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小国 世界文化遗产 浅游惊艳(组图)

浅游小国爱沙尼亚首都塔林

2018-09-18 09:28 作者: 唐夫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爱沙尼亚首都塔林(图片来源:Pixabay/CC0)

【看中国2018年9月18日讯】

爱沙尼亚之小,大约不过我的故乡重庆地域。只有130万人口,首都塔林居住了三分之一。真是屈指可数。这个比台湾略大一点面积的国家,有多少原始的自然风光和森林湖泊,就不难猜测了。

但塔林就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胜地,可见其“风韵犹存”,但还不至暖风吹得游人醉之态。

她摇曳于波罗的海之滨的南岸,近邻俄罗斯,南接拉脱维亚,再去是立陶宛波兰德国等欧洲中心国家,三国全长共计,也差不多只有芬兰量身若裙之距。


爱沙尼亚地图(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美国CIA)

因为“见机行事”,一如我说来此完全在一念之间,怪就怪在票价才2欧元,动了凡心。

回来余意未尽写出的文字给了几个友人,却被其中之一臭骂不成体统。那是因为她读过我的系列散文,拿我耗费月余而成的漫话芬兰来比,而这篇不过一两小时而已。

作文,其实是用生命付出的苦行僧,还莫说我现在对芬兰语又生愧意。时间精力分道扬镳,难得孤注一掷写作。

见她留言,估计是吃过大鱼大肉之后,只见到一盘咸菜才这样冒火。

也罢,我还是早早起床,再舍时分心一二。

一、登船

秋景于北欧,除了宜人,更是迷人,而昨天的阳光特别灿烂,九月的海洋,云层叠叠,青蓝飘白,被波涛推开的画面,却找不到老人与海的痕迹,一切都这么养眼,心情也格外的舒畅起来。进入港口,进入码头通道的人流,进入以海盗命名的维京号(VIKINGLINE),这座能载客越千的巨轮,怎么攫取了挪威人的封号,真是有趣。船上几乎听不到发动机声,只有乘客,舱位楼层,服务中心的超市免税商品,整整一层楼的餐饮和后部的娱乐歌舞厅。


维京号(VIKINGLINE)(图片来源:ReneS/Wikimedia/CC BY)

乘坐这船我去过瑞典多次,而今再次享用运载,别是一番滋味。客轮上有宽敞的平顶,船舷,有两旁露天的座椅,后面更加开阔的甲板上停放了许多靠椅,两层叠下,半个篮球场的面积,那是亚洲风味的竹器。坐在这里享受蓝天白云,浮浮撩撩,微风飕飕,分外惬意。我们在船上拍摄了不少景片,回来再看,更觉喜悦。好啦,我本想写的要点是塔林啊,怎么思路被桎梏在船头船尾了呢?打住吧。

二、游城

整整两个半小时就到目的地港口,芬兰的交通航运都精确入微,十分准时。我们上船下船,临港入港,随人流踏上爱沙尼亚国土,远远看去,开阔的码头,条条公路铺展,不多的公车和出租车停靠在位,迎面仅几百米外的山丘城堡,如一座历史画卷。那是我们要求的主要目标---塔林老城。这时下船分流的旅客,有的步向码头车站,有的拉着行李箱走在公路沿线,我们从另一条边行之路走到横道线,看绿灯亮了过去,再十几米就开始上坡登坎,再十几步就看迎面冒起来的城堡耸立,簇拥的林木之上,绿绿环绕灰白石头建筑如“血盆大口”的古墙之门洞开。旁边相连一座圆形炮楼,看碑文介绍,又是几百年前的故事。


塔林老城(图片来源:Pixabay/CC0)

这是一条不弯也不直的石头路,缓缓上延,也有不高不矮的老屋绵亘相依,走进去渐渐四通八达,哥特似的顶尖教堂高耸青云蓝天,各路交错,房舍参差,游客渐渐,让宁静的古城有了生气。这里还间插小小的商店和一些彩旗斜耸,有年轻人在道旁演奏乐器,也有人以英语讲演面对环绕的游客,绘声绘色,介绍城堡今夕。

我们一边漫步,一边闲聊,也街道给我的伙伴的疑问,更述说我几次来此的感受。而今的美感,全凭爱沙尼亚国家的进步体现,一扫我初来的那种凄凄惨惨戚戚的苏联体制下的社会主义的可怜,整个市区破破烂烂,公路凹凸颠簸,公车老旧,人们流露出来的是悲哀和愤怒。而今的塔林市容,像青春少女般风华正茂,多姿多彩,完全彻底的“返老还童”之风,令人目不暇接,今非昔比了。


爱沙尼亚塔林亚历山大·涅夫斯基主教座堂(图片来源:Diego Delso/Wikimedia/CC BY SA)

我们走向制高点的丘上公园,这里有东正教堂的圆顶针柱,这样色泽鲜艳,赭红夹白的宗教建筑猛一看,我还以为是伊斯兰教的清真寺呢,伙伴嚷嚷的提示,让我想到爱沙尼亚曾经被俄罗斯文化影响,东正教才是他们曾经的精神支柱吧。信不信由你,但信不信也可以改变人,这是不争的事实。后来苏联七十年暴政给予爱沙尼亚人民有多少伤害?恐怕只有中国东北的老百姓最心知肚明。唉!不说那些,再看周围,有座历史博物馆的新建旧物是几尊塑像,遗憾时间不多,要进去看看,也得留给下次的知乎者也罢了。

总体而言,这座古城古香古色,设计布局都显得盘根优雅,道路蜿蜒,依丘林木,绿草青青,房舍灰白对映,古时马蹄踩踏的石块镶龛之路,一尘不染,整座城市的铺设都以石头为主,牢固若金汤般的感觉。街道有些不陡的坡度,有些迂回曲折,房舍不太高,看上去也很坚固,这里有片开阔的操场,可能是古代人们集市和听训政府官员以及国王或者诸侯在此讲演之地。当然,也定是节日的盛装热闹的场所,需要这样的环境让举国欢乐。路,还是那样的路,但人已经不再是那时候的装束,一切都成为世界大同。只有古迹和地缘,书籍和传说,能将发生过的故事流传与人遐思万千而已。我们从城堡一端随意漫步,来到一条鲜花列罗销售的摊铺,这也许是他们的“王府井”了。是鲜花衬托的集市,人们松散在道,毫不拥塞,再过去就是公路,对面是一片新城的现代化建筑。


塔林街道(图片来源: 公用领域 Pexel/Yuri Loginov/CC0)

我的伙伴说不走啦,累!我知道她能这样不停的漫步以过了三小时,也差不多有点筋疲力尽之感,从早上八点离家,到船上,又是上上下下的拍照,攀援船舷,马不停蹄,到现在下午四点,也够量了。好在这里距离赫尔辛基最近,去来也方便,路费如此低廉,我下次要么开车来,要么就骑车来,好好的把这座城市转个通透。真像她说的那样,我也感觉新城没有什么值得旅游,都是些现代化物儿,横看顺看也没有成岭成峰之愉。而这一次就算到此浅尝辄止。其实,我觉得还不很过瘾呢!

一般说来,国都是国民众文化艺术思想的荟萃地,关于爱沙尼亚这样的小国,脱离苏联之后的经济发展迅猛,电子技术的日新月异,脸书和skyp软件的发明创造,显示出这是一个有活力的民族,一但挣脱锁链,他们就找回了国家民族的尊严和自信。据说芬兰对此有大量投资,给予了爱沙尼亚的特别惠顾,毕竟,他们之间有语言最亲的脉络嘛。

眼前所见,和我十多年前来过,以及二十多年前的初次感受,真有霄壤之别。特别是经过城堡下的园林之地,有座立于一九九四年的碑文上铭刻着为自由民主而献身的八百四十多名勇士。令我沉思良久,真是为有牺牲多壮志吗,何苦呢?非得冲锋陷阵,用自己的生命才能震撼专制体系,让国家获得解放的契机。幸好俄罗斯还留有欧洲文明风尚,渐渐的迷途知返,没有像亚洲民族那样,用坦克野战军对待手无寸铁的学生,以血洗京城来保留自己的盗国佳冠。这才是文明和野蛮的分界线吧。

三、回归

带着难言的思绪,慢慢走向海边,走向港口,那里还停靠着运载我们回去的维京号客轮,蓝天还是那么蓝,云朵还是那么多姿多彩,足下的路,还是一条条通向欧洲大陆和波罗的海。对面的我的第二祖国芬兰不过80公里之遥,这两个国家有那么多的相同,为什么不合二为一呢?想到此,我不知道是不是又犯了从亚洲来的毛病,什么都想到统一,其实是同一呀。那样的话,这里必然有座海桥连通,去来方便,驾车不过一小时,那会多美。想着,说着,我们就来到船港,登船片刻,略略休息,就看到海岸在动了。于是,又匆匆登上高层船舷露天。别了,爱沙尼亚,对你,我还想再来的哟。满怀这样的心声,我又盘算是不是在本月......?

此时此刻,再看塔林,今在璀璨的阳光下,在我的送目中,渐渐离去,如波的浪涛冲击我但脑海。那些闻所未闻的故事,我仍然想去挖掘,还有更含蓄柔美的语言,需要凝练,吞云吐雾的思绪涌出的激情,也是做人的意义。也许,这就是旅游的乐趣,这才是获取人生的价值依据吧!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