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大战终战日见证文字 百年后读来仍扣人心弦(图)

2018-11-13 05:06 作者: 张正芊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914年,一战的伤兵在伦敦一所医院开茶会。
1914年,一战的伤兵在伦敦一所医院开茶会。(Topical Press Agency/Getty Images)

即使过了一百年,他们的文字依旧撼动人心。他们是写信给家人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敌对阵营战士、对战争结束感到惊奇的中国工人,和梦想与当兵爱人团聚的女子。

今天在巴黎举行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终战百周年纪念仪式上,8位21世纪出生的青少年朗读人们在停战当天写下的信函或笔记。这场血腥战争在百年前的今天画下句点。以下是美联社摘录的部分朗读内容。

●英国皇家骑兵炮兵团(Royal Horse Artillery)军官奈维尔(Charles Neville)

“我心爱的父母,今天过得十分美好。我们上午9时30分得知停战消息。我得在10分钟内派出一队人马参加蒙斯广场(Mons,比利时地名)举行的盛大游行,所以我让手边所有人都去。街上充满疯狂欢呼的民众,他们对我们抛花朵,并且又笑又叫。街道和广场充满缤纷色彩,大多数当然是比利时的红、黄、黑色国旗,还有英国、法国和美国国旗,事实上所有想得到的盟军国旗都看得到。”

●小说“西线无战事”(All Quiet on the Western Front)作者、德国作家芮玛克(Erich Maria Remarque)

芮玛克战时在德国的15后备步兵团(Regiment of the XV Infantry Reserve)服役,选文出自他的另一本著作“回去的路”(The Road Back,暂译)。

“战争结束了,我们将在一小时后离开。我们永远不必再回到这里。”

“地面上方薄雾缭绕,可以清晰见到一道洼坑和壕沟……这些元素属于一个骇人世界和一段无情岁月。”

“在一个小时内,这一切都将消失,消失得人们或许以为不曾存在过。这教人如何能理解?”

“现在在这里的我们,本来应该大笑欢呼,腹中却觉得郁闷。”

●“欧战工作回忆录”作者、第一次世界大战华工团团员顾杏卿

顾杏卿当时在法国诺曼第城市卢恩(Rouen)一座仓库工作,战时有数以万计华工被送到欧洲支援备战。

“工厂警报器似乎响起,传出欢呼声和欢唱声,因为宣布战争结束了。”

“……上午11时,各地都已停工。我想目睹法国人如何庆祝停战。市区已是一片人海,不分男女老幼,军人或平民,各色人种携手一同游行,一边歌唱欢呼。”

●美军第32师127步兵团上尉诺明顿(Charles S.Normington)

“游行队伍中,有数以万计来自美国、英国、加拿大、法国、澳洲、意大利和殖民地的士兵,每位士兵都怀抱法国女孩,有些女孩在哭泣,有些则在欢笑。每个女孩亲过每个士兵才会放他走。今天在地球上我最想待的地方,就是现在这里。”

“我只希望那些阵亡的士兵能看看今天的世界。所有人能有此刻真正的喜悦,归功于那些无法在这里一同庆祝的英雄。”

●法国女子布鲁勒(Denise Bruller)写给未婚夫皮耶(Pierre Fort)的信

“我的皮耶,我心爱的人……

我写信给你的此刻,你在遥远的阿尔萨斯森林正得知这个难以置信的消息!在这里,钟声疯狂响个不停。

我像患了开心病,没办法写字,我开心得止不住啜泣。

我永远永远无法向你表达,停战第一天我的感受和狂喜。我内心深处波涛汹涌,想到不会再有任何男子因此倒下,一望无际的战线变得寂静,只剩一片寂静,这令人难以置信。当我想到这一切结束了便泪满襟。”

●法军第343步兵团士官长鲁米吉尔(Alfred Roumiguieres)

“我在作梦吗?我怀疑我是……我一想到自己多么开心,就立刻想到我的兄弟和姊妹,他们两人都是战争受害者,于是我的眼睛湿了。”

“我从未如此确信战争已结束,武器已放下,不会再被举起。我还有很多要写,但终于不再听到炮弹呼啸声和子弹咻咻声。”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