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吾尔人的逃亡:离开中国 却无法离开恐惧!(图)


【看中国2018年10月30日讯】近日,逃离中国的维吾尔族人耶夫勒——阿布迪卡迪尔・亚辛(Abdikadir Yasin)向《纽约时报》讲述了他和妻子的担忧及遭遇,引发海外华人关注。

据耶夫勒——阿布迪卡迪尔・亚辛(Abdikadir Yasin)介绍,三年前,当北京当局加剧对这个少数民族的镇压的时候,亚辛夫妇加入了从新疆西部出走的维族人行列,最终来到了瑞典。

在瑞典的避难申请被拒绝后,他们整天生活在恐惧之中,担心被驱逐出境。亚辛表示,他和妻子几个月来最担心的就是接到一个通知他们必须离开瑞典、返回中国西部的电话。中国政府已将那里数十万像他们这样的维吾尔族穆斯林集中关进了再教育营。

报道称,逃离中国的维族人一直在争取得到外界的接受、获准在外国避难的权利,中国对维吾尔人的种种限制,包括无处不在的监视和任意拘留,直到最近才引起人们的关注。维族人面临着来自北京当局和接纳国的多重压力,像瑞典这样的东道国,已经接纳了许多逃离叙利亚、伊拉克和阿富汗冲突的难民。“只要你是维吾尔人,迟早会陷入这种境地,”亚辛在耶夫勒说,“我现在就是这样”。

现年36岁的亚辛学过中文,曾在新疆首府乌鲁木齐以销售汽车为生。他的妻子今年30岁,曾在幼儿园当教师,同时经营过一个纺织作坊。

亚辛的麻烦始于2015年,他说,在一场有关拆迁补偿的纠纷中,邻居们让他出来牵头。随着纠纷的升温,警方拘留了亚辛。他说,警察用电棒击他,并强迫他和其他居民在承认犯罪的文书上签字。

他试图通过社交媒体以及联系记者将纠纷公之于众,之后,他再次被拘留。他说,在这次拘留期间,他遭到了毒打和折磨,然后被送往医院治疗。在他住院期间,亲戚们做好了把他连同妻子和幼小的女儿一同送出中国的准备。

他们一家人乘飞机来到中亚的哈萨克斯坦,在那里呆了一个月后飞到了俄罗斯,最后去了瑞典的首都斯德哥尔摩,并于2015年5月在那里提出庇护申请。

代理这对夫妇的律师费贾・日加(Fedja Ziga)表示,经过了近两年以及一次上诉之后,这对夫妇的庇护申请被正式拒绝。瑞典移民局接受亚辛是维吾尔人的事实,但不相信他关于自己如何逃离中国的描述。

申请被拒绝后,亚辛和他的家人进入德国寻求庇护。但在等待了一年后,他们被送回瑞典,因为根据欧盟的规定,只能在一个国家提出申请。在斯德哥尔摩机场等候他们的官员让他们自己想办法前往距离首都两小时车程的耶夫勒。他们蜷缩在耶夫勒的一条长凳上度过了回瑞典后的第一个夜晚。

没完没了的恐惧已经对亚辛及其家人造成了伤害,尤其是对他的妻子,她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名字。她怀上了第三个孩子,但在今年9月底流产了。


新疆喀什的中国安全力量。在新疆的维吾尔人一直受到监视、对其宗教生活的打压,以及遭到大规模的拘留。(图片来源: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据《纽约时报》报道,生活在中国境外的一百万或更多的维族人,尤其是近年来离开中国的那些维族人,常常有朝不保夕的感觉。北京对外国的影响力加大了他们被遣返回国的风险。

北京当局称他们是非法移民和危险的极端分子,向邻国施压,劝诱这些国家遣返它们抓到的没有旅行许可的维吾尔人。

从去年起,北京当局也在越来越多地直接向维吾尔人施压,通过即时通讯软件与他们联系,或威胁他们在新疆的家人,要求他们回国。

北京当局扩大了旨在切断维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宗教信仰和文化的再教育营,这种做法从去年起招来了国际社会的一致批评。北京政府最近试图把这些再教育营描述为舒适的就业培训中心,以此来平息这种批评。

亚辛和他的律师说,考虑这家人难民申请的瑞典官员似乎拿不准他们在新疆面临的威胁,新疆是1100万维吾尔人的家乡。

亚辛表示,尽管有来自律师的声明说,如果他被遣返回国,可能会被拘留,但瑞典移民局仍裁定他不符合庇护的标准。“他们不相信维吾尔人在新疆面临这么多问题,”亚辛说。“移民官员不了解中国的情况。”

“考虑到来自北非和中东的移民大量涌入,瑞典移民局的承受能力已经面临极大的压力,必须在这个背景下来看亚辛一家的案子,”驻台湾的瑞典记者约耶・奥尔森(Jojje Olsson)说;他是第一个报道亚辛案的记者。“瑞典既没有广泛报道过,也没有广泛讨论过中国的事情,这导致了一个巨大的信息鸿沟。”

同时,北京当局对海外维吾尔人施加的压力也在增长。

许多维族人旅行使用中国护照,这些护照中有越来越多的将在未来几年过期,这将迫使一些维族人做出选择,或返回中国,或成为实际上的无国籍流亡者。

“如果我们生孩子,孩子将不能获得中国国籍,因为中国拒绝发护照,而土耳其也不会给我们护照,”居住在土耳其的维吾尔族学生古丽(音)说。她要求不使用自己的姓,因为担心她在新疆的家人会因为她的直言而受到伤害。“如果无法从任何国家获得公民身份,我们的下一代将面临很大的问题。”

上个月,亚辛及其家人赢得了延缓遣返的喘息机会。随着外界对新疆的镇压行动以及对他们案子的关注日益增加,瑞典移民局表示,将停止把维吾尔人和来自新疆地区的其他少数民族遣返回中国的做法。

但这家人仍感到焦虑。这对夫妇和他们的两个孩子目前住在高速公路旁的一个紧急住所里,最近的邻居是快餐店和加油站。他们是否能赢得在瑞典居留的权利仍不确定。

亚辛的妻子说:“我们还没有安全感,每当我看新闻,看到人们开始了解那里发生的事情时,我就感到非常高兴。”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