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比欲望还可怕?苏轼这么说道!(图)



《新唐书》署“欧阳修、宋祁撰”,此段故事实为文坛道德佳话。(看中国合成图)

欧阳修谦恭礼让不求虚名  

在编撰《新唐书》的过程中,欧阳修是最后来到书局的,专门负责编修《纪》、《传》这两个部分。

《列传》部分乃是宋祁编修的,朝廷认为一部史书出自两人之手,体例不能统一,于是召见欧阳修,准许他看《列传》部分,让他删改为统一的体例。欧阳修尽管接受了委任,回来后却叹气说:“宋先生是我的前辈,况且各人见解多有不同,怎么可以全都按自己的见解来删改呢?”于是一字不改。

等到《新唐书》修成,进献给朝廷,御史说:按照以往的规矩,修史书只署书局中官阶最高者的姓名,而欧阳修官高,应当署名,欧阳修说:“宋先生修《列传》用的功夫很大,花的时间也长,难道可以掩没及夺取他的功劳吗?”于是《纪》、《传》部分署名欧阳修,《列传》部分署名宋祁,宋祁听了高兴地说:“从古至今文人不相谦让,而喜欢相互欺侮。这种事真是前所未闻呀!”

至今,《新唐书》仍署“欧阳修、宋祁撰”,实为文坛道德佳话。

(出自《宋稗类钞・雅量》)

苏轼愿无思

宋朝人苏轼说:“我年轻时遇到一位隐者,他对我说:‘年轻人,你要接近道,就应该少思寡欲。’我问:‘难道思考和欲望一样可怕吗?’隐者说:‘思考比欲望还可怕。’庭中有两个盆子都盛满了水,隐者指着其中一个盆子说:‘这个盆子底上有个蚁洞。但你每天从另一个盆子里舀掉一升水,最后哪个盆子会先干?’我说:‘肯定是那个有蚁洞的盆子。’隐者说:‘思考对人的残害,是那不易察觉而又从不间断的蚕食。’

“隐者的话,使我有所领悟,所以我一直按他说的作事。有时我能感到那无思无虑的乐趣,真是无法言表的:虚幻而明实,简一而通博,不倦懈而身安,处闹市而心静,不饮酒而醉,不闭眼而眠。

“《周易》上说:‘无思也。’我愿意做这样的人。”

(出自苏轼《思堂记》)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