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客:眼看他起高楼 眼看他楼塌了(组图)

2018-09-21 14:04 作者: 李文隆

手机版 正体 1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多少中国富豪被捧至高高处后便摔下来,轻则入狱,重则性命不保,甚至人间蒸发。这就是红色政权之下的营商环境。
多少中国富豪被捧至高处后便摔下来,轻则入狱,重则性命不保,甚至人间蒸发。这就是时下的营商环境。(图片来源:Etienne Oliveau/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9月21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继马云宣布一年后退休,吴小平发“私营经济退场论”引起轰动,尽管官方已定调会保民企,但中国的民营大佬们前所未有的危机与忧惧感挥之不去。外界认为,这一来因为中共左向的政治环境会扭曲经济政策走向,再有就是政权“收割机”的惯性使然,更加上高层权斗之下,也必须有牺牲品,不止是家业的楼起楼塌的问题,不少人已经付出生命。

“国进民退”左右藏凶险 马云被笑跑得慢

香港《苹果日报》9月21日刊发“苹论”说,在私有经济退场、消灭私有制的喧嚣中,阿里巴巴成为观测中共对私有企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一个风向标。当局迄今未公开批驳极左派的主张,但不能不肯定以中小企业为代表的私有经济的“五六七八九”贡献: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由此可见,所谓退场论、消灭论无异于黄粱美梦,但不难想象,阿里巴巴将像大型国企一样,在国内外承担越来越重的政治任务。马云如今才宣布激流勇进,恐怕要后悔跑得迟了吧?

确实如此,9月11日,中国金融学者吴小平发文提出“私营经济退场”论引发舆论场地震之后,李克强、刘鹤和易纲等多个高官已有正式表态,否认“国进民退”,称中国将进一步支持民营经济发展。

但从今年1月,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周新城在中共党媒求是网刊出“消灭私有制”文章,再到吴小平此次发出“私营经济退场”,以及在其之后发声的国际政法研究院院长陈中华提出“消灭私有制建立公有制”,是所谓“共产党人的初心使命”,均泄露出中共极左的意图,随时隐藏在当局身后。

中共体制内历来存在左右之争,在政治上固步自封和左,对在经济上一直承诺的改革构成了巨大影响。

时评人士郑中原认为,周新城或者吴小平、陈中华,其言论代表了一批体制内左派观点,可能是帮当局试水温,也可能是某种对当局的搅局。但不管怎样,“消灭私有制”确实是原教旨的共产党理论,这一点无可改变,也注定了中共的真实走向。中共对待私企的做法,会就象P2P爆雷事件背后的官府“割韭菜”实质一样,和民营富豪被推上“杀猪榜”一样,当局先放手让你长大、养肥、生血,然后是收割、杀猪、强制抽血。他认为这种状态对民企来说是生不如死,而且一不小心就会“被死亡”。


忧虑的马云。(图片来源:Wang He/Getty Images)

马云称“没人干倒我” 直播突遇意外 

马云在9月10日宣布将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一职,令外界纷纷论及阴谋论等可能性。尽管他澄清“没人干倒我”,但在云栖大会上遭遇的罕见一幕,令外界起疑。

9月20日,陆媒报导,近期,中国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在浙江杭州举办“2018杭州云栖大会”,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出席。

《日本经济新闻》报导说,才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一职的马云,在大会成为外界焦点,面对现场提问“中国(中共)政府可以容忍阿里巴巴发展到什么地步?”马云说,“网络就像电力,是没有边界的,我们正进入一段新的时期,新的纪元”。

然而,当马云谈到“我认为我们不应该想...控制自己。如果它对社会的未来有益...”时,直播画面突然被切换成时钟图像再转为黑屏,声音也被播放的音乐所取代。

对此,阿里巴巴集团发言人称,阿里巴巴问答环节一向只限现场投资人参与,并否认此事与自我审查有关。

在9月17日举行的2018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马云在谈到网约车时,认为政府应该做政府该做的事,企业应该做企业该做的事。对于马云的这番话,外界认为,他可能在暗示当局应放宽技术管制。

9月10日马云发公开信,宣布一年后正式卸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一职,由现任集团CEO张勇接任。当天刚好是马云53岁生日。

不少人认为:马云毫无征兆的突然退隐是因与中共存有矛盾;也有分析说:马云隐退大背景是中国经济环境遇到阵痛,国进民退的大趋势,以及国家对企业的缰绳收紧。也有人认为,马云的选择是明智之举,除了全身而退,还可避免成为被中共宰割的“肥羊”。

早在2013年,马云接受《时尚先生》采访时曾谈到,已经预知自己的结局。并直言“中国的企业家确实没有好的下场。事实也是。历史也是。”

旅美学者程晓农博士说,中国的私营企业家绝大多数都不是富豪,能够成为富豪的大多有官商勾结的背景。政府查办一批贪官,就会连带出一串与他们有着权钱交易的富豪。

北京科技大学经济学教授胡星斗表示,问题的根源还是在于中国不太正常的政商关系,企业有时候必须依附于公权力,而一旦当权力发生变化,相关企业也会受到影响。他表示,由于公权力之手在市场经济中还是伸得很长,企业难以完全独立。

胡星斗的分析,似乎更加对应马云“退休”的选择。

港媒:百富榜成“杀猪榜”

中国商业江湖风起云涌,政商关系复杂,脱颖而出者通常为枭雄式人物,但亦成为高危群体,不少民企老板上富豪榜后都遭逢厄运,被网民耻笑为“杀猪榜”。

《苹果日报》20日列举了多名最终命运不济的民企大佬。

包括:最早登上《胡润百富榜》的中国大陆90年代首富牟其中,在2000年被判无期徒刑。

前中国大陆首富、国美(493)创办人黄光裕在2004至2008年间三度问鼎富豪榜。但第三次登首富榜后一个月,他就以被“经济犯罪”为由拘捕,最终被判有期徒刑14年,至今仍是阶下囚。

山西首富、海鑫钢铁创办人李海仓在2003年初突在办公室被枪杀身亡,原因至今成谜。在2003年,期货大佬袁宝璟与黑社会大佬刘汉火拼,买凶杀人,被刘汉背后的保护伞、当时的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下令斩草除根,袁氏三兄弟被处决,轰动一时。

报导最后评点说,多少叱咤风云的中国富豪,被捧上天后便由高处摔下来,轻则入狱,重则性命不保,甚至人间蒸发。这就是中国特色的营商环境。

富豪的不妙宿命:与中共的纠结

伴随着中共镇压六四后的全民“向钱看”的发财梦开始打拼,又必须与中共作出妥协才能发迹,这是这一代中国富豪摆脱不了的印记。

然而,中国的政治环境一方面给互联网公司的发展带来不确定性。外媒评述称,马云等新一批互联网富豪,之所以有今天,其实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中国政府在国家层面上阻止了国外的竞争者,通过防火墙让他们做成“独市生意”。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可以说中国政府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政府想谁发达,谁就发达。面对强势的中国政府,草创的民营企业选择“合谋”。

比如,阿里发展的各个里程都离不开中共各级政府和官媒的参与,马云与浙报集团联手创造电子杂志《淘宝天下》;同浙江出版联合集团一起创办《天下网商》;联手财讯集团、新疆网信办创办《无界新闻》;与四川日报集团成立《封面传媒》。甚至阿里购买香港《南华早报》及南华早报旗下的其他媒体资产,也被指染红港媒,是中共大外宣的一部分。

去年中共官媒曾引述了习近平有关要警惕“权力游戏”的说法称:“每一个权力中心的周边,都聚集了一批仰其鼻息的既得利益集团。这些人因为接近权力中心,得以垄断资源,获得巨大的利益。他们可能是权贵阶层,也可能是‘白手套’,他们游走在边缘,与权力完成合谋”。

这就造成在中共十八大后的剧烈反腐败运动中,大量民营企业家受到牵连。

在习近平上台之后,中国富豪更是不断出事,其中薄熙来的白手套徐明、君怡酒店老板刘希泳、前央行行长戴相龙的女婿车峰、明天系掌门肖建华、邓小平前外孙女婿吴小晖、海航集团前董事长王健等,不是死于非命,就是锒铛入狱。

最近的富豪中死于非命但受到公开关注的例子是央视主持人刘芳菲丈夫、香港商人刘希泳,他去年3月在东北暴死,网络盛传其遭行讯逼供遇害。传是权贵“白手套”疑遭灭口,该案涉酷刑逼供的执法官9月初受审。


央视主持人刘芳菲丈夫、香港商人刘希泳遭酷刑致死。(网络图片)

也有为数不少的一些民营企业家直接选择主动“染红”,但或因为共产党不是好东西,带来了厄运。

海航集团近年大举进行海外收购,其后被传陷入债务危机,负债近6,000亿元人民币(约910亿美元),集团不断出售资产,不过罕见获得中共高层出手搭救,海航集团高管6月20日集体到延安,扮红军、唱红歌向中共表忠。

7月3日在法国意外死亡的海航创始人王健,人们都在怀疑其死并非意外,而是身为“白手套”在这个政治敏感的非常之时被灭口。

外界可见,7月13日,在王健死亡的第10天,王健持有海航集团股权被火速处理,全部捐赠给海南省慈航公益基金会。

生前最后专访王健的《中国经济周刊》曾披露了当时未发表的内容显示,4月12日,王健接受采访时“笑容难掩焦虑”,“深切不安”,甚至反问媒体:“有人害你抢你,你给不给?”报导称,王健这种不安是“来自险恶的商业竞争,还是其他方面,不得而知”。

一直引起注意的是,海航的股权是个谜,前北大教授夏业良援引消息来源说,海航其实就是中共高层领导人的一个集体的小金库,不是个人的,也不是一个私人家的。当中包括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


王健之死仍是未解之谜。(看中国合成图)

最近卷入在美性侵权丑闻的京东掌舵者刘强东属“红顶商人”,刘强东目前是中共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民间商会副会长,也是中国民建会员。刘强东多次对外发表关于“共产主义这一代可实现”的言论,还曾与腾讯首席执行官马化腾一起身穿红军服装,头戴八角帽,拜访中共红色基地延安。他也是中共拉拢商界富豪的政治安排的一个例证。

不过,刘强东目前麻烦正在加大,最新消息说美国警方已将刘强东的强奸案递交给检察官,等待检察官是否指控的决定。多方消息显示,刘强东已失宠,投资人正抛弃京东。


看来同样不妙的刘强东,身后是中共的大背景。(图片来源: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吴小晖的安邦帝国:眼看他起朱楼 眼看他楼塌了

本来有红色背景的前邓小平外孙女婿吴小晖,2004年左右创立安邦,注册资金5亿,短短十来年,突然成为万亿金融帝国,海外收购眼睛都不眨一下就买了。

但转眼间吴小晖去年6月被带走,今年5月被判刑18年,并且翻案上诉无效,安邦集团被当局接管。吴也已被邓家“开除”,不再是邓的外孙女婿,权贵家的小船说翻就翻。


安邦曾经风光无限。(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安邦帝国几年间喧嚣尘埃已经落定,以塌楼收场。靠政商关系构建的金融帝国,曾经风光无限,但也会因为这层关系害了你。权力的魔棒既可以让他们在一夜之间飞黄腾达,也可以一夜之间把他们打回原形,甚至变成阶下囚。


痛哭的吴小晖(视频截图)

类似安邦一样塌楼的企业帝国,在中国已有多少,还有多少?

清代孔尚任的《桃花扇》一书,在【离亭宴带歇指煞】中,老艺人苏昆生放声悲歌,尽情发抒:

“俺曾见,金陵玉树莺声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过风流觉,把五十年兴亡看饱。那乌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凤凰台,栖枭鸟!残山梦最真,旧境丢难掉。不信这舆图换稿,诌一套‘哀江南’,放悲声唱到老。”

作者以反复强调的手法,谴责权贵们的豪奢腐朽,但“美景”不长。“谁知道容易冰销”,一针见血指出了享乐所带来的灭亡命运。其中“起朱楼”、“宴宾客”、“楼塌了”,表明了荒淫腐化和亡国亡家之间的必然联系。

然而,不只是在腐败政权中藉机发迹暴富的企业帝国,会意想不到地瞬间崩塌,哪一个看似强大的暴戾专制政权,不亦如此?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