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人生的低谷,才算真正的高人(图)


苏轼一生经历过三次贬谪,无论被贬至何处,他都能泰然自若。
苏轼一生经历过三次贬谪,无论被贬至何处,他都能泰然自若。(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苏轼一生经历过三次贬谪,无论被贬至何处,他都能泰然自若,一路吟诗作赋,且行且高歌。以至其生平最为光辉灿烂的诗词作品,大都创作于三次被贬期间。甚至连他本人也说:“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宋人张载曾在《西铭》中写道:“富贵福泽,将厚吾之生也;贫贱忧戚,庸玉汝于成也。”可见世间磨难犹如一把锉刀,唯有经受住切磋琢磨,方能成就美玉般的光华。

悠然自得 无忧亦无惧

“一别都门三改火,天涯踏尽红尘。依然一笑作春温。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苏轼《临江仙》

人的快乐主要建立在三个基础之上——放下过去,面对现实、享受当下。在遭遇人生中重大波折之后,学会与过去告别,与自己握手言和,才能抵御无常人生中的更多风雨。

东坡居士是位虔诚的佛教徒,却从不相信人活着是为了承受苦难的教义。相反,他始终活在当下,享受现实人生。他曾经金榜题名,也曾喂过马劈过柴,当过关心粮食和蔬菜的农夫。他做过一州太守,也做过放浪形骸的世外高人。这些经历磨砺过他,也成就了他,却不曾动摇过他的内心。

他觉得人这一生就像一段旅程,一站一站往前走,哪怕是被贬至千里之外的蛮荒之地,也只不过是旅程当中新奇的一站而已。苏东坡曾对他的弟弟苏辙说:“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陪路边乞儿。眼见天下无一个不好人。”可知纵然他半生深陷官场漩涡,却并未因此变得尖酸刻薄,而是自始至终厚道温和。

事实上,被贬儋州期间,东坡的确常与默默无闻的书生平民相往来。他总是喜欢带上那条名叫“乌嘴”的大狗,在岛上四处游逛。槟榔树下席地一坐,便与当地村民畅谈起来。跟这些人交往无须在意言语谨慎,他可以暂时脱离苏轼的名望,自由自在地做苏东坡。而苏东坡的一生,就如天上之清风、山间之明月,悠然自得、无忧亦无惧。

从容度日 人生最苦不是低谷

“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苏轼《定风波》

黄州、惠州不过是贫瘠闭塞的小镇,儋州更是远在海角。据苏东坡说,流放海南时期,岛上生活一度十分艰苦:“此间食无肉,病无药,居无室,出无友,冬无炭,夏无寒泉,然亦未易悉数,大率皆无尔。惟有一幸,无甚瘴也”,苏东坡却在这样的地方,过起了神仙般生活。

整日里体力劳动使他无暇伤春悲秋,而踏实收获的喜悦,又令他悟出人生除功名利禄之外,还有许多种幸福值得去追求。充实的生活、优美的风景、又无世俗事务烦心,最大的乐趣便是趁醉夜游。

他曾与友人相约,在江上舟中饮酒,一时兴起便作词一首: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仗听江声。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谷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这是何等的安宁心境,何等的开阔胸怀!

需知人生最苦不是低谷,只要能迈过自己内心的那道坎,即便是要面对命运巨轮的无情碾压,也能淡定从容地度过每一天,这才是真正的高人。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