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受欢迎不是因为很“神” 其实他只做了一件事(图)

2018-07-21 08:05 作者: KingKingCold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台北市长柯文哲(中)5月9日出席台媒节目专访(图片来源:中央社)

【看中国2018年7月21日讯】我来分享一下《一日幕僚》这支影片,算是番外篇的一些我觉得颇有趣的东西。

木曜4超玩这个节目通常的流程是这样的:每周四晚上九点至十一点开直播,直播中会播出这周的重点节目,例如一日幕僚,然后直播完的十一点半,把这周的这支重点节目给上传。

上个礼拜四的直播,一日幕僚看完后邰智源有讲一些东西我觉得颇有感触,下面大部分是他讲的内容,不过我有自己多写一点我听完他的话的心得想法。

他们在拍一日幕僚拍得其实比其他的一日系列赶,因为一日系列现在的作业模式已经是可能会拍好几天,然后剪辑在一起,例如一日北捷拍了一个礼拜,而早期那些真的拍一日的,剪出来的分量通常也是30分钟上下。

拍了14小时的一日幕僚,市府里的人为什么都不回家?

这次的一日幕僚影片,其实拍了14个小时的份量,早上六点开始,一路拍到晚上九点半才真正全撤。然后比列把这么庞大的份量剪入一个小时。

那个时候晚上九点半,邰智源就在那边看会议厅,因为柯文哲还在里面,柯文哲最后一个会真的开在晚上十点钟还没走。

他就边看边想,说到底这个人在里面搞什么?是不是真的都不用回家的?

他形容柯文哲跟幕僚,就好像雍正跟张廷玉隆科多一样,整天批奏折没停下来,然后毫不意外地就挂了。

这个形容不受直播现场年轻人的“青睐”,于是陈百祥提了另一个更亲切的形容:就像火影鸣人还有鹿丸与木叶丸那种感觉,整天忙忙忙不知道忙三小只知道事情永远做不完,老婆孩子永远等明天再相见,旁边两个顾问也是忙忙忙,替火影忙那些好像不知道在冲三小的工作。

然后陈百祥在直播就聊到,在拍摄的14个小时里面没采用的NG片段中,柯文哲其实有谈到,他每一天都睡得很好,因为每天晚上回到家都累爆了。

一个人在很疲劳的状态下睡眠,其实是很高品质的,他都躺下去就断片,然后不会做梦,因为你已经感受不到浅层睡眠了,然后一醒来,早上五六点了,准备吃早餐,坐公车,早上七点半准时开会。

邰智源把这种生活作息形容成每天就从满格状态一直运作,运作到最后晚上真的只剩下1趴2趴电了,就充电,充好电,就是明天。

他说:这是应该的,本来就应该是这样,民主国家的政治人物本来就应该是这样,为人民服务。不是说什么父母官什么的,谁要当个政府官员还兼差你老妈子你爸爸?就只是个公仆,只是来服务他工作的都市,以及在这都市的人们,如此而已。

就好像20年前加拿大一个BC的省长,开车临检,警察认出这个开货车的竟然是省长,吓了一跳一样。

什么市长省长,在民主国家都应该只是个会吃饭拉屎睡觉的成千上万的努力工作者的其中之一如此而已。这样才是应该的。

但是即使这样子都很难。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

因为这个头衔,因为这个身分,他一天下来观察幕僚的行程都看到很多人,有各种复杂的欲望跟想法,在接近这个到不同地方参观参与与视察的地方首长。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agenda,有人是为了新闻报导跟故事的制造,有人是为了自己的展览,有人是为了公宅建设会否影响自己的房产与利益,有些人只是来贴上去跟柯文哲拍张照替自己镶点金粉罢了。

每个人都是为了自己的不同的利益,在每天的“市长行程”中,跟柯文哲这个人在台北市的各个地方角落做出交流。

问题就在于有交流就有改变,有改变就有变坏的可能,可能这个展文化局不补助了,那搞展览的人就会马上不爽。

今天这个公宅盖了,房仲跟我讲我这几十栋单位会很难卖,租金受到大幅度的影响变成少赚很多。所以很难,本来很应该的事情,很应该的工作,很单纯的政策,柯文哲一路走过去,公宅案一盖章,很应该的东西就变得很不应该,很单纯的问题就会变得很复杂,因为太多人,太多方向的盘算跟文章,一个决策就是一部份的人爽到,另一部份的人越来越痛苦。

难道一切都无解吗?

但是,这个时候邰智源也说了:这难道是无解的吗?其实只是某些人欠教育而已。欠了一点,我好,我也不希望别人不好的那一点点心态教育罢了。请问你都有几百个单位了,请问你住得了多少间?

你只有一栋房这很简单,你在这里工作,你在这里生活,这里是你的家,你不会因为隔壁新住了几百个付不起台北房租,需要公宅政策跟居住正义的社会新鲜人而受影响,因为你是在“生活”的。

但是当你只是拿你的房子“们”当炒房工具,当出租工具的时候,那你隔壁有个抢你市场的“公宅”时,你就会大力反对了,因为你不是在“生活”,你是在“抢钱”。

当你有几十个单位时,你那就不叫赚钱,你已经赚这么多了,你已经拥有这么多了,为什么不停下来想想别人?你一步一步地最佳化自己利益时,你其实只是在抢钱。

所以你反对公宅,所以你反对居住正义,所以你觉得那是他们穷他们懒,所以你成为那几百场公听会上最大声抗议的“当地居民”。所以很简单的东西变得很复杂,很应该的姿态变得很困难,一亿可以办好的事情最后要花到三五六七八亿,当你要照顾很多“朋友”时。

没必要柯神般地捧杀,柯文哲只是反映“公仆”应该有的姿态

所以邰最后的结论是:你们这些人晚上睡得着吗?你们替自己谋取这么多利益之后还要更进一步时,有想过贡献旁边那些需要的人吗?没有,你们只想到要更多,更多再更多,所以你们晚上真的睡得着吗?

我只知道,至少柯P每个晚上都睡得很好,我也睡得很好,他睡得好,是因为他忙,因为他每天从清早到深夜想到的,不是自己。

这不就是一个“公仆”应该有的姿态吗?

回到我自己的想法,很多人很爱柯神柯神地捧杀,但是他们不了解的是,柯文哲的人气与欢迎度不在于他有多神,(事实上,邰智源说幕僚的存在就是不断帮忘词、忘行程、忘讲稿的柯文哲不断擦屁股)他之所以受人欢迎,是因为他显示了一个民主国家的“公仆”,应该是什么样子。

简单的问题,为什么要复杂化?

一亿可以办好的案子,为什么要三四亿加五千万追加?一个理所当然的事情,为什么不能让它理所当然下去?

其实就只是这样而已,不是吗?其实就只是这样而已,但是依然可以让人看到太多的荒谬跟可笑,长期以来一点一滴的不正常所累积成的畸形,包括人性的畸形。

例如一支影片,没有花到北市府半毛钱,却获得了空前的大成功,让北市府跟制作公司都得到巨大回响跟双赢,理应是一个很正当而且很好的事情,理应是一个正确使用新媒体型态而成的超高CP值的新媒体行销大成功,却让人看到人性最丑陋的眼红。

照妖镜是什么?

其实就只是把“正常的,该有的样子”秀给你看,让你看看照镜子的这个妖怪,不正常得有多畸形,不就只是这样吗?

这面照妖镜这次照出了新高度,把人性最丑陋的眼红跟妒忌都照出来了。看着南北蓝绿齐吃味,纾压之余也只能苦笑他们就是如此畸形。

所以没花到钱的成功市政行销,成了丁丁口中的酸言酸语,“点阅率能当饭吃吗?”,成了姚姚羡慕忌妒恨之后,更猛烈更秀下限的炮火攻击,成了幽灵公车跟开房奸联手蓝绿一家亲齐攻。一间网络媒体公司自己制作节目的号角,创造了蓝绿大和解一起崩溃这么难得一见的世界奇观,也成了某议员办公室主任不爽了就把人家幕僚叫去拉正。

结果拉出一堆记者只好自保龟起来,还用各种自相矛盾的说法切割 + 给自己台阶下,这样的闹剧。他们只能用酸言酸语,以及美其名为监督的恶意,去贬损他人的成功,以安慰自己的失败。

就好像有人质疑套招,邰就马上不爽了:我们都拍到上玉山还登北峰了,依然会有人说我们在摄影棚搭景上蓝幕。拍了14个小时,浓缩到剩下58分钟,依然有人说这叫套招,请问到底要花多少时间套招你才能说服你自己这是假的?

呱吉讲得很好:因为他们从没被喜爱过。

因为这些人没有这样努力过,所以根本没有这样成功过;因为他们没有这样努力为他人付出过,所以根本从没被他人那么欢迎过;因为他们从没鼓起勇气踏出别人未曾踏出的那一步,所以只能忌妒别人找到的新大陆;因为他们从没有尝试好好用心用脑,思考人民真正期待的是什么。

所以根本不能理解,正常人要的,其实只是一个正常的市长,其实只是一个“应该有的姿态”罢了。

谨以此文献给不分蓝绿的,这几天越来越崩溃的朋友们。希望有一天你们也能记得,自己也不是天生在照妖镜之下,就长得这么丑的。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