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神秘宝藏:重庆缙云山地宫宝藏(图)



重庆缙云山。(图片来源:Pixabay)

地宫里的军官

老百姓说,六七十年代,很多人都可以看到一个人,但这个人也不知道他在哪里住,也不知是哪里的人。

有老辈人说,当时有人看到有个人从山里面出来到街上买菜。因为山上往下有八公里的很窄的山路,如果有人在那里走,都会被看到。

当地有位老汉五年前去世,临死前他对人说,有一个人经常在集上赶集,和我擦肩而过,但只听得到声音。当他赶集走了三里路,这个人又带了东西回来了。

显然此人炼就了轻功,他要东西也是不需要用钱买的,顺便就取走了。当地老百姓说,那个老汉为了证实此人是否回到山里,在赶集时又看到这个人擦肩而过,老汉就拐回来,去到山头看这个人是否住在那里。结果看到一个人已经在大石头上盘腿而坐了。老汉佯装走开,再一回头看,这个人就不见了。

谠不幸分析,这个人就住在山里,很可能就是那个国民党军官。他说,按此人的功夫,这个人可以不吃饭,因为地下原来有很多宝器,有很多银器、矿泉水。他有办法获得能量,不吃不喝也是可以的。

现代“卞和”四处碰壁

林林总总,谷丫密码的一笔一划似乎都在此找到相应痕迹,太多的巧合组合在一起也就成为了一个必然。

但是这种必然在唯物论与无神论的环境注定是一个必然过程,这个过程很像现在就在地宫里埋藏的“和氏壁”的苦难,卞和献宝却被以欺君之名被砍断双脚,苦守宝玉,哭瞎双眼。

尽管谠不幸等人从一开始就是“卞和献宝”的善良心结,这么大的地下工程,且内部机关重重,谠不幸曾言:此事非国家出面不行。

如果只从宝藏本身来看,这真是天上掉下的金馅饼。地方上可以谋划时代的旅游项目,诞生新的经济亮点;中央政府则多了一个可以大作文章的文化奇迹,众多中华瑰宝的辉煌现世,这是多么令人荣耀的人间大事。

而揭开这个迷团,辨别真伪,代价已经很小很小。由于地点已确定,政府只不过派一个就是靠这个专长吃饭的小组,带上些设备,全面测试一番,至多打个深孔,一旦有所发现,当是惊天动地。这个帐,官员们不会算不清。即使考察不出来什么,也不会有什么严重后果,谠不幸等人都表示甘愿受罚。

零七年一月十二日谠不幸与张富团北上郑州社科院,并求助烟草系统某书记,反映破译谷丫密码及缙云山宝藏的惊世发现。无果。

零七年一月十四日北上北京寻访科学院、文物局及央视《走进科学》栏目,反映情况。无果。

零七年一月二十三日去洛阳勘探队求助。无果。

谠不幸和张富团先后走访了河南省科学院、北京社科院、焦点访谈、央视《走进科学》和中国文物局,结果逐一驳回。

他们在上书汇报中写道:“自零七年二月二十八日以来,在无人相信,资金极端匮乏的情况下,先后多次找到重庆市文广局、重庆市公安局、重庆市信访局等主管部门反映情况,本想给当地政府和主管部门提供带动当地经济发展和创建巨大政绩资讯。令人痛心的是,他们只凭主观判断,不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实地考察论证。而是走马观花,每每以证据不足、没有科学依据及相关手续尚未完备等名义拒不受理,当地报纸在没搞清事实真相的情况下,出笼了一篇篇负面报导,给谠不幸他们造成极大的精神创伤,同时也给上级领导澄清事实真相造成错觉。致使这一不在历史史册的巨型地下宝藏上报立项的进程屡屡受阻,一再泄密。”

“千里眼”神奇出现

政府不派人帮,老天派人来帮了。江西省有一名十九岁在应用工程学院的大学生小刘在网上看到贴子后,与他们联系,说自己有特异功能,能看三千五百公里内的物体。

为慎重起见,马国旺去江西看这孩子,确实见到了本人,据老马讲,“确实是个孩子,非常秀气,说话很稳重,上学成绩还很不错。”小刘的天目开得很广,既能隔墙看物,又能看到一些另外空间的景象,还能看到人的几代前世,有时元神也可以离开身体,到外面直接感知,按小刘自己的话“就是有另一个我出来了。”小刘自己并不修炼,他的功能属于外来的,是有目的打开的,而当完成使命后,一般功能也就会关闭。据说,现在小刘的功能在逐渐弱化了。

小刘告诉谠不幸,“我现在给你们看,是因为你们需要我看。”

探秘小组当场对他所言进行验证,结果发现他所言非虚,确实可以远端看物并不受白天晚上和任何障碍物的限制。并且他看到距张住处右前方一公里处有一山洞,里面有宽敞的地宫和壁画及无数珍贵的文物,洞内有暗河,有两个活着的人一站一躺,地宫入口内不远处一尊一点六米左右的金人像,继续沿石阶向东南走,有一尊将近一吨重的鼎。另外,小刘还清楚地看到实木构造的古寺沉入地下数百年来竟未损毁。这一切竟然和谠不幸所测完全吻合。

探秘小组信心大增,而当地政府却更加难以置信。于是在当地村民董因玉的同情和支持下,通过小刘的远端遥视指点,他们把地宫入口仅锁定在直径五米的范围内。最后调整后的下挖点,仅与谠不幸看到的图示位置调整了一米。

没开挖之前小刘就给他们讲了下面的情况,土有三层,上层黑土,中层黄土,下层黄褐色土。在往下是九层人工堆砌的乱石,形状三角的居多,小头向里向下倾斜。第七到九层就是堵塞地宫正门的青石板。

有了这个整体的思路。经过艰苦卓绝挖掘后,零七年六月二十二日终于挖掘到地下宫殿入口处的青石板裂缝,经测定论证:一、自裂缝向下即是地宫入口;二、入口向里一点八米即是地宫正门石柱,其中正门内西北方向的石柱已损坏;三、填压封锁洞口的乱石全部是三百年前人工堆砌而成,并且裂缝不断地向外吐着冷气。在价值连城的文物即将出土面世之际,政府以破坏草皮之嫌对他们多次驱逐。被迫中止。

千里眼孩子还看到地下两个人在零七年四月时还活着,一男一女在哪个位置都知道。零七年底,小刘由两个老板资助与谠不幸等人亲自到现场,发现十月时两个人死了。如果按照两人是抗日战争进去的计算,现在也有九十多岁了。

小刘说,宝藏里有很多历史失踪的宝贝,中外都有,一大汽车都拉不完,里面的珠宝、玉器无法计算,肯定是中国最大的宝藏。除了和氏璧、金毛狮、金毛狗、战国时期的金鼎、公主金像外,孩子说,有很多动物类的铜像,有很多马的铜像,非常光亮,有很多玉器做的大型动物,还有很多铜男铜女的人像。

马国旺介绍说,他和小刘联系最密切,至今保存着许多联系记录,这在将来都是宝贵的见证资料。

神秘的北京邮件

民间挖掘被当地官方强行中止后,谠不幸觉得这事不能冷下来,随后,他们发布“关于自愿参与现场证实重庆缙云后山地下宝藏的倡议书”,组织人员上山现场讲解,在网络上掀起热门话题。

探秘小组分别组织陪同缙云山宝藏关注者或热心网友到现场论证,探秘小组成员的照片、录像在网络流传,吸引了民间的广泛关注。

网友自发的建起了论坛以及若干个QQ群,关注缙云山宝藏的进展。

有一位自称“国家文物保护者”的神秘人物通过博客联系到重庆市文物考古所所长助理林必忠,称藏于缙云后山的“宝藏”具有巨大的文物价值,有关部门的介入已刻不容缓,他在林必忠的博客上留言写到:“人为忽视比直接盗取更为可怕,巨大价值的地下地上文物已经被发现,就是没有得到保护,想给林助理提个醒,希望关注一下璧山县八塘镇八角池的地下文物。”

此人似有来头,林必忠在回复中表示会尽快落实这一资讯。在得到回复后,此人不断向考古所来电咨询相关事情的进展,但在电话中从不透露自己的身份,只说自己是一名“国家文物保护者”。

也有网友给国家文物局写公开信呼吁重视,并为谠不幸辩护。

他写到:“由于前期这一批河南人在现场做了初步的挖掘工作,他们之所以对此处进行挖掘,完全是因为向当地文物部门多次反映问题,当地文物部门以此处文物资讯来源过于荒谬为理由否认了他们的上报。而且以破坏植被为名强行制止了他们继续挖掘。他们的此举,无疑给存在争议的此处做了一个继续有待考证的命题。

作为一位普通关注国家文物古迹的一名普通人,我对此事经过近一个月的调查,及多方面联系与电话沟通,通过现场的初步考证,本人认为此处存在文物的可能性非常大,所以,贸然在这个时候给领导们反映此情况。

本人热切呼吁,建议国家文物局关注此事,叮嘱重庆文物负责人组织现场科学考证,监于此处文物遗迹在网上日益传播之势,建议组织实地勘测,有则加强保护,无则以正视听。我想这都是文物主管部门针对目前形势的最好的处理方式。”

最终重庆文物局表示:重庆缙云山宝藏一事,缺乏理论依据。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