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丁文苑】谈京剧《汉宫惊魂》之谬(图)

2018-10-03 20:00 作者: 园丁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京剧在中共政权下,发展到1966年以后,就进入了危机时期。
京剧艺术在中共政权下,发展到1966年以后,就进入了危机时期。(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我在《京剧知识浅谈》(二)一文中,曾说京剧在中共政权下,发展到1966年以后,就进入了危机时期。这不是耸人听闻。最近我在网上看了大陆京剧团演出的《汉宫惊魂》,感到有必要再写几句,以正视听。

中国历史,尤其是汉朝的历史,有那么多的文史资料可查,为什么中共今天改编戏剧,仍在继续弄虚作假,对前人炮制的荒诞离奇的故事,仍旧恋恋不舍,添油加醋的改编后,当作历史剧搬上舞台?如果不是有意糊弄那些不懂历史的观众,就是为了哗众取宠。

我说这番话,有的读者可能不解其意。有必要再多说些缘由。

大家知道,刘秀,字文叔,庙号世祖,懿号光武皇帝。他是东汉政权的建立者,生于公元前5年,驾崩于公元57年。他在中国历史上,许多历史学家都说他是个中兴明主,也就是说是个正面人物,是个圣明贤君。如司马光就评说刘秀在位时,东汉“风化最美,儒学最兴”。刘秀在位32年,由王莽新朝末年的动乱局面,转为东汉统一中国,又兴旺发达,与他本人的品德,能力分不开。且不说他的军事天才,就说东汉初年,为恢复经济,减少农民负担,他令减租,减少徭役,兴修水利,提倡节约。他勤于政事,待人诚恳,简约,宽厚,守信。他重视教育,在洛阳建太学,设博士,重视图书收藏。他重视个人修养,尊崇儒学。他不喜欢饮酒,更拒绝歌功颂德和阿谀奉承。难能可贵的是他体察民情,遇到灾祸,他下诏自责,说是因他自己无德而连累了百姓。

话分两头,再说《汉宫惊魂》这出新编京剧的故事梗概:

汉光武帝刘秀时,因姚期之子姚刚立功封为猛烈候,招致太师郭荣妒忌。姚刚在郭荣府前见郭荣私设禁地,气愤与郭荣争执,失手将郭荣打死。郭妃为报父仇,请斩姚刚,刘秀问清缘由,免姚刚死罪,发配充军。郭妃又假意请赦姚刚,刘秀在醉酒中招姚期进宫谢恩。郭妃以酒杯掷,诬陷姚期戏君妾,趁刘秀酒醉,郭妃私取尚方宝剑,命邓禹绑姚期等功臣赴法场问斩。邓禹以国事为重,斩几个死囚顶替。刘秀酒醒后,误以为开国功臣已被斩,惊魂失魄。于是囚郭妃,逐邓禹,赴太庙请罪。邓禹领姚期等功臣赶来,说明真相刘秀惊魄始定。适牛邈进犯,遂赦姚刚,命姚期,马武等出兵破敌。

《汉宫惊魂》是马连良弟子朱秉谦据传统京剧《打金砖》改编的。这《打金砖》一戏,最早在清朝时谭鑫培就到皇宫中给慈禧太后演过。据考,1931年1月5日在北平鲜鱼口的民乐园,王泊生的“晦鸣社”演出的《打金砖》,扮演郭妃的是17岁的李云鹤,也就是毛泽东的最后一房夫人江青。中共掌权后《打金砖》曾一度被禁演,原因是说宣传封建迷信。开禁后,在1958年李少春,袁世海,娄振奎演过,在80年代,谭元寿,周和桐,马崇仁也演过。1991年言菊朋,唐元才在上海也演出过。

这《打金砖》剧情荒谬,颠倒历史混淆黑白,张冠李戴,是清朝时文人杜撰出来的。剧情大意是:

东汉刘秀时,姚期的儿子姚刚,打死太师郭荣,姚期绑子上殿请罪,刘秀念姚家父子有功,免姚刚死罪,将他发配充军。郭妃施计灌醉刘秀,假传圣旨,将姚期斩首,丞相邓禹连奏三本保姚期,俱被郭妃压下。马武直闯后宫逼刘秀赦免姚期,但来迟一步。见姚期首级,刘秀悲恸,怨恨老臣不来保奏,于是将众老臣俱斩杀。马武去大闹宫廷,刘秀闭宫不出,气愤之下,马武用金砖击头而亡。刘秀悔恨之下斩杀郭妃,往太庙祭奠忠魂,在太庙刘秀见众臣冤魂向他索命,惊恐万分,见马武冤魂持金砖打他,惊惧之下摔跌身亡。

读者明白了这两个剧情后,现在我们可以根据历史事实,做进一步分析。据我前面介绍的历史记载的刘秀真实情况,这戏里,简直是将他诬蔑成一个昏君。看来刘秀是做了冤大头。为什么说冤枉了刘秀?一个是他根本不喜欢喝酒,戏中偏偏说他是因为醉酒杀众臣。其二,在中国历史上确实有皇帝登基后,为独揽大权,杀功臣之人,此人是明朝的朱元璋。把明朝皇帝的事安在宋朝皇帝身上,岂不是移花接木,张冠李戴!当然这也有来源,《打金砖》取材于明朝人谢昭的《东汉通俗演义》,可能当时作者是为暗喻对朱元璋杀戮建国功臣的不满,为避免文字狱而有意张冠李戴。朱元璋确实是猜忌多疑,杀戮功臣,仅胡惟庸,蓝玉这两案,被株连杀害的就有四万多人。然而,今人再编历史剧,就应该去伪存真,不应将错就错。其三,真实的姚期,没有姚刚这个儿子。据《汉书・铫期传》记载,铫期在刘秀的功臣中排名居中,他有两个儿子,一个叫铫丹,一个叫铫统,却没有姚刚,姚刚是编剧杜撰出来的虚拟人物。而且,《汉书》记载的铫期去世时,铫期的母亲还在世,铫期的两个儿子均被刘秀封侯。其四,剧中的郭太师也不属实,郭妃真实的父亲名叫郭昌,刘秀娶郭圣通为妾时,郭昌早已经去世多年,刘秀都没有见过他,怎会尊他为太师?更何况剧中演铫期之子打死郭荣,岂不更是离谱的欺人之谈。其五,剧中有的戏词也不符合历史事实,如邓禹说的“凌烟阁排名”,其实凌烟阁功臣排名是唐太宗时的事,东汉刘秀时的功臣排名是“云台二十八将”。再说了,刘秀驾崩,并非因马武冤魂所逼,属于正常死亡。所以综上所述,《打金砖》一戏给刘秀安上杀戮功臣之名,实乃千古奇冤。

当然,《汉宫惊魂》这出戏,对于外行看热闹,还是有可取之处的,此剧将传统剧目《铫期》,《上天台》的精彩唱腔和翻腾技巧都继承下来了,更难能可贵的是现在在京剧舞台上少见的“吊毛”,“抢背”,“甩发”,“僵尸”等高难度技艺,在此剧中都有继承。

在此文快要结束时,我又看了一遍此文,觉得前面说此剧编者可能是有意糊弄不懂历史的观众,此言说的过重了。细想起来,在中共体制下的国人,哪个没有受中共洗脑?中共掌权以来,念念不忘阶级斗争,将他们不满意的人,不是打击陷害,就是给人带上地,富,反,坏,右的帽子,定为阶级敌人,竭力歪曲事实,打击陷害,甚至于无中生有,造谣拨弄是非,这就是党文化。所以编剧人也许出于想弘扬传统文化之意,将《打金砖》改为《汉宫惊魂》。两剧比较起来,确实有改进,将《打金砖》中的鬼魂,改成了被邓禹用计救下来的活人。戏的结局也是一场惊梦醒来,君臣均在,皆大欢喜。岂不知,党文化的影响,使编者不自觉地摆脱不了阶级斗争的紧箍咒,既然毛泽东已经把一切帝王将相都定为敌人,那么编剧对刘秀的丑化,对历史真相是什么,也就不当回事了。所以应当说,这是编者始料不及的结果。朱秉谦应不会忘记,其师父马连良就是在中共发动的“文化大革命”中,丧命于阶级斗争理论的。

最后,附带说一个字,前面我提到《汉书》记载的《铫期传》,读者可能发现,剧情介绍里写的是姚期。“铫”是本字,古时为一种兵器名,也作姓氏。而后来流传中,将此字通俗化了,变成了“姚”字。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