个弹夹。”

他说:“好了。”

意思好像是你还罗嗦什么,然后他就把他的手枪放在我的枪套里面,就这样将我的好手枪换走了。

第二天一早,火车到了西安,胡宗南将军派熊副官来接我,这位少将也认识熊副官,见了他便恭敬地问:“你来接谁?”

熊副官说:“我来接蒋上尉。”

说来好笑,这位少将跟我换枪时也没问我的名字,他又问:“在哪一车?”

熊副官说:“就在你后面。”

后来这位少将就走了,我也跟熊副官一起来到胡宗南官邸。

等到将近中午的时候,有人来报告:“外面有一个少将跪在门口不肯走,要求见上尉。”

我就赶快出去把这位少将扶起来。

他把枪还给我,我也把枪还给他,并且请他不要介意。

我跟他说:“这件事情没有什么,这把枪任凭谁见了都会喜欢。将军如果喜欢的话,就带回去用好了,没关系。”

他说:“愧杀人也!那不行,以后我要是见了老校长怎么说?”

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二、

另外还有一次,那是我从西安回到潼关时发生的。白天火车很挤,虽然是对号快车,但是过道上都坐满了人,很多人带了行李,往走道上一放就坐在行李上头。火车开车后,我看到一个上校挤过来往前走,没多久又看到他从前方挤回来,当第二次经过我的座位旁边时,我就站起来问他:“上校,你是要找人还是要找位子?”他说:“找位子啊。”我就说:“请坐吧!”

那位上校看了一看我,“啪”一巴掌就打在我的脸上,很生气地问我:“刚才我过来时你看见了没有?”我说:“我看见了。”他说:“你刚才为什么不让座?”我说:“上校,刚才你是从我背后过来的,等到我看见你时你已经走过去了,我以为你在找人,及现在看你又挤回来了,所以我特别问一问。”没想到,他又“啪”的一巴掌打过来,说:“你罗嗦什么!”意思是你还不让位。其实我已经站在旁边,我说:“你请坐。”说完就到厕所里坐在马桶上。

后来,列车长来查票,车厢里有认识我的人就跟列车长说:“那位上校刚才打了蒋纬国。”列车长就问:“那蒋纬国呢?”那个人说:“他现在坐在厕所里,他的位子给了那个上校。”列车长就跟那位上校说:“你坐在人家的位子上了。”而且那位上校根本就没有票,列车长一方面要他补票,并告诉他刚才那个上尉是蒋纬国。

那位上校听了以后,等补完票就跑到厕所门口“嘣”的一声跪了下来,并且再三地道歉。这一来反而把我吓坏了,我挨揍时并没有被吓,反而觉得很正常,但是看见了一个上校跪在我一个上尉的面前,我可受惊了,就赶快把他扶起来。

那位上校一定要我原谅他,说他家里还有老娘在,好像我马上就要把他拉出去枪毙似的。我把他扶起来后请他回到座位上,我还是坐厕所里,他坚持要我回到座位,说厕所里臭,那时候的厕所当然是臭得不得了,但是坐久了也不觉得了。

网评:这两件事情要是发生在现在,嘿嘿!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