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物迫害恐已扩大到新疆维吾尔人(图)

2018-11-08 21:53 作者: 苏智敏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新疆维稳
新疆维稳(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11月8日讯】11月6日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定期审议上,中共当局在西藏、新疆、香港、言论自由、宗教自由、律师权利等问题上,遭到许多国家谴责。其中,主要集中在中共对新疆少数民族的迫害上。然而,中国代表团在会议上,仍是进行自说自话的辩解。

新疆的维吾尔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遭受中共迫害的议题,近期受到西方国家和外媒的极大关注。越来越多残酷虐待穆斯林的手法被披露,也不断有被关押过的穆斯林出面诉说自己的遭遇。

来自新疆库尔勒市且末县的维吾尔女子米娜,在2015年从埃及回国探亲期间被关押,三个年幼的孩子被当局强行带走。后来,她受酷刑导致右耳失聪,三个原本健康的孩子,其中一个不明原因夭折,另两个在家属不知情之下,被强行手术插管进食。后来在埃及使馆救援下,米娜和孩子终于逃出中国。

自由亚洲电台在11月6日刊出米娜接受专访的报导,讲述她在狱中三年的经历。米娜除了遭到暴力殴打外,还包含一些侮辱,例如在警察办公室被脱光衣服、被男人检查。

另一个让人感到可怕的是,米娜说,她曾4个多月没喝过水,只有吃药的时候才能喝水。被关押的人争着吃药,“因为有水喝”。

米娜在狱中目睹9人受虐至死。被拘押的穆斯林,生命安全没有保障,但新疆当局却给在押者药物,并利用只有吃药才能喝水的手段,迫使在押者主动服用。这不禁让人强烈怀疑,此药物不是治疗用途。在打压709案和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中共当局就长期采用药物迫害的方式。

中共政权打压维权律师及维权人士的709案中,普遍存在强迫喂药。谢燕益律师获释回家后,揭露了他的狱中经历。他提到,包括他在内,几乎所有709案的受害者都被强制吃药。在他被强迫吃药近两个月期间,每次都是4粒不明白色药片,送药来的医生,每次都要打个手电筒向口腔里照照看,以确认药物被服用。

谢燕益指出,他习惯吃素,又吃得清淡,不烟不酒,身体一直很好,到了狱中却反被说“肝有点问题”,因此被强迫吃药。他担忧药物的效果,是否是为了麻痹神经、破坏神经系统,或是消除记忆力。

另一名709律师李和平,在关押期间也被强迫服用多种不明药物,时间至少长达20个月。他的妻子王峭岭透露,李和平服用药物后,出现意识昏沉、视力严重下降等状况。“有一次吃下药之后血就往头上涌,整个人就快昏过去了。有时候心脏就‘通’地跳一下,半天不跳,是非常可怕的。”

李和平的胞弟李春富律师在经过一年半的折磨后,患上精神分裂症。家人质疑,这和警方给他服用不明药物有关。

而在中国已有庞大人数遭到迫害的法轮功,在中共的酷刑加药物的折磨下,有许多人被迫害致残、致疯、致死。长期追踪报导法轮功在中国受害情况的独立媒体明慧网,在11月4日揭露了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有多位法轮功学员受药物迫害的惨况,例如在非法庭审中被当庭下药致神志失常;打毒针,造成身体多日麻木;被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不明药物,突然精神失常。

这篇报导提到,在610办公室内有本《反×教内部参考资料》的手册,为逼迫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转化”,册子里写道:“必要时可用药物介入,采用医药方式和临床实验方针达到科学转化之目的。”

在2002至2003年间,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医院院长赵某手持装有粉红色药水的瓶子,对禁闭室里的13位法轮功学员说:“如果你们说不炼了,我就请狱长把你们放回监区。如果你们还炼,就一直给你们打这个,这是国家统一给法轮功研制的。”

报导还提到,除了注射不明药物外,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饭食、饮水及用具也会被下毒,造成学员很快致疯、致死,即使出狱,在数天、数月,甚至数年后仍在遭受精神、生理失常的折磨。药物迫害一般表现为肝腹水或肾衰竭,肚子肿胀或便血、吐血,最后去世。就有狱警公开对法轮功学员说:“你出去就得死。”

明慧网报导了大量法轮功学员受药物迫害的案例。光是在2015年1月不完全统计,黑龙江省被迫害致死的766位法轮功学员中,至少有70位学员为药物致死。而在新疆的法轮功学员,也有遭药物迫害的案例。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