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关注底层,我上了中国人民大学的“黑名单”(组图)

2018-10-08 07:02 作者: 向俊伟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8年10月8日讯】大家好,我是向俊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2016级本科生。

我在上一篇文章《我被中国人民大学老师钓鱼执法,踢出班群》中披露了我的班主任如何以传播不当言论为名,指使同学将我踢出班群的详细经过。

文章发出后,我得到很多朋友、同学各种形式的支持和鼓励,不管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谢谢大家!

发出四小时后,文章宣告404,定格在26256阅读,2338点赞。

相信班主任和院校领导都看到了这篇文章,不管他们承不承认文章中所述事实,至少他们知道,在这表面上歌舞升平、噤若寒蝉的校园里,面对不公的现象,总有人要发声,做了错事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然而,看到错误被揭露与愿不愿意改正对于班主任和院系领导来说是两码事。

从前天到现在,班主任张文老师仍旧没有对她的做法表示过任何歉意。但是,我妈妈却很快一直不停地打我的电话,之前的种种事件让我相信,一定是老师跟她说了什么,就是用“政治上有问题”、“学生就应该好好学习,不该有别的想法”、“思想很危险”、“后果很严重”这样的词汇威胁我妈妈,让我妈妈劝我不再发声。

班主任不愿承认自己的错误,也不直接找我沟通。学院反而越过我对不清楚真相的家长施压,让我家人活在担惊受怕与极度伤心之中。

这样的行为,可曾对得起校名中的“人民”二字?

当我昨天发文之后,我班另外一名同学也深感班主任行为不妥,在社交软件上公开diss了班主任曾经的所作所为。

人民大学

虽然老师可以开一个“除我之外的班会”,当众把我污名化,但是同学们的眼睛是雪亮的,谁对谁错,大家心中都自有答案。

实际上,以“言论不当”为由把我踢出班群,仅仅是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的老师们压制同学自由所用手段的冰山一角而已。他们曾经对我的人格指指点点、甚至是公开污蔑,给我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做出这种行为的不止班主任一人,被攻击人格、被污名化的受害同学也不止我一个。

经济学院党委书记关雪凌老师曾在团支书会议上,面对各班的同学,公开污蔑包括我在内的一些同学。说我破坏教学秩序,扰乱社会秩序,甚至动摇“江山稳固”。对我人身进行攻击,说我出身不好、成绩低、进取无望、自卑、孤僻,所以想要另辟蹊径。

没错,我父母都是工人,我的家庭条件比起人民大学的其他同学,的确不算好,但是我从未因自己家庭不富裕,就觉得自己低人一等,不思进取了。我觉得万分诧异与愤怒,老师凭什么用出身来否定我?难道性格也能成为我被攻击的理由吗?何况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性格并非如此。

是不是所有出身底层的同学,在老师的眼里都有“原罪”?都应该被另眼看待呢?

至于扰乱社会秩序,破坏教学秩序,就更是子虚乌有。我之所以遭到这样的污蔑,就是因为我在今年暑假去了一个工厂,工作了一段时间。

因为我爸爸妈妈都是打工的,我上大学以后一直希望能帮助到更多工人群体,希望走进他们。暑假时我就找了一个工厂打工,一方面体验生活,另一方面锻炼自己吃苦耐劳的品质,还可以挣点学费。

我很快和很多年轻工友打成一片。他们和我一样的年纪,却过着比学生辛苦百倍的生活。工厂的艰辛深刻印在我的心里,我们的衣食住行,吃喝玩乐,哪一样都离不开他们的劳动,我希望以后能为他们做一些有益的事情。

然而,在我要辞工回家时,工厂却无故扣了我很多工资,不想给。我当然要据理力争了,结果工厂居然联系上了我的班主任。班主任在得知此事后,不但不帮助我一起争取我应得的血汗钱,第一反应居然是打电话给我父母!称我与老板对抗,走在危险的边缘,引起我父母极大担心。我真是不理解班主任为何要这样对待自己的学生!

当我问班主任,为什么要这样吓唬我父母,她居然说:虽然你说你现在没有处在危险中,但是不排除下一秒你就处在危险之中的可能性,所以我就是要告诉你父母你现在很危险。

老师还张口闭口用毕业证来威胁我,要求我不要工资,立即出厂。

在我从工厂离开后,班主任打电话称要我随时汇报行踪,并且还要拍照证明。我说我的暑假我有权自己安排,不需要向学校实时汇报。她甚至直接承认这就是监视,还理直气壮地说,会一直打电话询问。我被迫长时间关机,逃避她的监视。

结果,她就把我父母电话打爆,甚至给我年近古稀的爷爷奶奶打电话,威胁说“你的孙子在干犯罪的事情”,还说了许多“即将实施抓捕”,“去捞人”这些完全没有任何事实根据的话。让体弱多病的爷爷奶奶一个暑假食不能咽寝不能眠。

我的爷爷奶奶做错了什么,凭什么要被这样恐吓?就因为,他们不是老师的亲人,所以老师就可以毫不在意他们的身体吗?就能把无辜的老人当成用来控制我的筹码吗?

而老师,居然公开指责我破坏了家庭关系!

后来,当时一位参加了团支书会议的同学,因为觉得老师的做法实在不妥,便把他记下的会议记录给我看了。原来老师们早已拟好了一份学生名单,我就在名单之上,这就解释了我为什么会遭到种种特殊对待。

人民大学

(手稿内容如下:

1、抓思政教育,党团干部要加强战斗性,各班做工作,做好每一个学生,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学生,党团要讲“政策、政治、原则、纪律”。

2、党委说要打“持久战”,耐心地做学生工作,长期地做。

3、人大:“十一人”,一个毕业,五男六女

4、有的学生“失联”-“失控”-后果很严重。

5、学生破坏了家庭关系,老师费了太多精力做学生工作,学生已经破坏教学秩序,学生煽动工人、破坏社会秩序,破坏“江山稳固”。

6、学生特点:

①出身:家境不好,看到社会阴暗。

②成绩低:走正常路行不通,自卑,就“另辟蹊径”

③性格孤僻,不爱交谈。

7、学生也是学马恩的,所以党团干部要加强自身理论,做学生工作防止被“策反”,老师是顾问——提供理论支持。)

这里有一份名单是这样的:

黑名单

这十二名同学已经用不同颜色分好层了,前三位同学大概是老师们的“重点作战对象”吧!排在第三位的就是我。原本一个个活生生的同学,在老师眼里原来还要分成不同层次,不听话的就都要重点打击,根本得不到老师的尊重。这和那些官僚学生会有什么区别?

“不放过任何一个人”、“打持久战”、“学生干部关注我们的日常活动并汇报”……当我看到这些词句时,觉得自己曾经无比敬仰的母校、培养“国表社栋”的目标瞬间崩塌了。当我们遇到社会黑暗现象、还在把老师当作我们可以托付、依赖的臂膀之时,原来老师早把我们当成了破坏社会安定的“稳控对象”,列入工作名单中。

在被问到是否还有其他院的同学也在黑名单上时,刘副书记讲,院里的名单是从学校那里得到的。我据此推断,不止我们经院十二人,只要被学校认定为不老实,而这个名单是秘密存在的,名单上的人在不知道自己上了名单的情况下,就会受到特殊对待。包括4月份反性侵斗争中勇敢的同学们,也被上了名单,跟踪观察。

刘副书记无心回应我的诉求,反而一再追问我是从哪获得的这份名单,称泄露名单的同学“别有用心”。我想问问刘副书记,拉名单的行为是见不得人的雕虫小技还是光明正大的正义之举?为什么不敢让大家知道,反而要去秋后算账。当光照进了黑暗,照出了魑魅魍魉,难道光就有罪了么,光就变成了别有用心的扰乱秩序之徒?

我相信我们学生和老师在人格上是平等的,就算是老师也不能毫无根据地对我进行人格污蔑、更是对我无辜的家人造成巨大伤害。班主任张老师、关书记,以及经济学院其他老师应该对自己说过的话负责,应该为这些言论对我和家人造成的伤害负责,而不是在背后威胁我父母、威胁我爷爷奶奶。

在这篇文章发出以后,如果老师仍然选择直接给我父母打电话,威胁我父母,那我也会继续发声。我不相信,中国人民大学已经成为了可以随意打压学生的集中营!

我要求:

1、班主任张老师向我道歉,向我家人澄清事实,保证不再骚扰我父母亲人。

2、院党委关老师和班主任张老师需要还我清白,恢复我的名誉。

3、中国人民大学校方不得以任何方式(包括但不限于‘黑’名单制度)打击报复或污蔑关心校园发展、关注工农的同学,还我们自由全面发展的空间。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