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美国未来影响最大事件日前揭晓(图)

2018-07-12 08:00 作者: 剥柑者言 张洵Eric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美国最高法院(图:pixabay)

【看中国2018年7月12日讯】周一晚上美东时间9:00多一点,川普在白宫提名53岁的现任联邦上诉法院法官——布莱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为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替代即将退休的肯尼迪(Anthony Kennedy)大法官的。

为何此事影响重大?

美国政治有左右之分,左边是自由派民主党,右边是保守派共和党。美国高院大法官由总统任命、参院批准。所以,高院大法官的左右,显示了当时的民意和总统特点,每位当职总统,一旦有机会,都会任命与自己和自己的选民一派的大法官,以期延续自己的政治影响力。

世人眼里,美国总统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他的决定对美国乃至世界影响深远。但如果问:美国总统能够做到的,对美国社会,特别是未来影响最大的事件是什么?那必定是最高法院大法官任命之事无疑。

美国政府“三权鼎立”,即三个分支:行政、立法、司法。其中人们对行政(白宫、国务院、各部)及立法机构(国会参众两院)比较熟悉,而对另一个分支——美国的司法系统,包括各地方法院、联邦法院和最高法院及大法官则关心不多。但他们,特别是最高法院,却是影响这个国家未来的最重要的政府分支。因为:

一、这些法官所做的裁决都是最终的,除了重新立法,或者他们本身再次做不同的裁决,谁也无法推翻,而这两件事都非常、非常困难;

二、美国司法的特点是案例法,所以最高法院对一个案例的裁决结果及其原则适用于其他一切案例;

三、这些大法官为终身制,一旦上任,生命不息,判决不止(除非自己主动退休),所以,法官的判案倾向,一直会持续到该法官离去,对美国社会影响深远。如,川普总统只有最多八年的执政时间,而卡瓦诺大法官可能会在任30年,其持续影响力大大超过川普。

川大爷有多幸运?

按照美国法律,大法官由总统提名,参院批准。批准的程序包括:司法委员会外调、听证、委员会投票、参院全体辩论、表决。只要51:49简单多数即可批准提名。

理论上讲,不是所有的美国总统都会有任命大法官的机会——美国历史上,William Harrison,Zachary Taylor,Andrew Johnson,Jimmy Carter等总统就没有得到任命任何大法官的机会。近年来的三届总统——克林顿、小布什和奥巴马因为都任期两届,分别有2个大法官的提名机会,算是比较幸运的了。然而,他们的幸运,与川爷相比,那是小巫见大巫鸟。

川大爷在任内有可能任命3∼4名大法官!

第一位:此大爷还没当选,就有一个等着了:2016年2月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不幸突然去世,当时适逢奥巴马做总统,参院的民主党就急火火地想赶在奥巴马卸任之前送进一位自由派大法官。为此,奥巴马特地提名了一位比较温和偏中间的加兰德(Merrick Garland),以期望参院能够尽快通过,以免夜长梦多。不幸的是,此时参院共和党为多数,多数党领袖麦康纳(Mitch Mc Connell)既不麦糠,也不木讷,坚持说:按照美国政治传统,总统最后一年了不应该再任命新法官,而是等新总统(反应当时的民意)来年提名,生生压住此案,不予表决,气的白宫和参院民主党脑门儿冒青烟,没用。直到川普上台,立即提名了一位响当当的保守派大法官柯萨奇(Neil Gorsuch),参院共和党投怀送抱,加上几位来自红(共和党为主的)州的民主党参议院的支持,顺利通过。

川大爷在白宫屁股还没坐热,就任命了一位大法官,并且在维持川普禁行令和判决政府雇员工会AFSCME败诉这两个关键案例中让川普总统的白宫和保守的共和党获胜。

但这不过是川爷的开胃菜,不是说柯萨奇不重要,而是说,他替代的是另一位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亚,只是保住保守派的席位而已。并没有根本性地改变最高法院的左右平衡。

然而,机会马上又来了:刚刚过去的六月底,81岁的大法官肯尼迪(Anthony Kennedy)提出退休,川普任期不到一年半,就有机会任命第二位最高法院大法官!

肯尼迪大法官属于保守派里面的温和派,所以投票往往左右摇摆,多年来被称为“摇摆票(Swing Vote)”。他是里根1987年11月提名,参院88年2月初参院高票(97:0)通过的。里根之所以选择这样一位温和派,是因为当时参院民主党为多数党,温和派可以顺利通过。

所以,川普若能够提名一位比较坚定的保守派大法官来替代肯尼迪,高院的左右平衡就会被打破,所判的案例在未来几十年都会偏保守,对美国社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这才是川普总统的大餐!

然而,川爷的大餐不止这一道,接下来可能还有两道,道道有利于保守派。

最高法院目前有三位女性:Ruth Ginsburg,Elena Kagan,Sonia Sotomayor。其中金丝波哥(Ginsburg)是一位极左自由派,女权主义老太太,93年由克林顿总统提名位大法官。她于2009年检查出凶恶的胰腺癌,幸亏发现及时,得到治疗,但毕竟身体伤了元气,加上85岁的高龄,难以胜任最高法院的工作,常常在众目睽睽下打盹。

按理说,她应该在奥巴马任期内退休,就可以让后者提名一位自由派大法官,顺理成章地继承她的yi志,维护高院自由派大法官的比例。但据说位犹太老太太有个性,认定希拉里能够赢得大选,一定要让一位女总统来提名自己的接任者(自然也是女性),功德圆满。不想川爷不够厚道,大比分击败希婆,让金老太太一脚踏空,替换她的自由派女性大法官更是没影了,可谓“三女投江”,令人唏嘘。

唏嘘归唏嘘,高院归高院,川爷高寿,也远远不及金老太太,她还能够撑几日?估计接替者又是川爷的囊中之物,失敬了!

所以川爷任命第三位大法官,估计也是板上钉钉了。

第四位呢?你还得在高院的左边寻觅:目前四个自由派大法官中的唯一男性:来自旧金山的犹太哈佛教授布吕尔(Stephen Breyer)。该老兄是94年由克林顿总统提名的,再过一个月就80岁整了(生日快乐!)。若川普连任,他能够抗到2024年?老人家若不愿意用力过猛,川爷就会任命第四位大法官,最高法院自由派和保守派法官之比,将达到2:7的黄金比例(?)。

川普有机会在其任期任命3∼4为大法官,彻底重塑美国最高法院的左右力量平衡点,并保持30∼50年。如此,他就成为美国历史上影响力最持续的总统。这是美国保守派选川普的最大动力,也是自由派最害怕的。

那时候,自由派估计都崩溃到上厕所开始分清男女了。

川普的幸运,还在于,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共和党都是多数,为他保驾护航,可以让他的提名得到通过。里根都没有如此幸运。但川普真是幸运么?我作为基督徒,认为这是上帝对川普的拣选,对美国的祝福。

左右派法官的区别是什么?

很多人以为,美国左右法官的区别,是他们政治立场不同。这并非完全错误,但流于浅薄。

在美国,高院大法官的裁定依据,不是谁有理谁没理,谁好谁恶,而是谁更符合宪法。至少在目前,美国的左右派法官均认为宪法不应改变,而他们最大区别在于对宪法的解读:左派认为,对宪法的解读应该与时俱进(看,多符合厉害国民的想法。所以,天下左派是一家);而右派则认为应该严格遵循宪法愿意。所以,保守派法官,基本就是原意解读(literal interpretation)宪法,被称为“原文主义者”(Originalists)。

以川普“禁行令”为例:他上任之初,考虑到国土安全,防止恐袭,颁布了针对若干个以穆斯林为主的国家居民的禁止进入美国的行政令。奥巴马嫡系的第九巡回法院裁定川普违宪,理由是川普竞选中有针对穆斯林的歧视性言论,故认定行政令有破坏信仰自由嫌疑;而新近高院推翻这个结论,维持禁行令的理由就是:总统有这个权利!

显然,前者是一个道德指控;后者则是技术活儿,根据宪法及其修正案的原意,认定总统有这个权利。而这个判定与川普这个行政令本身是否正确、是否合理、是否可行,毫无关系。

卡瓦诺到底是啥人?

卡瓦诺是最初提名呼声最高的人,也是几个候选人中最资深、经验最丰富,书写判决最多的法官。但随着对他了解的深入,保守派提出几点疑虑,包括他一直成长工作在华盛顿,是沼泽的一部分,与建制派布什家过从甚密,同时对奥巴马的医改投了赞同票……不一而足。

个人认为,过虑了,卡瓦诺是空前绝后的保守派。理由如下:

1.他在总统提名仪式上说:interpret the Constitution as it is written(按照字面的原意来解读宪法)。Duh!这一句话已经说明一切了!他不要太保守!

2.有人认为他支持奥巴马的医改,错!他所在的华盛顿上诉法院2:1裁定奥巴马医改符合宪法(Seven-Sky v.Holder一案),卡瓦诺就是那一反对票,理由是强制购买保险危险。他同时也反对堕胎条款写入奥巴马医改。这些都是美国保守派关注的。

3.卡瓦诺曾经在小布什总统执政期间担任过白宫律师,后被总统提名为华盛顿巡回法院法官。和布什家族关系的确很好,但这并不代表他偏袒建制派的利益。他具有高度职业素养,这个顾虑是多余的。

4.对待同性恋等(LGBTQ)的态度,也是考察一个人保守主义成色的标准。这个方面也没有问题。2005年被提名华盛顿巡回法院时,支持他的一个组织叫做Family Research Council,是一个基督教游说机构,认为同性恋行为对自己和社会都有害,不应该得到肯定。这样机构支持他,他的立场也就很清楚了。

卡瓦诺是天主教徒,属于the Shrine of the Most Blessed Sacrament in Washington,D.C.,并长期担任教会讲师,并在天主教慈善机构做志愿者。

在总统的提名仪式上,他提到自己是大女儿篮球队的教练(美国学生体育活动的很多教练都是业余的,主要是家长担任的),被亲切地称为“K教练(真正的K教练是赫赫有名的Duke大学篮球队教练,他的名字在美国妇孺皆知)”。他的妻子就是在白宫认识的,来自德州(保守的州),可见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美国传统家庭,卡瓦纳是典型的美国传统丈夫、父亲,这对于美国人很重要。

总之,我为这次川普总统的大法官提名点N个赞!为什么不?要知道,川普上任之初,就请保守派智库——联邦社会遗产基金the Federalist Society and Heritage Foundation为他提供了一个25人的大法官候选人清单。里面的人都是久经考验的保守派法官,气的左媒一直诟病川普法官候选人都来自极右的特殊利益集团。瞧,左派居然也懂特殊利益集团。可惜,帮助总统的机构代表了大多数美国人的利益,而非特殊利益集团。

最后谈谈华人可能有的一个担忧:如此保守派得势,会不会破坏美国的政治平衡,造成一党独大,甚至独裁?那可不是好事!

这个担心完全是多余的,是习惯了中庸之道思维的华人之杞人忧天。

左右并非是一个平等对称的政治理念。右派要严格遵守宪法,左派则想与时共进,背离美国的传统。坚持右,就是坚持传统和宪法,这才是美国崛起的根源。也说明,美国的右派更加传统。而美国早期要比现在更加保守,换句话说,保守主义才是美国之所以是美国的关键,是美国成功的根本。这与很多华人的想当然相反,他们认为:美国之所以先进,是与时俱进、丢弃传统的结果。

此外,奥巴马执政期间美国急剧左转,丢弃了很多传统,让美国受伤。大法官的任命也多少是一种“矫枉过正”,希望慢慢回归美国传统。

祝贺川普总统再次为美国人民做出关键性的努力,让美国保持伟大(Keep America Great)。

上帝祝福美国。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