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歌作者田汉的遭遇说明了什么?(图)

2018-08-09 09:15 作者: 刘超祺

手机版 正体 8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义勇军进行曲》的作词人是田汉,一个不太被当今华人知悉的名字。
《义勇军进行曲》的作词人是田汉,一个不太被当今华人知悉的名字。(网络图片)

义勇军进行曲

《义勇军进行曲》,一首不是每一个中国人都懂得唱,但是一定不会陌生的歌曲,它原来是一首“抗日歌曲”,于1949年被“中国共产党”采纳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歌

《义勇军进行曲》是1935年电影《风云儿女》的主题曲。歌词触动人的警戒线,令人感觉环境动荡不安。1931年9月18日“九一八事变”,日本正式侵华,但是,当年,很多中国人似乎还未觉醒日本人的侵略行径,低估了日本人残暴的心理,《义勇军进行曲》一出,就好像一个警醒的号角一样。这首歌曲很快的传遍中华大地,唤醒中国人民,甚至海外的华侨,要起来抵抗日本人的侵略。

根据命理学来说,一个国家的国歌亦都可以反映出该个国家的命数。若然把《义勇军进行曲》作为一个国家的国歌,就意味着这个国家会是动荡不安、不稳定、经常处在斗争的状态当中,国民一定要警醒。在“中国共产党”的统治之下,中华民族正处于最危难的关头,每个中国人都要站起来,大家团结一致,顶着强权,抵抗暴政,为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而努力,这都是《义勇军进行曲》身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歌忠告我们中国人的。

一首歌曲能成为一个国家的国歌,这首歌曲的作曲家和作词家想必定会受到那一个国家的政府尊崇、礼遇,在正正常常的国家中,这可谓是一个顺理成章不过的事。这首家传户晓的《义勇军进行曲》能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歌,想这首歌曲的作者必定好像其他的国家一样是非常风光的,必定是受到“中国共产党”的推崇备至,如果你是这样想的话,你就大错特错了!因为,“共产主义”是一个扭曲人性的思想,“中国共产党”是一个扭曲人性的党派。

《义勇军进行曲》的作词人是田汉,一个不太被当今华人知悉的名字,可能有些人从认识《义勇军进行曲》的过程中知道田汉这个名字,但是,对田汉这个人的境况可能亦一无所知,大家万万想不到,田汉是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批斗至死的。田汉与虎同眠的一生,可能是很多生活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既关心国家、又关心民族的中国人的生活写照。

田汉的前半生

今年2018年是田汉诞辰120周年纪念,让我们回顾一下田汉的生平事迹。

田汉,原名田寿昌,于清朝1898年3月12日在湖南长沙出生。是中国剧作家、小说家、歌词作家,亦是中国现代戏剧的创始人。田汉一生从事文艺创作,他创作话剧、歌剧六十余部,电影剧本二十余部,戏曲剧本24部,歌词和诗歌近二千首,可以说是对中国近代文化深具影响力的多产作家。

1912年,当年是“中华民国”统治下的中国。田汉14岁,就读“长沙师范学校”。

1916年,田汉18岁,随舅父往日本,入读“东京高等师范学校”,开始钻研戏剧。

1919年,田汉21岁,在东京加入由李大钊等学者举办的“少年中国学会”,开始发表诗歌和评论。

1920年,田汉回中国。1921年,与郭沫若等学者组织“创造社”,倡导新文学。

1922年,田汉受聘于“上海中华书局”担任编辑。

1924年,田汉和妻子易漱谕一起创办《南国半月刊》,发表剧作。

1926年,田汉与唐槐秋等学者创办“南国电影剧社”,拍摄由他编剧的电影。

1927年,田汉转到“中国国民党总政治部宣传处”工作,负责电影和戏剧制作。同年秋天,田汉出任“上海艺术大学”文学系主任,之后被推擧为校长,亦开始编撰话剧。

1928年,田汉扩充“南国社”,与徐悲鸿等艺术家创办“南国艺术学院”,田汉出任院长兼文学科主任。为艺术、戏剧以揉合中国戏曲和欧美戏剧的精华寻求改进,并促使中国话剧成为一种独立的文学体裁。

1930年3月,田汉被选为以鲁迅为首的“中国左翼作家联盟”的“七人执行委员会”委员之一。同年4月,田汉发表了《我们的自己批判》一文,宣告转向“共产主义”,为了要加强“左翼”剧作人的团结,田汉将“左翼剧团联盟”改组为“左翼戏剧家联盟”。

1932年,田汉加入“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共产党”的文艺工作,并且担任“左翼戏剧家联盟”的“党团书记”和“中共上海中央局文化工作委员会”委员。

1935年为电影《风云儿女》谱写主题曲《义勇军进行曲》,由聂耳撰曲,成为一首具影响力的“抗日歌曲”。

1949年,“中国共产党”窃政,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当时,“联合国”需要有一首歌曲去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在没有选择之下,联合国就暂时用了《义勇军进行曲》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歌。当年,“中共”亦需要订定国旗、国徽和国歌,于是成立了一个“订定国旗、国徽和国歌的小组”,田汉亦是成员之一,“小组”向国内外征集了七百多件稿件,但是,始终都未能决议下来,最后由周恩来和毛泽东决定采用《义勇军进行曲》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代国歌”。当年,田汉亦同时出任中共“文化部戏曲改进局”局长、“艺术事业管理局”局长、“中国戏曲学校”校长、“中华全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他主力推动话剧、戏曲的改革,促进传统戏曲艺术的发展。

1956年4月28日,毛泽东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提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田汉是“全国人大代表”,他视察到很多年老的艺人生活困苦,便在戏剧报上发表文章去改善艺人的生活。

1957年3月12日,毛泽东在“中共中央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仍强调要继续贯彻“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一个多月后,即4月27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要展开“全党整风运动”,有“引蛇出洞”的“阳谋”之称的“大鸣大放”随即展开,田汉为民请命,道出了在“社会主义”下人民过的是“非人生活”之类的言论。一个多月后,即6月8日,毛泽东发出《关于组织力量准备反击右派份子进攻的指示》。戏剧界的吴祖光在田汉负责的《戏剧报》第14期发表《党趁早别领导文艺工作》一文,“中共中央”就把吴祖光列为“右派份子”而进行批斗,由身为“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的田汉负责批斗,最终吴祖光被下放到“北大荒”劳改三年,同受牵连的还有一大班“中国戏剧家协会”成员。

田汉被打压

1959年10月,“中共中宣部”指示要批斗身为“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的田汉,事缘他于1957年8月6日发表的《关于〈名优之死〉》一文中,表白了对于“右派份子”要“存天理灭人欲”的“神圣杀戮”,“中宣部”认为田汉污蔑了“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是“生气勃勃”而且“温暖”的,田汉幸好得到周恩来、周扬出面才幸免于难。

田汉的长孙田钢表示,1963年,江青希望田汉帮助她搞“京剧样板戏”,但是遭到田汉的婉拒,田汉可能认为戏曲不应该走“样板戏”这条路,从此,田汉就受到批斗。1963年12月12日,毛泽东批示要严厉整肃“各种艺术形式”,包括“戏剧、曲艺、音乐、美术、舞蹈、电影、诗和文学等等”,认为他们“热心提倡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的艺术”,“不热心提倡社会主义的艺术”,七天之后,田汉就被毛泽东定性为“反社会主义者”,周恩来的学生柯庆施斥责田汉为“牛鬼蛇神氾滥成灾”,四人帮之一姚文元狠批田汉“阻挡社会主义的道”。同受批斗的又是一大批中国中坚的艺术家、文学家。

1964年6月5日至7月31日,在“全国京剧现代戏观摩演出大会”上,田汉等艺术家、文学家被点名批斗,他们著作的一批京剧、昆曲、电影都视为“大毒草”。

1964年12月至1965年1月,田汉被免去“人大代表”职衔,并把田汉钉在“彻头彻尾反党反社会主义反人民”的“十字架”上。

1966年2月1日,《人民日报》发表批判文章《田汉的〈谢瑶环〉是一棵大毒草》,田汉的京剧《谢瑶环》被批判为“借古讽今”、“反党、反社会主义、反人民”。同年5月16日,“中共中央”下发《五・一六通知》,“文化大革命”正式开始。同年6月1日,《人民日报》发表《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社论,之后,所有“文化部”的人员包括田汉都被打成为“牛鬼蛇神”,被关进“集中营”。8月18日,毛泽东在“天安门”接见“红卫兵”,“红卫兵”凭着“革命无罪、造反有理”的指示,开展了“停课闹革命”的斗争行动,全面介入对付“牛鬼蛇神”的批斗之中,田汉、周扬、夏衍、阳翰笙“四条汉子”等一大批文化界学者当然首当其冲。他们被关押在北京“卫戍区司令部”,然后用卡车载到批斗场所中去被批斗。

田汉被批斗

根据“文革”幸存者的忆述,田汉自1959年被“整顿”以来,一个60多岁的老学者一直饱受心理和肉体的残害,受尽折磨,包括一次又一次、一年复一年的唾骂、侮辱、游街示众、批斗、毒打等等。

一位“文革”幸存的田汉老朋友张光年忆述当年田汉被批斗的情景:在“文化大革命”刚刚开始,“革命群众”大声叫骂“打倒田汉!”,田汉被毒打至“从额头沿鼻梁两边流淌鲜血”。

另外一位“文革”幸存者忆述在田汉的被批斗的时候,“田汉的儿子田大畏给自己的父亲贴‘大字报’,批斗他为‘叛徒’。”

一次,一位女初中学生用铁线把田汉扎在椅子上用鞭子打他。

又一次,田汉在吃饭,一根肉骨头咬不下便吐了出来,革命群众“喝令田汉把吃不下而吐出来的食物渣滓全部吞回肚子去”。

1966年8月29日,在批斗中,红卫兵审问田汉罪行,田汉说《义勇军进行曲》国歌歌词是他写的。问话的学生随手拿起一个藤造的垃圾篓倒盖在田汉的头上,篓里的垃圾、纸碎都掉在田汉的头上,另一位学生用双手使劲往下拍,藤就将田汉的面部皮肤割伤,渗出丝丝血迹。

学者李辉在《滴血的童心──孩子心中的“文革”》一文中写道:“革命群众”大声叫口号“打倒田汉!”,皮带就抽在田汉的身上,白色的恤衫染满了血印。一轮辱骂之后,又是一顿鞭打。红卫兵拳打脚踢的把田汉踢至跪在台上,一轮辱骂之后,用带铜扣的皮带更猛烈的鞭打在田汉身上,田汉默默的承受着,衣衫撕裂,血迹斑斑。

1966年12月4日,田汉再被审讯。两天后,《人民日报》批判田汉为“反共老手”、“可耻叛徒”、“混进党内的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戏剧界“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急先锋等等,并禁止使用“代国歌”《义勇军进行曲》的歌词。

田汉被迫害的过程可谓一言难尽,“中国共产党”的罪行可谓罄竹难书,对中国人的伤害更加是灾难累累,久久不能磨灭。

田汉逝世

1967年2月17日,田汉等人被关进“秦城监狱”,继续被清算。同年7月,田汉身心已经出现了不少毛病,面色灰白,木无表情,身体僵硬,俨如一块石头,又因糖尿病、尿毒症和冠心病被“中共”化名“李伍”,以“阻止社会主义发展”的罪名送进301医院,期间还要接受清算式的政治审判,延至1968年12月10日,田汉在被折磨得身心俱疲中病逝,终年70岁。他临终的时候,无一个亲朋戚友在场,场面凄凉。

一位紧随“中国共产党”步伐忠心不二的“同志”田汉,编撰了大量歌颂“中国共产党”的诗歌、话剧、戏曲和电影剧本,而且紧随着“中国共产党”的斗争路线,最终还是被“中国共产党”所丢弃,只配有一个“张三李四”的代号,连名字也不准留下,在连绵、难熬的批斗中,孤身饮恨而终。这是很多跟随着“中国共产党”思想的人的最终宿命!曾任“第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和“第二任(第二至三届)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的刘少奇也是如此!可哀可悲!

田汉被批斗至被平反

1970年,在田汉逝世后的一年多,中共仍批斗田汉、周扬、夏衍和阳翰笙“四条汉子”。

1975年,在田汉逝世6年多之后,田汉仍被扣以“叛徒”的罪行,被“永远开除党籍”,不准演唱由他作词的歌曲、不准演出他编撰的所有作品,若然要演奏中共的“国歌”,只可以演奏《义勇军进行曲》的曲谱,或采用新填的歌词。

1979年,田汉得到“平反”。同年4月25日,中共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为田汉开追悼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

1982年12月4日,“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恢复《义勇军进行曲》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代国歌”。

2004年,“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将《义勇军进行曲》列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

2017年9月1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九次会议”决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自2017年10月1日起施行,内容包括“国歌”奏唱的场合、礼仪、政治宣传、教育和违反的后果。

田汉纪念馆

至今,在中国大陆的所有有关田汉的纪念馆、纪念碑和展览,都完全不提及田汉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批斗的事迹。

从选曲中反思

下文提供一些乐曲,请读者朋友去聆听所介绍的乐曲,看看有没有引发共鸣。

“Also sprach Zarathustra”

第一首音乐是由Gustavo Dudamel指挥柏林爱乐交响乐团(Berliner Philharmoniker)演奏德国作曲家理查・盖欧格・史特劳斯(德语:Richard Georg Strauss,1864~1949)1896年完成的交响诗《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德语:“Also sprach Zarathustra”)。

人间善恶、正邪的斗争其实就是宇宙间神佛与魔、正与邪的大战,就要看人如何选择,邪不能胜正,人不要贪图一时的利益而站在邪恶的一面,将自己卖给了魔鬼。

《毕业歌》

第二首歌曲是由田汉作词、袁牧之、陈波儿合唱1934年电影《桃李劫》主题歌《毕业歌》。

《义勇军进行曲》呼吁中国人起来抗日,而《毕业歌》就呼吁毕业同学起来抗日,“要掀起民族自救的巨浪”。

《四季歌》

第三首歌曲是由田汉填词、周璇主唱1937年电影《马路天使》的插曲《四季歌》。

山有树兮木有枝,丝萝非独生,愿托乔木,田汉写出了女子情真、情深的心声。

《天涯歌女》

第四首歌曲是由田汉填词、周璇主唱1937年电影《马路天使》的主题曲《天涯歌女》。

田汉除了写出了女子情深的心声之外,还点出了“患难之交恩爱深”的真情。

《天伦歌》

第五首歌曲是由阎荷婷主唱《天伦歌》。

1935年,与《义勇军进行曲》同时受到中国人关注的另一首经典的歌曲就是电影《天伦》的主题曲《天伦歌》。歌词劝喻中国人:“收拾起痛苦的呻吟,献出你赤子的心情。服务牺牲,舍己为人。”以达到“大同博爱,共享天伦”。

“Elegy”

第六首要介绍的乐曲是由Katja Markotic主唱、Reinchard Armleder大提琴演奏和Dagmar Hartmann钢琴合奏法国作曲家JulesÉmile Frédéric Massenet(朱尔・埃米尔・弗雷德里克・马斯奈)(1842~1912)1872年的“Élégie,Op.10,No.5”(“Elegy,Op.10,No.5”)(《哀歌》作品编号10第5首)。

田汉生前与虎同眠,最终被批斗至死亡的一刻,可能是很多生活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既关心国家、又关心民族的中国人的生活写照。

《选择》

第七首歌曲是由叶蒨文、林子祥合唱的《选择》。

人生充满“选择”,就看人如何“选择”,“选择”走向“真、善、忍”还是“假、恶、斗”的一面。

“So Long,Farewell!”

最后一首要介绍的歌曲是1965年电影“The Sound of Music”插曲“So Long,Farewell!”(《再见!》)。

请读者从电影“The Sound of Music”中去领悟。

生命智慧

本文的生命智慧就是:“择善固执。”

这句谚语出自于儒学经典《礼记・中庸》,原句是这样子:“诚之者,择善而固执之者也。”

白话文翻译这句谚语是这样的:“一个忠诚的人,如果选择了良善的、正确的事,就要坚持不懈去做。”这句谚语寓意深远,劝喻人不要因名利而看风驶舵、盲从附和,或甚至出卖灵魂,人要有“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情操,所以说,“择善固执”是难能可贵的高尚品德。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