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送来的美好部落:布谷拉夫(组图)

2018-11-23 09:16 作者: 彭静文(文/摄影)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过了大武站后,火车将沿着湛蓝色的太平洋奔驰,这一段是南回线最美丽的风景。
过了大武站后,火车将沿着湛蓝色的太平洋奔驰,这一段是南回线最美丽的风景。

搭着火车,一路上听着铁轨铿锵的摩擦声,车厢摇摇晃晃的行进着,我沿着南回线欣赏着海、山美景,慢慢的一路上的风景,逐渐转变成一畦畦由绿色逐渐转为金黄的稻田,迷人的田野风光。

最后,我在关山站下了车,转搭一段接驳车,车子朝着旧台九线行驶,穿过了明野桥,终于抵达被鹿寮溪拥抱的“布 谷拉夫”。

看见亮红色的栏杆,就知道列车正通过全台最美丽的车站“多良”。
看见亮红色的栏杆,就知道列车正通过全台最美丽的车站“多良”。

“布 谷拉夫”又名“武陵村”,一处藏在台东纵谷里的布农族部落,这里没有包装盒、没有缎带,却像是上帝送来美好事物,这里很简单,很纯朴。

布古拉夫,一个藏在台东纵谷里的布农族部落,这里美的简单,美的纯朴。
布 谷拉夫,一个藏在台东纵谷里的布农族部落,这里美的简单,美的纯朴。

部落里盛产小米、红藜、稻米与玉米等农特产品。圗为曝晒中的红藜。
部落里盛产小米、红藜、稻米与玉米等农特产品。圗为曝晒中的红藜。

我骑着脚踏车,在部落里走走停停,想起一位布农族歌手,仿佛带着浅浅的乡愁,念着自己故乡的名字“布 谷拉夫”,Buklavu~ Buklavu~ Buklavu~ 一点点的思念,游子脑海出现蓊郁青翠的山林、层层叠叠美丽的水稻田,还有部落里最亲爱的家人。

《布 谷拉夫》是一首布农族语的歌曲,随着节奏的鼓声与沙铃清爽的节奏,歌者手指在吉他上刷出轻快的旋律,歌词大意为:“山上有条小路,蜿蜒的小路。走到尽头你会看见,一块美丽的土地-布 谷拉夫。这里太阳照耀,月亮走过,山风吹起,群峰环抱。它就是我的故乡-布 谷拉夫。想到祖先的伟大,留在山林中的智慧。为了土地,为了族人,我们更要努力。…”

这是原民歌手王宏恩为故乡布 谷拉夫写的一首歌,写出了布农族离家游子的心情,也写出游子对故乡土地真切的思念。我脚踏着这首歌的节奏,享受布 谷拉夫隐藏在群山之间的美好。

大哥每日早晨都会采集桑叶与牧草,作为山羊的食物。其实,吸引我目光的是小黑的陪伴之情。
大哥每日早晨都会采集桑叶与牧草,作为山羊的食物。其实,吸引我目光的是小黑的陪伴之情。

在部落里漫游,可以随处看见为墙上装饰着祖先们传承下来的智慧“岁时祭仪”。
在部落里漫游,可以随处看见为墙上装饰着祖先们传承下来的智慧“岁时祭仪”。

部落彩绘屋墙面的“棱形”彩布,是一段描述Kaviaz(族语:朋友的意思)百步蛇传说的故事。
部落彩绘屋墙面的“棱形”彩布,是一段描述Kaviaz(族语:朋友的意思)百步蛇传说的故事。

晚上可以在部落享用美味的纵谷布农风味餐。
晚上可以在部落享用美味的纵谷布农风味餐。

部落回乡青年Biung,,他的灵魂深处怀有一个迫切的梦。
部落回乡青年Biung,,他的灵魂深处怀有一个迫切的梦。

个性风趣的部落回乡青年Biung,汉名是邱智伟,他的灵魂深处怀有一个迫切的梦,这几年他一直有一种感慨,为何部落原有的土地,现在都是汉人在耕作,或是居住。因此,他心里惶恐,自己的文化真的要逐渐消失了吗?

他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认识和亲近自己原生的土地,他说:“当一位原住民,失去了土地,失去了语言,他的文化素质和涵养就会虚空了。”因此,Biung从自己家庭生活开始改变,Biung和妻子全晓玉回乡四年了。

刚开始的想法,是想让自己的孩子认识且亲近养活全家族的大地之母,然而,现实的情况是残酷的,由于城乡差距,造成部落年轻人口严重外移,人口老化是普遍的现象,部落也存在隔代教养等问题。

Biung夫妇致力于布农族文化的传承教育,图为卡那岁农场用族语表达的故事墙,与自然老死的水鹿头骨标本。
Biung夫妇致力于布农族文化的传承教育,图为卡那岁农场用族语表达的故事墙,与自然老死的水鹿头骨标本。

因为意识到原民文化逐渐消逝,Biung夫妇致力于布农族文化的传承与族语的保存教育,全晓玉是一位幼教老师,在部落幼儿园里推动母语教学,希望下一代能说流利母语,以增强布农族群文化的认同。

他和妻子的理念慢慢被族人认同,也凝聚其他有同样热情的回乡族人,他们一起为部落的孩子成立“课辅班”,以增加部落孩子的学习竞争力,让部落可以重新慢慢地茁壮。看着Biung牵着儿子Laung的小手,走在卡那岁农场后山的原始森林里,心里无限感动,看着Laung无忧无虑快乐的身影,羡慕起这样宛如桃花源中的生活。

看着Biung牵着儿子的手,走在祖先们曾走过的蜿蜒小径上,画面充满感动。
看着Biung牵着儿子的手,走在祖先们曾走过的蜿蜒小径上,画面充满感动。

Biung的梦想是从打造卡那岁Kanasui农场基地开始,卡那岁农场距离部落大约6分12秒的车程,这是Biung儿子计时过的(哈哈),实际距离大约3公里。他希望透过部落亲子深度旅游的方式,用布农族人最单纯与大自然相处的智慧,唤醒现代人缓慢自己的脚步,让灵魂赶上自己的身体,试着与自己对话。

卡那岁农场远离尘嚣,这里没有wifi,手机也收不到讯号,所以,农场有一个幽默的暱称“老板找不到的秘境”。

(未完待续……)

下回: 老板找不到的秘境-卡那岁农场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