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女播音员死在市长床上” 前记者出狱再爆黑幕(组图)

2018-06-28 08:41 作者: 李文隆

手机版 正体 18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治下各个角落都黑幕重重,一些敢言媒体人屡受打压。
中共治下各个角落都黑幕重重,一些敢言媒体人屡受打压。(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6月28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6月26日是“支持酷刑受害人国际日”。曾被关在山东监狱10年8个月的前大陆知名记者齐崇怀撰文揭露官员腐败滥权及监狱黑幕。其中提及当年得罪官员的多起报导,包括轰动一时的“女播音员死在市长床上”。

《看中国》28日转载了原发于《维权网》的齐崇怀文章〈齐崇怀亲身经历的证词:丧失人性的酷刑〉。

齐崇怀,山东省邹城市人,1965年出生,曾是个职业新闻人。先后在《山东工人报》、《人民公安报》山东记者站做记者。2003年担任《中国安全生产报》驻山东记者站站长、《法制早报》事业发展部山东办事处主任。他因敢于揭露中共政权黑幕而被称“反腐记者”、“良心记者”,因得罪地方官员而身陷冤狱逾10年。


齐崇怀被捕前(小图)和刚出狱对比。(图片来源:自由亚洲)

齐崇怀得罪了什么官?当年山东淄博一宾馆购买二十台“美的”柜式空调,使用后,只制冷,不制热,他写出《山东一消费者向“美的”叫板》的系列报导。时任广东省委书记李长春,亲自给时任山东省委书记吴官正打电话,要求停止对此事的追踪报导。

2004年底,山东的胜利油田在实施海上作业时,造成十几人的重大伤亡事件,为了封锁消息,胜利油田宣传部一部长专程赶到济南,找到齐崇怀,他们愿意拿十六万元做二个版的报纸广告,条件是“稿子不要发了”,被齐拒绝。齐崇怀顶着重重压力发稿,让有关责任人受到问责。

而最为轰动的是,2004年12月26日,经过层层封锁,齐崇怀写出《女播音员死在市长床上》的深度报导。引起中共山东省委的极大不满,并跑到中宣部告状。

2004年10月15日下午,邹城市电视台女播音员马啸被发现死于邹城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刘波的床上,死时仅着胸罩与裤头。马啸的丈夫杨雪金是邹城市化肥厂工人。但当死者家属于2005年3月1日起诉至济宁市法院,要求被告刘波支付巨额死亡赔偿金等时,遭法院称缺乏充分证据,认定刘波无罪,对马啸不存在不法侵害行为。事件充满疑点,虽然引起舆论激烈争议,但最后不了了之。


邹城市电视台女播音员马啸生前照片。(网络图片)

另外,2005年初,山东省平度市一化工厂爆炸,齐崇怀的报导发表后,引发杜世成(时任山东省委常委、青岛市委书记,已落马)极大不满,组织一个工作组三次到报社施压。

齐崇怀还得罪了山东荷泽市的地方官。他曾在杂志上发表关于荷泽市野蛮违法拆迁的文章,令当地官员怀恨在心。2007年,齐崇怀揭菏泽官方为了迎接时任总理视察,抓捕和关押了大批准备上访的老百姓。

而直接导致齐崇怀被捕的,是2007年初,山东省济南市济阳县城管打死一商贩事件。齐崇怀采访后返回济南后,滕州市官员指派了市委宣传部及城管局官员追到济南,向他提出以金钱换撤稿,被齐崇怀拒绝。时任济南市委书记的姜大明(现仼国土资源部部长)不让发稿。齐崇怀迅速把稿子发给香港的《太阳报》。

齐崇怀在滕州调查时,拍了下了滕州市委、市政府办公大楼超豪华的市府大楼及广场。2007年6月4日,这些图片出现在官媒反腐论坛上,被众多论坛及网站迅速转载,滕州市府的腐败也随之闻名全国,之后,滕州市委、市政府恼羞成怒,滕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滕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又对齐崇怀跨地区抓捕。

2007年6月25日,齐崇怀在济南家中,被滕州市公安局网监大队、国保大队以及刑侦大队的多名警察绑架,以“涉嫌经济犯罪”被拘留。

齐崇怀曾说:“我被捕之后,菏泽市委书记陈光,他亲自给滕州市公安局发贺电,祝贺我被捕了。”

2008年5月,齐崇怀被当局以“敲诈勒索罪”判刑4年。齐崇怀说,2008年5月13日开庭时,滕州警方出动120余名警员进行警戒,如临大敌。滕州市委书记王忠林(现任山东省委常委、济南市委书记),滕州市宣传部,公安局、检察院、法院的主要官员悉数登场,全部集中在法庭隔壁观看视频直播。庭审至晚上十一点结束,共十六个小时。

2011年,在服刑临近期满时,齐崇怀因对外披露自己受到酷刑折磨甚至差点被灭口的经历,突然被加刑8年。齐崇怀经历了10年8个月的冤狱,2018年3月24日,齐崇怀出狱时满头白发。

而据悉,涉构陷齐崇怀的滕州市委书记王忠林,目前已晋升为济南市委书记;而菏泽市委书记陈光,后来升官至山东省长助理、省政协副主席,今年1月卸任。

齐崇怀在最新发表的这篇文章中再揭监狱黑幕:这里是地狱!

其中,他披露监狱这个更为黑暗的角落同样贪腐肆虐:

在监狱,服刑人员只要舍得给监狱警察送钱,绝对会过上神仙一样的日子,黑龙江籍服刑人员马某某,因贩毒被判无期徒刑,入监后,他暗示其姐认识了监区长展某某,其姐随后多次与展某某在酒店见面,于是,马某某一路绿灯,先后由无期徒刑改为有期徒刑,然后以服刑一年,减刑一年的速度减刑,几年来,展某某曾几次调整岗位,但他也随之把马某某调到身边。其他服刑人员说,马某某的姐姐不仅对展某某以身相许,送钱也有50万元以上。

服刑人员董某,因抢劫罪入狱,为了找个好岗位,让其二姐给监区长展某某送去2万块钱,希望在监区干个值岗的活,展某某收钱后,让手下于法显尽快给堇某某安排岗位,但于法显却顶着不办,原因是董某某没给他送钱。没办法,董某某又让二姐给警察于法显上门送钱。对服刑人员的岗位,价格基本上是透明的,一个岗位2万元,这样的岗位不仅不用劳动,挣的奖励还多,基本上是服刑一年减刑一年,因此,好的岗位供不应求,有时候给警察送上钱后,要等几个月才能上岗。服刑人员殷某,入狱前在城里卖水果,入狱后,让家人给监狱警察送上一大笔钱,没多久,此人摇身一变,成了监狱医院里的犯人医生。堂而皇之的给服刑人员“治”病,但知道其底细的服刑人员,都不敢找他看病。

入狱官员更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依仗有钱、有关系,在监狱过的曰子犹如神仙。山东省两个最大的矿务局淄博矿务局局长马厚亮、新汶矿务局局长郎庆田,入监后不仅不参加劳动,还有专人服务,每天就是练练书法,看看报纸。警察见面后都是先握手,然后“马总”“郎总”的叫着,日子过得不比在外面差。据说,郎庆田被捕时,银行卡里有七个亿的存款。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