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古卷】巧诈不如拙诚(图)

2018-07-26 00:30 作者: 秦山整理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君子致其道,而福禄归焉。(图片来源:pixabay)

《说苑》有言:“巧诈不如拙诚,乐羊以有功而见疑,秦西巴以有罪而益信;由仁与不仁也。”--奸巧诡诈不如拙朴诚实,乐羊有了功劳却引起别人的猜疑,秦西巴有了罪过却反而受人信任,这是由于为人处世是“仁”还是“不仁”而造成的。

魏国将领乐羊率部队攻打中山国。他的儿子被中山人抓起来扣押在城内。中山人将他的儿子绑着吊在城头上给乐羊看。乐羊看了后说:“为了君臣的情义,效忠君王,尽我做臣的职责,我不能为了儿子而有私情。”于是他所指挥的部队攻城越发猛烈。

中山城里的人就将他的儿子烹煮了,还派人送给乐羊一鼎肉羹和他儿子的头颅。乐羊抚摸着头颅,哭泣着说:“这是我的儿啊!”乐羊就坐在军帐内端着肉羹喝了起来,一杯全喝完了。中山国最后只得向魏国投降。乐羊在这次战争中为魏文侯开拓了大片的土地,并因此立了大功。

魏文侯对睹师赞说:“乐羊为了我的国家,竟然吃了自己儿子的肉。”睹师赞却说:“连儿子的肉都吃,还有谁的肉他不敢吃呢!”魏文侯虽然奖赏乐羊的战功,将其封在灵寿,但却怀疑起乐羊的心地来,认为乐羊心地残忍,没有父子骨肉之情。从此以后,魏文侯一天天地不信任乐羊。

《淮南子》上说,这就是有了功劳却引起别人的猜疑,这是因为为了追逐功名,有时人就不顾恩义了,失去了仁心。残忍不仁的人又如何能赢得他人的信任呢?

唐代诗人周昙曾作诗《春秋战国门・乐羊》:“杯羹忍啜得非忠,巧佞胡为惑主聪。盈箧谤书能寝默,中山不是乐羊功。”(出自《全唐诗》)

孟孙打猎,得到了一头小鹿,于是让手下人秦西巴拿回家去烹煮。母鹿紧随着秦西巴哀啼不止,秦西巴不忍心伤害幼鹿,于是就放掉幼鹿还给母鹿。孟孙回到家后追问幼鹿的去向,秦西巴只得回答:“这幼鹿的母亲在我身后不停地哀啼,我实在不忍心,于是自作主张放掉了幼鹿还给母鹿。”孟孙听后大怒,一气之下就赶走了秦西巴。

过了一年,孟孙又将秦西巴召回来担任他儿子的老师。孟孙身边的人就问:“秦西巴得罪过你,为什么现在又用他来做你儿子的老师?”孟孙回答说:“连一头幼鹿都不忍心加以伤害,更何况对人呢?”

《淮南子》上说,这就是有了罪过却反而受人信任,这是因为不失仁心之故呀。心怀仁慈,有时虽一时受挫,但仁者无敌,善的威力是巨大的,最终获得他人的尊重和信任。

所以人的取舍进退不可不谨慎。心怀慈善,以仁为本,则会进退有余。善如春风细雨能滋润大地,仁如温暖的阳光能融化冰雪,为善行仁,海阔天空。心怀不仁、多行不义,必会寸步难行,最终无立足之地。

智伯与其家族的灭亡又是一个例子。春秋末年,晋国的智伯巧文善辩,但他骄横自大、残酷不仁,无端挑起不义的战争。智伯向魏宣子索取土地,魏宣子不想给。这时任登说话了:“智伯现在正强盛着,他的威势遍及天下,他开口要土地,如果不给,这无异是替其他诸侯先承担灾难,不如给他算了。”

魏宣子接着说:“如果智伯没完没了地向我们索取土地,那又该如何是好?”

任登说:“咱们魏家先给他一点土地,让智伯尝到一点甜头后,他会如法炮制继续向别的诸侯要土地的,诸侯们也只得竖起耳朵听从,但内心一定会产生怨恨的。到时我们就可和各诸侯同心协力来对付智伯了。这样一来,我们从中可获得的好处就不仅仅是我们丧失的那点东西了。”

魏宣子听从了任登的话,割让了一些土地给智伯。智伯尝到甜头后果然向韩康子索要土地,韩康子不敢不给,诸侯们此时是一片恐慌。随后,智伯又向赵襄子索要土地,赵襄子回绝了他。于是智伯就胁迫韩、魏两家攻打赵襄子,并将赵襄子围困在晋阳城中。但此时的赵、韩、魏三家已暗中联络、合谋,共同行动,在晋阳打败了智伯的军队,还擒获智伯,并将智伯把持的晋国一分为三,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三家分晋”。

“巧智”与“仁德”,应该如何取舍,岂不是很显然吗!

《淮南子》云:“圣王布德施惠,非求其报于百姓也;郊望褅尝,非求福于鬼神也。山致其高,而云起焉;水致其深,而蛟龙生焉;君子致其道,而福禄归焉。夫有阴德者,必有阳报;有阴行者,必有昭名”。

--圣王布施恩德给天下民众,并不是企望从民众那里得到报答;举行祭天地、日月山川和祖宗的仪式,并不是谋求鬼神能赐福。山达到一定高度,就自然会兴起云雨;河水深到一定程度,也自然会有蛟龙出现;君子修行达到一定道德境界,也必然会有福禄归属他们。那些暗中积德的人,必定会得到公开的善报;那些暗中施惠者,也必定会得到显耀的声望。

《淮南子》进一步阐述道:

“古时候沟渠堤防失修,洪水成了人民的灾害,于是夏禹凿通龙门,开辟伊阙,平息洪水,整治土地,使百姓能在陆地上生活安居。百姓间不亲近、五种人伦关系不清顺,于是契就教育百姓知道君臣、父子、夫妇、兄弟之间的尊卑等次和相关礼节。田地荒芜,民众缺衣少粮,于是后稷就指导百姓民众开垦荒地,改良土壤,播种粮食,让百姓民众家家丰衣足食。所以这三位君王的后代无不成为帝王,这就是因为他们平时积阴德的缘故。”

“周王室衰微,礼义废弃,孔子就用三代(夏、商、周)的道德教育世人,孔氏家族继嗣至今不绝,这就是孔子平时德行高,积有很大阴德的缘故。”[注1]

巧诈不如拙诚,积善积德,仁心慈善,必有福报,福泽绵长。

参考文献:

1.《淮南子》
2.《说苑》
3.《史记》
4.《战国策》
5.《资治通鉴》

注1:原文:古者,沟防不修,水为民害。禹凿龙门,辟伊阙,平治水土,使民得陆处。百姓不亲,五品不慎,契教以君臣之义,父子之亲,夫妻之辨,长幼之序。田野不修,民食不足,后稷乃教之辟地垦草,粪土种谷,令百姓家给人足。故三后之后,无不王者,有阴德也。周室衰,礼义废,孔子以三代之道教导于世。其后嗣至今不绝者,有隐行也。(录自《淮南子》)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