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祚来:谁在祸害习近平?(图)

2018-07-15 07:15 作者: 吴祚来

手机版 正体 78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谁陷习近平于不义之境?(图: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7月15日讯】人民日报7月10日头版头条没有出现习近平的大幅照片与新闻,这是中共新文革造势运动以来,习近平第一次“休息”,当然,第一版上还是有与习近平的相关新闻内容,晋江经验,就是对习曾经工作过的地方政绩进行宣传。没有被头条报导,并配习的大幅形象画面,人们似乎有些不“适应”,也有人因此推测,极度的个人宣传与崇拜,在中共体制内已是引发朝野共愤,习近平个人或其核心团队已意识到问题严重性,在上海董琼瑶泼墨事件发生后,立即开始“整各地出现的巨幅习画像,以免频繁出现被泼墨,造成对习本人的负面影响。而自媒体上出现一则中国社会科学院已传达中央最高指示精神,要对习的宣传不要自作主张,一切听中央的安排。

对习近平的文革闹剧式宣传与课题研究,会不会真正的被遏止,还有待观察,但习中央与习本人对新核心的定位,却在重要会议中被一再强调,就是中央必须定于一尊,习近平作为中央核心,拥有最终拍板权。而独尊者的重大决策引发一系列重大失误,又由谁来承担责任呢,如何追究最高领导人的重大失误甚至追究其罪恶呢?

文革之时与文革之后,没有这种追究机制,现在仍然如此,海内外出现负面声音之时,中共只能通过自己能够控制的海外媒体,为习开脱责任。还是古代模式:皇帝是好的,需要清君侧。或者皇帝是青天,中下层官员执行出现偏差,需要令人禁止或者提升执行力。

一、有媒体为习近平脱责

美国建立与台湾准外交关系,提升对台湾的保卫规格,派遣军舰巡视台湾海峡,这些强烈的动作,都被视为对习近平放弃韬光养晦的基本国策的严重应对。当习近平在体制内受到责难之时,多维新闻网最近发表一篇文章,被广泛转载: “习近平从没有放弃韬光养晦政策,他十分明白中美之间的差距,他根据中国发展的现实情况提出了太平洋容纳中美论和一带一路倡议,前者是希望美国明白中国无疑威胁美国在亚太的地位,而后者更多着眼于解决中国国内产能过剩,为中国创造更多就业机会。” “但在具体操作中,中国政府内部相当一部分官员以及一些中共党媒曲解了中央的战略意图。”

习当政之后,一些重大的国策,不可能没有经过习近平本人同意,譬如划定东海航空识别区,强化在南海建岛,对台湾国际空间的进逼,军舰与飞机在台海制造事端,中共军方高官对台湾的公然恫吓(有军官公然扬言:如果美国在台湾部署萨德,就是解放军解放台湾之时)。习本人对内的亮剑,气势如虹,对外的秀肌肉,一样声势浩大。而今,经济与军事上遭遇西方国家全面围剿,日子变得艰难,冲突日益严重,体制内的反对声音也使他感受到巨大的压力,此时,通过香港与海外媒体放风,一是释放某种软化的态度,承认中共现在不具备与国际社会挑战的实力,还要保持隐忍的国策;二是重新积聚力量,与文明世界打一场持久战,我们看到,中共持久战的组织准备已做好,就是让最高领导人拥有终身制的特权,而这种特权,只有战争状态才是必要的。

具体到在国际国内产生巨大影响的“709律师案”,如此公然破坏依法治国理念,难道仅仅以有关部门执法走样就可以规避责任吗?员警、国保与司法部门联手做局,通过打击锋锐律师事务所,来对整个律师界制造恐惧,使公安与司法部门可以一手遮天,习近平明知这种官僚圈套对依法治国将产生巨大危害,听之任之,根本原因在于,习不得不与这些反法治的力量形成共同体,党国利益必须高于法律公平正义。所以,一些产生恶劣国际影响的事态,看起来是官僚政制的痼疾,实则是最高领导人短视,为眼前的一已稳定,而牺牲法治与人权。

最重要的决策,当属一带一路,它不仅遭到西方世界的不配合与警惕,还受到一带一路国家的直接敲诈,而其诸多不安定因素,加之中共后续无力,正在使这项举世瞩目的世纪工程成为烂尾专案,还有对南美、非洲的巨额投资,多是泥牛入海,这些都是习主政之后的“大撒币”专案,失败或不成功之后,谁来承担责任?

汉武帝晚年在其宏大的决策失败之后,还有一份罪已诏公诸天下,而中共的领导人从来没有公开谢罪与道歉之举。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体制内的人士通过海外媒体,来为最高领导人脱责。慈禧鼓动与利用了义和团,给自己国家朝廷带来严重危机,最后是杀了一些主张对西方主战的高官,同时剿杀了义和国,现在,习如何清理那些误导自己的高官?哪些人又是祸害、误导习近平的不明力量呢?

二、泼墨让习近平意识到了什么?

一位叫董琼瑶的湖南女孩,在上海工作,最近她通过泼墨习近平巨幅招贴画视频,向公众展示了她对中共造神运动的强烈不满与抗议,视频公开之后,立即招致一些人的异议,或认为她有精神病,或认为她此举只是为了获得出国政治庇护移民。这两种说法在我看来均不成立,其一,尽管现在她的推特帐号被不明原因删除,但在删除之前,我去流览了她的推特帖子,其文字表达流畅,思维正常,公开表示自己要做一件大事,就是说,她有所准备,已下定决心;其次,她这样的行动风险极大,中共不可能让她顺利出境,面临的只会是牢狱之灾,对比一下当年学潮之时泼污毛泽东天安门画像的三勇士就知道了。所以动机之说也难以成立。

习近平第二个任期以来,各地造神运动、文革复辟狂潮已使社会普遍焦虑,甚至许多人表现出无法忍受的抑郁状态,这是事实,这种焦虑与愤怒驱使泼墨女孩做出超常举动。显然是可以记入史册的。

不仅是因为勇敢,而是因为此事件成为一种标志。就像安徒生童话中的那个说皇帝没有穿衣服的小男孩,在皇帝洋洋自得之时,说破了真相。至于后果如何,全凭皇帝自我反思,与社会公众普遍的力量对皇帝的制约了。

泼墨女孩的划时代意义在哪里?在中共官场违心造神之时,她撕破了这道虚伪的面纱,让它成为丑陋的画面,并掀起一场泼墨运动,使中共猝不及防。当年文革之时,无处不是毛泽东画像,那是一场愚昧而真诚的个人崇拜,任何污损毛像的行为,都会被处以现行反革命罪,甚至遭到枪决。而现在这场造神运动,并不是愚昧也不是忠诚,而是官场跟风之作,如果不主动悬挂习巨幅画像,可能被视为不忠诚习中央,而悬挂了习的画像,似乎是公开表态自己属于效忠习核心,没有反对之心。

有消息通过微信与推特传播:泼墨女孩被上海国保直送中央警卫局,由他们直接审理,审理的问题包括:有没有幕后力量指使她的行动,是海外力量还是体制内的反对力量;她为什么说海航是习近平的公司,她是如何得知的?等等。

习近平本人与他的核心团队,应该意识到,他当政以来的文革复辟、个人崇拜已让人神共愤,泼墨看起来是纯个人行为,甚至是突发事件,之所以引发国际性的关注与波澜,则有着深刻的背景因素。引发的国际关注与海外波澜,是中共驻外使馆门前,出现多起泼墨习画像的行为艺术活动。中共体制内官员对习的虚伪造神活动,遭到严峻的挑战,即便管制墨水购买,人们还会使用任意的物品,包括泥块、石头,攻击习近平的巨幅画像。这样的污损,将使习的公众形象受到贬侮,而地方官员与法律,难以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特别是政治责任难以追究,在此情形之下,撤除习的巨幅画像。停止个人崇拜,才是明智之举。

如此说来,是泼墨女孩让习近平本人、习的核心团队意识到问题所在,通过反思,来改变造神运动,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泼墨女孩并不是在祸害习近平形象,而是在帮助习中央反醒文革复辟的可耻可悲。

三、谁陷习近平于不义之境?

习近平本人公开要求国家放弃韬光养晦的国策么?

习近平本人要求全国悬挂与制作习近平肖像瓷盘、画像了么?

如果没有,是谁来制造如此轰轰烈烈的文革复辟狂潮呢?这些人如果逆了习近平本人的意愿,习中央又如何来惩诫他们,如何纠正这些中共早已明文反对的事项?特别是反对个人崇拜明确写进党章、文献之中,这些习本人与习的核心团队不会不知道,而习当政以来出现的大量颂习歌曲、宣传画、媒体报导,将一位元完全平常的领导人弄成了千古圣君,文革之时专用于毛泽东的伟大领袖、伟大舵手又一次出现,各大媒体几乎每天头版都是大篇幅的习近平照片与讲话,如果当天没有习讲话或活动,则会翻出过去的故事进行演绎,使他仍然占领头版重要篇幅。

宣传习近平俨然成为党中央的头等大事,而各地的广告式宣传,更是无所不用其极,像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所言,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将行政领导人当成宗教领袖来忠诚,李鸿忠却获得了习中央一等的信任,得了委任为京畿门户的重臣,其示范效应可想而知。

海量的宣传,即使是一个正常人,也会被制造出某种幻觉,忘却自己的现实性,而习近平特殊的文革经历,当他被体制内颂圣群体塑造成毛泽东一样的形象时,这使他时空倒转,误以为只要他一挥手,中国人民就会胜利前进,就会创造出一个新时代,实现中国梦。

对比1978年在台湾当选总统的蒋经国先生,我们就能看出习近平本人的问题。蒋先生当年要求媒体:第一不要称“领袖”,第二不要叫“万岁”。蒋经国的理由是,民主时代自己只是个普通党员、普通百姓。我们就可以看出,个人崇拜根子出在最高领导人身上。

谁陷习近平于不义之境?

习当政以来的几年,我们完全可以看到,一是习本人受毛泽东魔性影响,无法袪除,如同坊间所言,毛病不除,积习难改。或者是毛病不除,积习为恶。现在许多商店或媒体,还有农民家庭,将习的画像与毛的画像并列,最能说明问题,就是习已跨越邓、江、胡几位领导人,直接与毛泽东对接,习思想比肩毛泽东思想,毛泽东开创了共产党的旧时代,习开创了共产党的新时代。这种幻觉,完全是依赖写作班子宣传出来的,习当政几年来,到底为国为民做了怎样的贡献,除了好大喜功,整肃异已,实在看不出他开放的思路,还有国家品格的提升。

其次,习的核心宣传团队,加上善于观察领导人喜好的高官们,他们成为造圣的中坚力量,这种力量与文革时代毛泽东周边的人一样,打造一个虚拟空间,让最高领导人置身其中,享有至高无上的荣耀与服务,同时可以遮罩任何不同的声音,而最高领导人要做的,就是表演,就是接受崇拜与歌颂。

个人崇拜与颂圣是一种传染病,自上而下的传染,只要吃体制内的饭,就必须染上这样的病毒,只有使别人看到自己身心泛红,有中毒症状,才感觉安全,才受领导相信。所以体制内的所有人(甚至包括一些企业家与宗教界人士),都有或轻或重的精神病症状,他们开始去梁家河朝圣,穿着红军的衣服,不同的场合唱红色歌曲,表演红色歌舞,连企业家都无法摆脱,马云的许多唱红歌的视频热传于网上,就是为了使自己获得安全,一些宗教界人士也主动染上这种红色病毒,用歌颂佛祖或者自己神圣的方式,歌颂中共领导人。

中共自陷怪圈,如果没有独于一尊,政令就无法出中南海,而当中共有了定于一尊的圣君,个人崇拜就会让领导人自我膨胀,宣传领袖、保卫最高领导人的安全,成为重中之重,核心的决策永远是对的,如果出现问题,那是有关官员不会运作,或执行过程中出现偏差。

7月10我在推特上做了一个二十四小时时限的小调查,这个小调查最能说明大问题:

有媒体认为习并没有放弃韬光养晦的基本国策,许多事情都是执行出了问题,总之是中下层误解了习的伟大思想.那么,是谁在祸害习近平? 一是习本人的问题,毛的文革病毒,祸害了习,二是体制内的极左力量或保守力量裹胁了习的开放;三是体制外或国内外异已力量干扰了习的当政。

有1123位网友参加了投票,投票结果是:

85% 毛病毒仍然祸害习

13% 体制内力量裹胁了习

02% 国内外反对力量阻碍了习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