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人生的低谷,才算真正的高人(圖)


蘇軾一生經歷過三次貶謫,無論被貶至何處,他都能泰然自若。
蘇軾一生經歷過三次貶謫,無論被貶至何處,他都能泰然自若。(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蘇軾一生經歷過三次貶謫,無論被貶至何處,他都能泰然自若,一路吟詩作賦,且行且高歌。以至其生平最為光輝燦爛的詩詞作品,大都創作於三次被貶期間。甚至連他本人也說:「問汝平生功業,黃州惠州儋州。」

宋人張載曾在《西銘》中寫道:「富貴福澤,將厚吾之生也;貧賤憂戚,庸玉汝於成也。」可見世間磨難猶如一把銼刀,唯有經受住切磋琢磨,方能成就美玉般的光華。

悠然自得 無憂亦無懼

「一別都門三改火,天涯踏盡紅塵。依然一笑作春溫。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蘇軾《臨江仙》

人的快樂主要建立在三個基礎之上——放下過去,面對現實、享受當下。在遭遇人生中重大波折之後,學會與過去告別,與自己握手言和,才能抵禦無常人生中的更多風雨。

東坡居士是位虔誠的佛教徒,卻從不相信人活著是為了承受苦難的教義。相反,他始終活在當下,享受現實人生。他曾經金榜題名,也曾餵過馬劈過柴,當過關心糧食和蔬菜的農夫。他做過一州太守,也做過放浪形骸的世外高人。這些經歷磨礪過他,也成就了他,卻不曾動搖過他的內心。

他覺得人這一生就像一段旅程,一站一站往前走,哪怕是被貶至千里之外的蠻荒之地,也只不過是旅程當中新奇的一站而已。蘇東坡曾對他的弟弟蘇轍說:「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陪路邊乞兒。眼見天下無一個不好人。」可知縱然他半生深陷官場漩渦,卻並未因此變得尖酸刻薄,而是自始至終厚道溫和。

事實上,被貶儋州期間,東坡的確常與默默無聞的書生平民相往來。他總是喜歡帶上那條名叫「烏嘴」的大狗,在島上四處遊逛。檳榔樹下席地一坐,便與當地村民暢談起來。跟這些人交往無須在意言語謹慎,他可以暫時脫離蘇軾的名望,自由自在地做蘇東坡。而蘇東坡的一生,就如天上之清風、山間之明月,悠然自得、無憂亦無懼。

從容度日 人生最苦不是低谷

「萬里歸來顏愈少,微笑,笑時猶帶嶺梅香。試問嶺南應不好,卻道:此心安處是吾鄉。」——蘇軾《定風波》

黃州、惠州不過是貧瘠閉塞的小鎮,儋州更是遠在海角。據蘇東坡說,流放海南時期,島上生活一度十分艱苦:「此間食無肉,病無藥,居無室,出無友,冬無炭,夏無寒泉,然亦未易悉數,大率皆無爾。惟有一幸,無甚瘴也」,蘇東坡卻在這樣的地方,過起了神仙般生活。

整日裡體力勞動使他無暇傷春悲秋,而踏實收穫的喜悅,又令他悟出人生除功名利祿之外,還有許多種幸福值得去追求。充實的生活、優美的風景、又無世俗事務煩心,最大的樂趣便是趁醉夜遊。

他曾與友人相約,在江上舟中飲酒,一時興起便作詞一首:夜飲東坡醒復醉,歸來彷彿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鳴,敲門都不應,倚仗聽江聲。長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夜闌風靜谷紋平,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這是何等的安寧心境,何等的開闊胸懷!

需知人生最苦不是低谷,只要能邁過自己內心的那道坎,即便是要面對命運巨輪的無情碾壓,也能淡定從容地度過每一天,這才是真正的高人。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