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时》:香港高铁与大桥 政治因素多于好处?(组图)


把香港、澳门、与大陆城市珠江连结一起的港珠澳大桥
把香港、澳门、与大陆城市珠江连结一起的港珠澳大桥。(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9月29日讯】香港高铁及港珠澳大桥,两项合共超过2000亿港元、255亿美元的“国家级”基建项目,为香港社会带来的辩论与政治纷争仍未平息。美国《纽约时报》指出,这2项新项目对香港的好处“并不太明显”,那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建造?

一个是耗资香港政府千亿港元建造的高铁香港段,它的建成,意味着香港与中国大陆地区的“更紧密联系”;另一个,是“世界上最长的跨海大桥”,同样是中国的“工程创举”,也是“争议之源”,把香港、澳门、与大陆城市珠江连结一起。

《纽约时报》26日刊载专题报道指出,虽然中国跟香港政府都“希望这些地区能够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但港澳地区的居民反而担心,这即将形成的“粤港澳大湾区”,将对香港和澳门两个城市的独特身分意味了什么。

在港珠澳大桥工地前惆怅的老人
在港珠澳大桥工地前惆怅的老人。(Getty Images)

香港中文大学客座教授林和立(Willy Lam)指出,1990年代开始,香港与大陆之间进行了许多大型基建项目,包括连接香港与广东省省会广州的高速公路,确立了广州作为面向国际大厂的全球制造业中心地位。然而这些最新的项目,“好处不太明显”。

林和立指出:“我认为从一开始就很明显,最有可能的是,政治因素至少与经济原因一样重要”。

原因在于,这2个巨型的项目都经历了工程延误、成本严重超支、对民生造成影响等种种复杂情况,例如至少10名工人在工程事故中丧生、大桥混凝土质量测试被揭露造假、防波堤疑似崩散、入境大楼漏水不断、高铁隧道渗水、工程影响米埔生态、以及大桥令中华白海豚加速走向消亡等,以及高铁及大桥所能带来的经济效益与成本不成比例,香港政府需要付出巨大公帑维持营运......都引起了社会对有关项目可靠性和经济效益的质疑。

香港高铁站内部
香港高铁站内部。(Getty Images)

报导也引述会往返内地工作的人士指出,高铁前往大陆长途成是的车票与机票“价格基本上一样的话,为什么要浪费时间?”至于前往广州等城市的短途旅程,车票与火车相若,但会前往远离市区的广州南站,“(高铁)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好处”。

经济效益也是广受外界质疑的一点。香港政府在2015年提交的估计数字,本来预算每天会有超过10.9万人乘坐高铁,不过今年港府率先将数字下调至8万人,但没有公布原因,仅坚称“有信心该项目能从一开始就实现盈利”。然而,高铁23日开通的3日后,每日乘坐人次仅不到4万人。

《纽约时报》指出,高铁和港珠澳大桥都是中国“10年最大的国家基础设施项目的代表”,高铁和桥梁屡屡为中国创下世界纪录。但随着它们的客运量数字屡屡下调,例如港珠澳大桥也面对深中大桥的竞争,外界普遍质疑其并非为了经济效益而兴建,而是有更深层的政治原因。

报导指出,高铁站的另一项巨大争议,在于引入中国官员入驻、在车站里大部分区域执行大陆法律的“一地两检”方案。

“一地两检”下,内地口岸区内实行内地法律,被视为“内地境内”
“一地两检”下,内地口岸区内实行内地法律,被视为“内地境内”。(Getty Images)

《纽约时报》形容,“香港于1997年回归中国控制,以“一国两制”的模式执行自己的法律,对个人权利的保护比中国大陆更有力。它与广东省之间的边界得以保持,但是,允许内地官员进驻新站,在某种意义上等于将这个边境南移。”

圣母大学(University of Notre Dame)政治学副教授许田波(Victoria Hui)指出,高铁站无疑“将中国的司法权一直延伸到香港城市中心”。

报导也质疑,在本月4日凌晨,中港政府在内地控制的车站区域举行了一个静悄悄的仪式,将有关区域的司法权交给中国官员,更没有邀请当地的新闻媒体采访,而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也未能解释为何有内地官员可以“通宵留港”、以及车站为何有未向共中披露的5个地下楼层。

政府新闻处凌晨公布的交接仪式图片,运输及房屋局长陈帆(右)和广东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林积(左)主持仪式
政府新闻处凌晨公布的交接仪式图片,运输及房屋局长陈帆(右)和广东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林积(左)主持仪式。(政府新闻处)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