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网购谈及中共、台湾与香港(图)

2018-09-02 08:00 作者: 吴真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今天大陆人的日常似乎已经离不开网购(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8年9月2日讯】前不久,在网络上不经意间看到一则消息,台湾一位叫黄智贤的女主持人在电台节目上眉飞色舞的侃谈大陆经济发展的“时尚和繁荣”,她用台湾本土的网购平台和大陆的阿里巴巴(淘宝)两者之间作了一番对比,感叹台湾网购的规模不及大陆的1%,羡慕和赞美溢于言表。根据视频显示的时间,该节目播出时我还被囚禁于中共暴政的黑牢中,出狱后近日才看到。

不可否认,今天大陆人的日常似乎已经离不开网购,时下的网购的确也给消费者带来欣喜。但我个人认为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庆幸的事,网购背后的无奈和苦涩只有网购人才知道。大陆的网购之所以能如日中天风靡一时,实则是得益于网购的“实惠”和“方便”。但若从另一个角度看待大陆网购的蓬勃发展,反而凸显出大陆经济发展的畸轻畸重、零售业的欠发达、“苛费杂税”的繁重和社会大众的手头拮据等困境。

“税赋”和“收费”是罪魁祸首

自古以来,人们的购物都是与商品面对面的直接挑选购买,不知从几时起这一传统的购物方式被中国的大陆人所颠覆,他们放弃了自己那一双“火眼金睛”对商品近距离的精挑细选,而热衷于屏幕上那几张花里胡哨的图片和自吹自擂的广告的电商网购。如此舍近求远弃明投暗的原因并不是大陆人神经错乱,而是网购平台上的商品比本地“实体店”的商品要便宜得多。比如,由于我对“权大于法”、“不能讲法律”的中共独裁统治集团针砭时弊,电脑被中共暴政没收并被收监囚禁。出狱后只好购买配件组装电脑,某型号的二手CPU在我本地的电脑店要价390元,而我在淘宝网店上只需300元便可淘得,差价的诱惑是不是很大?

造成两者价格悬殊的罪魁祸首便是中国大陆高居世界第二的“税赋”和多如牛毛、千奇百怪的“收费”。正如我之前所说,电信公司给用户安装光纤宽带时要收取“一次性接入费”,就连你多生一个孩子也得乖乖的向中共奉上“社会抚养费”(详见我的另一篇文章《漫谈“合法”的乱收费》)。一党独裁的中共政权肆无忌惮的横征暴敛,愣是把中国魔炼成一个“税费”猛如虎的奇葩国度。繁重的税费虽然让实体店经营者苦不堪言,但是“面粉贵了吃包子的埋单”,所以,实体店商品的价格高砌在所难免。而大隐隐于市的网店由于它的“隐身有术”则有幸逃过中共的“苛费杂税”的魔掌,商品价格相对于实体店低廉也在情理之中。由于网购给消费者带来真真切切的实惠,所以大陆人对此趋之若鹜也就不难理解了。

网购除了给消费者带来实惠外,还有它“方便”的一面。我说的这个“方便”并不是说坐在家里就能购物的“懒惰”思想,其实逛街购物对很多人来说也是一种休闲的乐趣。我要说的“方便”是能满足需求、有求必应,网购平台上的商品琳琅满目包罗万象应有尽有,你在网络上几乎是可以购买到除了中共列为禁品以外的任何东西。这对于大陆一、二线城市以外的消费者来说,本是遥不可及的事情瞬时变得近在咫尺,这不得不感叹“电商”的神通广大。

然而,网购也是一把双刃刀,让人欢喜也让人忧,其除了“实惠”和“方便”之外余下的则是弊端百出。

网购平台成了伪劣商品的集中营

由于网购交易的“虚拟性”让人难以感触到商品的庐山真面目,而“十商九奸”的社会邪风更是让人忐忑不安和防不胜防。相信每一位网购者都有“过货不对板”的违心购物经历,拿到的网购实物与网购平台上的广告宣传大相迳庭,倘若退货既嫌麻烦又耽误事,进退两难之下往往只好选择悻悻接受。更让网购者揪心的是商品的质量问题,由于消费者与商品的“非接触”交易,这让造假者和不良商家嗅到了一本万利的大好机会。大量的假冒伪劣产品涌向网购平台,通过图片造假和广告吹嘘利用网络的四通八达向五湖四海推广推销,存心欺诈消费者。

从阿里巴巴进军美国资本市场不久便陷入品牌供应商投诉的丑闻和被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列入“恶名市场”名单,到国家工商部门多次指责淘宝平台疏于管理养痈成患致使假冒伪劣商品氾滥成灾,还有国家工商总局公布的一组监测数据:“网购商品正品率不足60%,淘宝网正品率最低,仅为37.25%”等等,不难看出,网购平台成了伪劣商品的集中营。

而这些劣质商品一旦被消费者购得,出现质量问题需要保修时,不但要消费者要自掏腰包支付来回的快递运费,还会面临“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的风险——保修的商品没被送回来还倒贴了运费,真的成了“赔了夫人又折兵”。毕竟,买家与卖家素不相识又相隔千里,卖家会不会谨守诺言做好售后的质保服务全凭其个人的素质和自觉。蛋疼的是,在“群氓”猖獗十商九奸甚至连老人摔倒都扶不起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的素质真的是不敢恭维,何况还是唯利是图的奸商。因故,网购商品的售后质保服务几乎没有任何保障,坏了只好自认倒楣往往是一丢了之。在一个伪劣商品横行天下的中国大陆,网购行为真的就是在“下赌注”,结局的喜忧全凭运气的好坏。

电商风生水起乃零售业凋零和商品差价使然

不得不说,放眼世界还没有哪个国家或地区的网购像中国大陆这么火爆,不要说台湾的网购不及大陆的1%,就连美国的网购也不是零售业的“主菜”。香港,这个被喻为“购物天堂”饮誉世界的“东方明珠”,可在电商发展方面也是被漠然置之,但这并不妨碍香港人的购物热情和生活的便利——香港商铺星罗棋布,大型商场林立密集,据说3公里以内几乎可以购买到你想要的东西,完全能满足本地居民的日常需求。更重要的是,相对于香港人的经济收入而言,店铺里面的商品价格并不算高并且伪劣商品又极为鲜见,在这种“平靓正又兼近”的繁华购物环境中,香港人还需要天南地北的去“网购”吗?

曾有内地网友讥笑香港人今天的购物方式还处于“钻木取火”的史前时代,真不知这些人是苦中作乐还是敝帚自珍黑白不分。试问一下我们内地人,如果你的周围方圆十公里内商品齐全,而摆在你面前的商品又与网购平台上的商品是一样的价格或者相差无几,你是选择“凭着感觉”去网购还是“相信眼睛”的挑选?答案和结果明摆着。所以,今天中国大陆电商的风生水起,都是国内各地零售业的凋零和商品差价在作怪。

网购形势火红是让“穷病”给闹的

另外,今天大陆网购形势的如火如荼绝大部分都是让“穷病”给闹的。君可见,富裕的内地人不惜远涉千里奔赴香港甚至漂洋过海横扫亚欧疯狂购物,他们要的就是买个安心买得放心。换言之,只有日子过得拮据的穷人才热衷于网购!

也许你会疑惑,中国大陆的穷人真有这么强大的气势能撑起比台湾大出99%的网购规模吗?有两份官方报告足以打消你的怀疑,根据《全国地方党政部门、国家机关公职人员薪酬和家庭财产调查报告》披露:地厅级以上已形成官僚特权阶层,131万县团级以上官员及家属占全民财富的80%;中国的《存款保险条例》也提到:中国人民银行负责存款保险制度实施,最高偿付限额为人民币50万元,央行方面测算认为,这能够为99.63%的存款人提供全额保护。反过来说,50万元以上的帐户仅占中国全部存款人的0.37%——这就是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的怪异现状,改革开放的成果仅被极少数的人享有,全民的劳动财富全被攥在一小撮人的手里!这就不必再提什么基尼系数了,中国大陆贫富差距的严重失衡已经不言而喻。

在“苛费杂税”的重负和贪官污吏民脂民膏的肆虐下,穷人遍地是必然的结果。今天中国大陆网购模式的兴起,不过是人们为挣脱目前的民生困境自觉形成和开劈出来的一条捷径藉以弥补物价的飞涨和商业发展的不足,这不过是权宜之计并不值得沾沾自喜和引以为荣。当今世界没有哪个发达国家和地区的网购能撑起零售业的半边天。所以我认为,也许等到中国大陆的网购温度降下去时(商业发达零售业繁荣),等到中国大陆的伪劣商品不再大行其道时,中国大陆或许才有机会挤身于发达国家的行列,现在还不行!

“手机在手未必江山我有,身无分文才是寸步难行”

对大陆发展充满膜拜的还有曾任台北市副市长李永萍,她更是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和见闻告诉台湾民众,“他们(大陆人)到台湾来会诧异得一塌糊涂,觉得你们(台湾人)怎么这么落后”,“大陆人他们带着一部手机,用第三方支付(微信、支付宝)什么事情都可以解决。即使是大陆的农村农民、非常落后的地方,他们带着一个手机什么事都可以解决,而台湾现在还在拿现金”,“现在在大陆的大城市带着现金是叫不到出租车的,停车费没办法缴”……李副市长的“亲身经历”和“所见所闻”让我这个大陆人“诧异得一塌糊涂”,因为我每天都得揣着一些现金出门,虽然不多,但必须得带着。不可否认,今天大陆使用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确颇为流行,绝大大多数的店铺和收银点也都支持移动支付,但这种第三方支付毕竟还是个时尚事物,广大消费者并不会完全对其产生依赖,甚至还有部分人对这种便利的支付方式产生牴触,这主要是从安全的角度考虑。

在网络信息技术发达的今天,个人的信息简直就是在裸奔毫无秘密可言,个人信息资料被倒卖、银行卡的存款被盗刷等等,这类案件层出不穷屡见不鲜,虽然警方也在大力打击这类犯罪但无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屡禁不止愈演愈烈。鉴于频繁使用第三方支付有可能会泄露银行卡信息的风险,所以一些保守的消费者还是乐于使用现金,毕竟口袋里面装点零钱要比手机里装着银行卡安全得多。其次,第三方支付这种时尚事物的接受对象大多是年轻人和思想新潮者,故第三方支付在大中等城市较为盛行和普及。第三方支付虽然方便,但在口袋里放点现金似乎也不麻烦,最重要的是“老少咸宜”,这一点对于第三方支付而言目前还是个难题。

然而,社会总是要向前发展,只不过第三方支付要想完全取代现金交易似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至于李永萍说在农村农民、偏僻落后的地方也都在使用手机支付,这实在是夸大其词言过其实了。在我的生活见闻当中,从大城市到小城市,从集市到农村,身上带着钞票的人触目皆是,单凭手机走天涯的“故事”还没听说。不过,我倒是有个“故事”跟大家分享:前不久,我到邻近的沈塘镇集市去赶集,在集市上逗留时,隐约听到身旁有一位骑着摩托车的少妇跟一妇人要微信,对方很歉意的说没用。那少妇随之转过身来也询问我,说是出门急忘了带钱包,现在车子没了油又没现金加油(估计是把现金花光了),她想用微信转帐兑换二十块钱现金好去加油回家,之后通过微信转帐我给了她二十元钞票才解了她的燃眉之急。我的这一则亲历“故事”表明,“手机在手未必江山我有,身无分文才是寸步难行”。我所在的湛江地区虽然是个经济欠发达的地方,但再怎么说也是个沿海地区,形势的发展、信息的传播和人们的思想并不算太滞后,第三方支付在我本地尚不能纵横天下,更别提中、西部的内陆了。

时下流行的“移动支付”并非中国首创,关于“无现金国家”这一概念,早前以色列、瑞典和丹麦等国先后也提出过,但在实际操作运行过程中困难重重。根据荷兰Adyen公司发布2014年的统计显示,欧洲是全球移动支付普及率最高的地区,达24%;亚洲居二,为17%;据万事达的调查,美国约有80%的消费交易是通过银行卡成交的。即便是如此,美国也不敢轻言实现“无现金国家”,所以,世界各国包括中国要想实现这一目标,还有待时日。

中共箝制舆情蒙蔽天下

对于台湾电台主持人和副市长自曝家丑自揭伤疤的“报忧不报喜”,这在亚欧的民主国家都很常见,批评政府的不足指摘社会的弊病似乎是每个民主国家公民应尽的义务,敢于指出不足才能取得长足发展,只有曝光缺失才能不断完善。不像所谓的“社会主义”独裁国家,利用一家之言的畸形优势蒙蔽天下糊弄百姓,专干“报喜不报忧”的勾当,滥用一党专政的霸权箝制舆情打压言论自由。

在中国大陆,一党独裁的中共政权挪用国家财富喂养着大量的黑客、网警、五毛、墨客和舆情引导师等组成庞大的“网军”帮其洗脑洗地“舔菊花”,这一伙党养的鹰犬儒犬为争得一根骨头、一块剩肉不惜胡编乱造指鹿为马。今天大陆的网络言论在中共独裁者的严控和肃整之下,基本上只剩下两大类:为中共高唱赞歌必不可少,歌颂中共的伟大英明、无私奉献和“养活中国十三亿人民不容易(为人民服务)”成为主旋律,并称之为“正能量”;激发大民族主义自信心,“赶俄超美、侮辱日本、讥笑印度、核灭美帝、藐视西欧、武统台湾、废除‘一国两制’恐吓香港”等等不可一世的叫嚣不绝于耳。最近,由于以色列参与了叙利亚战争,与叙利亚独裁政权同病相怜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其网络舆情又是一片声讨以色列的浪潮,大民族主义的无限膨胀把一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华夏变成了思想龌龊人心歹毒的“中华妖族”。

与民主国家不同的是,中国国内的网络言论是要通过网管审核的,偏离中共“正能量”主旋律的异议则会遭到秒杀胎死腹中,更有“听党指挥跟党走”的舆情引导师、五毛党和墨客在网络上妖言惑众兴风作浪。从我本人在海外网站发表了一篇言及习近平家族持有万达股份的文章就被中共的黑恶司法指实为虚、颠倒黑白把我投入牢笼的恶劣事件中不难看出,中共对天下百姓言行思想的控制和压制是极度的野蛮粗暴和丧心病狂。可以这么说,中国大陆网络上的主流言论则是中共的政治风向标,与个人的自由言论完全无关。

香港对内地的帮助是“雪中送炭

在国内媒体有意识的舆情误导下,今天的大陆民众每每谈及香港时,总把港人说成是“白眼狼”,说是“吃喝拉撒”全靠内地供给还不知道感恩戴德。同样是在“吃喝拉撒”的问题上,港人也是窝了一肚子的火:首先,广东向香港供水是漫天要价,曾有港媒作过对比,香港向内地买水比新加坡向马来西亚买水贵10倍。这还不算,供水协议根本就是一款不平等条约:广东每年按协议的额度为香港供水,无论是否用得完香港都要全额度输入全额付款。正因如此,1998年至2003年期间香港政府不得不把30亿港元用不完的东江水排入大海。同样,2005年香港排入大海的饮用水价格也超过3亿。

据《信报》报导,维基解密公开了近千份美国驻港总领事馆的机密电文,有电文透露2009年广东省出现严重旱灾时,港方提出通过减少输港供水舒缓旱情,但这个建议被广东方面婉拒,为的是确保高达30亿元的供水协议得以全额收款;至于供电方面,2008年电监会副主席王野平出席国新办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到,自改革开放以来在电力供应相对紧张的时期,广东从香港购电以弥补电力的不足。从这几年的供电情况来看,虽然有时也从广东往香港供电,但总的趋势还是香港往广东输电。

内地向香港供应菜蔬、肉类、海鲜等自上世纪60年代初就成为一项基本国策,当货物源源不断出口到香港的同时也为中共政权带来可观的外汇收入。当时的中国内地受到西方经济的封锁几乎断绝外汇来源,内地给港人物资,香港给中共外汇,这本是各有所需各有所求何故强说是“恩典”?若内地不给香港供应物资,还有周边的菲越、马来、印尼等国。可当时的中共若无香港的外汇,不知该求哪国了。

当年香港给予中共的外汇帮助不过是小菜一碟。改革开放之初,外资对大陆的经济市场不屑一顾,是港商率先为内地的投资注入“第一桶金”,并为内地的产品创造出口的机会和条件。之后,港商更是以香港作为内地招商引资的跳板为内地吸进外资。毫不夸张的说,如果没有香港的参与,就没有内地改革开放的成功。别国的“招商引资”之所以见效甚微并不是因为他国的政府领导层全都是饭桶白痴,而是没有像香港这样的国际市场为其冲锋陷阵和保驾护航。香港与内地之间的商贸往来虽说是互助互利,可香港对内地的帮助是“雪中送炭”,内地对香港的影响不过是“锦上添花”。

“港独”是中共暴政一手炮制出来的恶果

如今,过上好日子的内地人又有几人饮水思源记得香港的恩知道港人的好?竟还侮骂港人是忘恩负义的“白眼狼”?说这话者,“上层是无耻,底层是无知!”而今天闹得沸沸扬扬的“港独”其实也是中共暴政自己一手炮制出来的恶果,为什么会有部分港人视中共为瘟疫避之唯恐不及呢?这得从中共建政伊始说起,中共自49年建政后在国内掀起一次又一次的“阶级斗争”闹得鸡飞狗跳家破人亡,期间更见有意拿着虚假的数据搞生产以致饿殍遍野生灵涂炭;1989年的“六四屠城”同样是尸堆成山血流成海。

每一次的人间浩劫都有内地人逃往香港,一批又一批涌向香港的内地难民向港人哭诉着中共的残暴恶行和荒诞不经,听得港人心惊肉跳冷汗直冒。改革开放后,内地鬼哭狼嚎的动荡形势总算趋于稳定,但经济才刚起色却又见贪官横行以权谋私鱼肉百姓中饱私囊,这让素以廉洁法治著称的港人对中共无法无天为所欲为的腐败“人治”更加心灰意冷而视为异类,以致部分港人为摆脱中共独裁专制的黑暗统治而萌生出“独立”的念头,这不过是谋求自保的一种意识,无可厚非。

港人除了帮助内地建立了一个自由经济市场外,他们还不畏强权暴政,致力帮助中国同胞建立一个民主自由和廉政法治的新中国。1989年发生在内地的“六四事件”至今已有29个年头,在中共独裁统治的强力打压和掩盖下“六四惨案”已逐渐被国人所淡忘,只有在香港这一块“殖民地”上的人们(殖民非殖民,主人非主人)于每一年的6月4日都会自发起纪念这一群曾经为中国谋求实现民主法治而惨死于枪口和坦克轮履下的无辜死难者的活动。虽然中共当局给纯真的学生和抗议的市民扣上“革命暴乱”的罪名,但我绝不相信这一群“反腐败反官倒、要民主要自由”的青年学生和广大市民他们是不法暴徒;我更不相信那一伙“鲸吞国财民脂民膏、不讲法律为所欲为”的“窃国大盗”和遍地贪官他们是在为人民服务。正如中共的副总理万里所言,“六十年不行七十年,七十年不行八十年,时间总会把历史真相还给百姓的。”

“改革开放”应更名为“改错开放

说到“改革开放”,中共自封邓小平为改革开放的设计师,可像“招商引资”这等招数全世界都会,包括过去的民国政府。民国时期也有“黄金十年”,如果不是外寇入侵内贼作乱,民国又何尝不是经济一片欣欣向荣人民安居乐业的繁荣景象呢?今天所谓的改革开放,不过是邓小平解掉毛泽东捆绑在劳动人民手足上的绳子让人们自由劳作和营生,这是“先错后改”的举措并不是什么伟大创举,所以我认为,“改革开放”应当更名为“改错开放”才与历史事件相符。

“招商引资”并不是邓小平独创,古今中外都在应用,但是,如果没有香港这一国际市场率先打破西方经济大国对当时中国的封锁,像中共这种孤立于世界的独裁政权无论怎么改革如何开放都是白费力气瞎折腾。一言蔽之,香港不但没有亏欠内地,相反,在一些内地媒体的恶意误导下,反而是内地人有负于港人太多。

岂有“民主法治”退回“专制人治”之理?

一直以来,在中共的言论和教科书上,台湾不过是中国的一个省份,对于这等白日意淫本人从不敢苟同。试问,世界上有这种“拥有自己的军队和边防海疆、有着自己的独立政治体制和经济市场”的省份或自治区吗?这显然是在自欺欺人。中国今天的现状其实是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两国并存,不提春秋百余国,只说大家耳熟能详的《三国演义》,当时的中国不也是三国鼎立吗?今天的中国其实就是《三国演义》的翻版——“两国演义、两国鼎立”,因为民国依然存在。

在中共宣传机器的大力煽动下,今天的大陆人只要一言及台湾,“收复”的激情亢奋奔放,“武统”恐吓更是不绝于耳,漫天飞溅的口水大有淹没台湾之势。的确,与大陆的实力相比台湾并不占优势,然而世事难料,中共政权与台湾政府到底哪个能撑得更久我觉得还是个未知数,纵观世界,土崩瓦解的是一个个独裁王朝,还没见过哪个民主国家一夜之间被打回到旧封建时代。

不过话说回来,做为一个炎黄子孙,我本人也支持祖国统一,台港澳与大陆和睦相处是每个中国人的美好愿望。但是,我并不赞同台湾回归大陆,而是渴望大陆能回归台湾的民主自由和香港的廉政法治,让台湾、香港、澳门各党派进入大陆“逐鹿中原”共同治理中国。对于“台湾回归大陆”的这种叫嚣,我认为是痴人说梦,历史不可能倒退,社会只能进步,所以,世界各国都是从“官僚封建”走向“民主自由”,岂有“民主法治”退回“专制人治”之理?试问,在台湾有哪个官员哪级政府敢说出“不能讲法律”的这等狂言来吗?但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有。甚至连中共中央的外交部也出了一个“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的姜大妈。试想,如果让中共这样一个“权大于法”“不能讲法律”的黑恶独裁集团一统天下,不但香港实现民选无望,就连在台湾岛上燃起的民主之火也会被扑灭。届时,中共的黑恶人治以及大陆社会的“群氓”瘤毒将向港台蔓延,整个大中国将会陷入暗无天日的群魔乱舞之中万劫不复!2015年,香港电影《十年》首映后震撼港台和国际,这一部仅耗资50万港币的电影因为观众的反映热烈竟是场场爆满座无虚席一时成为港台亚欧的热门电影,并被指是香港社会的“预言书”。这一部电影如此的受到港人的热捧,反映的正是港人对日后遭受中共的独裁统治感到焦虑和绝望。

港人的忧虑并非杞人忧天无病呻吟,中共的人治之邪外界还真的是无法想像,毕竟,红色政权的独裁政风有异于世界各国的法治大同。所以,我们不能以正常人的思维去看待和理解濒临灭绝的共产主义和它所谓的“依法治国”。

49年后的“新中国”一直都是“旧社会”

说到中共的“法治”,不得不提与法律同行的“政策”。从网络上了解到,中共正在出台“政策”撇开法律的处罚规定以罚款的方式把一些不法行为和非法事物“合法化”。既如此,习近平何不出台“政策”给贪官污吏、走私贩毒和奸商盗贼的赃款以纳税的形式合法化,给包养有二奶小三的高官巨商社会名流通过罚款承认其一妻多妾。既充实了国库又“惩罚”了罪恶,最重要的是上下一团和气结局皆大欢喜何乐而不为?干脆如毛泽东所言:“要人治,不要法治。《人民日报》一篇社论全国执行,何必要什么法律。”把“全面依法治国”改为“全面政策治国”,这就更加随心所欲了。

中国社会的无法无天、无规无矩与中共统治的腐败黑暗和腐朽无能分不开,所有的邪恶和罪恶都是中共有法不依姑息养奸养虎遗患的结果。比如近日崔永元曝光娱乐圈的“阴阳合同”事件,这一涉嫌长期、大规模、金额巨大的逃税问题如果说政府相关部门以及中共中央的高层从未听闻从不知晓打死我也不相信,虽然现在已有相关部门介入调查,但是国内舆情普遍表示不乐观,吃瓜群众一致认为“雷声大雨点小”,最终罚点小钱不了了之,毫无震慑力可言,不足引以为戒。社会大众对执法部门的不信任主要是基于这些名流大腕的后台太硬靠山太强大。当然了,该事件才刚开始,结果如何大家拭目以待。只可恨,天底下的打工一族就那么一点薪水都要按月依法交税,而赚得千万上亿者却长期逍遥于依法纳税之外,社会的不公和黑暗让社会大众颇感无奈和郁闷。事事证明,49年后的“新中国”一直都是“旧社会”。

小时候,学校一直给我们灌输“西方霸权主义和万恶资本社会”的教育,教科书和官方媒体从来都是不厌其烦的告诉我们,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民其处境是如何的悲惨以及他们生活的水深火热。大了以后才发现,这些全都是鬼话连篇:过去,英国“殖民”香港,香港成了“东方明珠”;葡萄牙“殖民”澳门,澳门富得流油;美国把台湾“当棋子”而台湾也成了亚洲经济四小龙。如今,在中共的“为人民服务”之下,大陆贪官污吏遍地开花;在中共的“依法治国”之下,腐败形势得到蓬勃的发展;更有数不清的中共高官到“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购房置业,把自己的家属亲人往“火坑”里面推(移民)……

近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阿姨脸不红心不跳的质问美国:“美国能像中国一样向世界宣言永远不称霸,永远不搞扩张吗?”我也想问一下中共:“你党能不能向世界宣言永远不在国内称霸结束一党专制、永远不搞势力扩张图谋长期一党独大?”曾经,一党专政的中共极权居然主张和宣扬世界多极化,并指出单极世界的种种弊端,你说这该有多脑残?中共在国内安装数以亿计能识别人脸、车辆型号和车牌的监控系统来监视社会大众,声称不犯法者不用心虚。那你党一直捂着官员财产不敢向社会公示,明摆着是做贼心虚了。前不久,《人民日报》的微博评论中美贸易战时发文称,“智者架桥,愚者筑墙”。可你党却修筑了一面比任何墙都要长都要高的“网络长城”把全国网民都围困在“墙”里头,这又是为何?既是愚者筑墙,这堵“网墙”也该拆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