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是改革开放总设计师还是“总扼制师”(下)(组图)

2018-06-10 06:12 作者: 章华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和邓小平。
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和邓小平。(网络图片)

胡耀邦动了谁的奶酪?

很多知识分子,包括胡耀邦在内的体制内改革派,在1986年底还天真地对邓的政体改革满怀希望,但到了1987年,这个希望就变成了泡影。

什么是邓小平所谓的“政治体制改革”呢?赵紫阳后来在《改革历程》一书中分析说:“他心目中的改革,并不是真正的政治上的现代化、民主化。主要的是一种行政改革,属于具体的工作制度、组织制度、工作方法、工作作风方面的改革。邓主张的是在坚持共产党一党专政前提下的改革,改革正是为了进一步地巩固共产党的一党专政。任何影响和削弱共产党一党专政的改革,都是邓坚决拒绝的。”

因此,当邓小平和老人集团一旦发现,胡耀邦,这个他们挑选的党的管家,对自由化的人和事太放任、太软弱,会动摇党的根基,就一定会逼他下台。据赵紫阳回忆,邓曾经让胡启立和乔石两次传话给胡,说,“对自由化采取这样放任软弱的态度,是作为总书记的根本弱点。”

胡耀邦下台的另一个原因更加敏感,“陆铿采访事件”成为直接导火索。

自上世纪80年代起,中共就有个不成文的公开秘密:实权掌握在邓小平、陈云、李先念、薄一波、彭真、邓颖超、宋任穷、杨尚昆、王震等老人手里,中顾委的权力凌驾于总书记之上。老人们名义上退休了,却握有决策国家大事的生杀大权,是政治寡头式的垂帘听政。赵紫阳和胡耀邦这个总书记,其实只是大秘书。

1985年5月10日胡耀邦接受了陆铿的采访。陆铿是香港资深记者,《百姓》杂志主编。陆铿问胡耀邦:“你为什么不趁邓老爷子还在的时候,把军委拿过来,你当军委主席。如果不是这样,将来军方头头反对你,你能控制这个局面吗?”胡耀邦没有断然否定他的说法,只是表示,自己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我和紫阳两个现在忙于经济和党的问题,军队里论资排辈很厉害,同时现在又不打仗,让小平担任这职务,我和紫阳可以集中精力抓经济和党的工作。”

陆铿回去后发表了长达两万字的《胡耀邦访问记》,赞扬胡耀邦,批评党内保守势力。

这个访谈发表后,在老人集团中激起轩然大波,也引起邓小平的警觉,他认为胡耀邦在思想深处是同意陆铿的说法的。1986年夏天,邓在北戴河对杨尚昆等人说:“这几年我如果有什么错误的话,就是看错了胡耀邦这个人!”

1986年8月22日,邓小平过81岁生日,在北戴河摆了几桌酒席,表示在两年后的中共十三大上全退。胡耀邦信以为真。10月,他在政治局会议上公开表态说,“今天我就十分具体和坦白地讲,我赞成小平同志带头退下来,这是一个很好的带头。只要小平同志退,别的老同志的工作就好做。我的总书记任期满了,也下来,充分给年轻的同志让路。”

胡耀邦讲话时,邓没有任何表示,神情严峻。他口头上表示正在考虑退休,心里并不想真正让出最高权力。胡耀邦这些话还得罪了几乎所有的党内元老。

让他们从权力中心退下来,就如同挖了他们的命根,这从另一件事上可以得到佐证。1986年11月,在十三大小型筹备会上,胡启立提到邓小平和一大批老干部将要退休。薄一波一听这话脸都气红了,质问胡启立:“你是不是盼着我们都早点死啊?”胡启立客气地答道,他希望他们继续干下去。

此后,邓小平在胡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把人事权交给了中顾委副主任薄一波,由薄等七人组成小组,运作十三大的人事安排。胡耀邦的权力被削弱。

处于权力顶层的胡耀邦,触动了中共政治老人们的“权力神经”,他的灭顶之灾也就不远了。

胡伤心落马 邓当上“太上皇”

1987年1月1日当夜,陈云、薄一波、彭真、王震、宋任穷等中共元老在邓小平家里开会,邓出示了一封胡耀邦写给他的辞职信,与会者传阅后,决定接受胡的辞职。

1月10日至15日,在中南海怀仁堂召开“党内生活会”,实际是倒胡、批胡的斗争会,显然是邓及老人集团事先布置好的。胡耀邦在会上首先作了检讨,之后有二三十人轮流发言,其实就是批判、围攻。薄一波说:“胡耀邦整天到处乱跑,全国两千多个县,你都快跑遍了,你是党的主席、总书记中能跑的最高记录。这不叫指导工作,而是游山玩水,哗众取宠。”杨尚昆说:“胡耀邦,你如果想要亡党亡国的话,你就和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结成联盟吧。”宋任穷说:“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胡耀邦对待邓小平的态度。”王震训斥道:“你胡耀邦要是不愿意和我们走的话,你就不必待在这里了。”邓力群的发言长达三个半小时。

最让胡耀邦心理防线崩溃的是,薄一波、王兆国这两个他对其有恩的人,揭批他时毫不留情。那几年跟胡关系亲密的余秋里,收集了胡在不同场合有关邓及其他老人退留问题的讲话和答记者提问,当面尖锐地质问胡:“你动机何在?为什么这样说?”被胡视为朋友的王鹤寿,也将他们之间的私人讲话公开……连来自改革派的“盟友”、曾许诺要与他“同舟共济”的赵紫阳,也批评他“喜欢标新立异,搞些噱头”、“不服从纪律”。

面对如此残酷的斗争场面,只有中共政治局委员兼书记处书记习仲勋拍案而起,指着薄一波等人说:“你们这是干什么?这不是重演‘逼宫’吗?”胡耀邦没让习仲勋说完,就站起来劝道:“仲勋同志,我已考虑好了,不让我干,我就辞职。”

据目击者称,1月15日那天散会后,胡耀邦走出会场,“坐倒在台阶上痛哭失声。”

1月17日,胡耀邦的秘书告诉胡的家人,胡耀邦现在身心憔悴,要在中南海勤政殿休息一段时间,他要求家人不要去看他。没有人知道,这些日子,他的内心经历了什么。

两周以后,胡经由一条专用通道,从中南海走回了只有几分钟路程的家中。他对夫人李昭说:“我没有错,顾全大局,我只能辞职。”

就这样,未经政治局、中央全会、党代会层层批准的正常程序,胡耀邦被解除了总书记职务。1月19日中共中央发布三号文件,列举了胡耀邦被解除职务的原因:“抵制党为反对精神污染和资产阶级自由化而作出的努力,纵容全盘西化的要求;没有充分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只批左不批右。”

三号文件还说,邓小平、陈云和李先念这些老人只要身体健康,今后仍会继续为其他干部(指总书记和总理)提供指导。

中共十三大,邓小平辞去了所有党政职务,只担任军委主席。而据赵紫阳1989年5月向戈尔巴乔夫透露,十三大有一个内部约定,在大事上邓仍保留最后拍板的权力。邓规定其他高层领导人任期一到就得退下来,可他自己却当上了“太上皇”,隐居幕后大权独揽,操控着一切,一直到他死去。

第二次大清洗:“反自由化运动”

随着胡耀邦中箭落马,一场“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秋后算账,迅速席卷全国。“资产阶级自由化”这个词是1980年12月邓小平在中共中央工作会议上第一次明确提出的。

1987年1月2日,中共下达1987年第一号文件,反自由化运动正式启幕。

1月12日,国务院撤销方励之的科大副校长职务;

1月14日,王若望在上海被开除党籍;

1月16日,邓小平亲自主持政治局扩大会议,中共中央接受胡耀邦的辞职请求;

1月19日,方励之在安徽被开除党籍;

1月25日,《人民日报》社党委开除刘宾雁党籍;

3月,朱厚泽被撤销中宣部部长职务。

……

一批文化思想理论界的精英,均以“自由化代表人物”的名义遭到整肃。胡耀邦的一些同情者、追随者也纷纷被撤职。

批判“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文章连篇累牍地发表在报刊、广播、出版物上,铺天盖地。人们日益广泛渴求的人道主义、自由、民主宪政等价值观,开始遭到系统的遏制和铲除。

结语

清洗掉胡耀邦和赵紫阳,邓小平扶江泽民上台,继续中共独裁暴政。
清洗掉胡耀邦和赵紫阳,邓小平扶江泽民上台,继续中共独裁暴政。(网络图片)

邓小平不会真心愿意改革。历史上,毛泽东发动的残酷内斗、土改、饿死几千万人的大跃进、反右、直到文革前期,桩桩件件邓都是毛的跟班、打手、主动参与者。1957年,邓出任反右运动领导小组组长,在他的主持下,55万人被划为“右派分子”,超出毛最初估计人数的一百多倍。胡耀邦主持为“右派分子”平反时,邓顽固坚持“反右运动”是必要的、正确的,只是扩大化了一点。

如果清算毛泽东和中共的罪恶,样样都会清算到邓小平头上,邓的内心对此是恐惧、抗拒的。他复职后,在接受外媒采访的第一个问题时就说:“毛泽东的像要永远挂下去。”此后,中国社会就一直笼罩在毛的阴影之下。

邓小平的“改革”是实用主义的权宜之计。每当社会紧张、经济危机、党的执政难以为继的时候,他就会大声疾呼“不改革就是死路一条”,企图靠改革来消除民怨、挽救和维持中共的独裁统治。每当任何人想通过改革来触动党的根基、威胁党的执政地位时,他都不会容忍,不惜使用任何手段打压下去。

这就不难理解,邓推行的为何是“跛脚改革”:即一个极权社会引进市场机制。这除了在短时期内得到经济的畸形发展外,必然会导致贪污腐败、社会两极分化、生态破坏、社会矛盾加剧等严重后果。如今,“政治体制改革”已成为中共蒙骗国内外视听的一句口头禅,不再有人相信了。

精英人士,那些普世价值、传统文化的传承者、传播者,在一次次真心变革中国社会的抗争之后,都受到中共的扼杀和清洗,走向集体消失,而中国的传统文化、民族精神也随之毁灭殆尽了。

主要参考文献:

1.《邓小平年谱》(2009)中央文献出版社

2.《邓小平时代》(2012香港版)傅高义、冯克利着

3.《八九民运史》(2016网络版)陈小雅着

4.《改革历程》(2009)赵紫阳着,新世纪出版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