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连载】跟随老毛上井冈山 曾山常常吓的睡不着(图)

中共大太监曾庆红家史(五)

2018-11-30 10:07 作者: 屠龙、梦圆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跟随老毛上井冈山,曾山(右一)常常吓的睡不着。
跟随老毛上井冈山,曾山(右一)常常吓的睡不着。(网络图片)

老毛

在开始的时候,作为中共一大与会者之一的老毛没有现在有些人想像的那么重要,当时,中共像一盘散沙,大家都是土匪起家,靠打家劫舍过日子,所以谁有枪就是爷!

老毛认准了这一点,他明白这个党里面就得靠权利说话,枪杆子就是权利,就是让斯大林“同志”认可的唯一途径。可是,以他的资历要想混成第一把手还且着呢,必须得用“绝招”。于是,老毛就用所谓“秋收起义”骗取了一支中共的武装。

这武装经过所谓“三湾改编”后,上了井冈山。在井冈山上老毛故技重施,骗取了山大王袁文才的信任,然后取而代之,当上了山大王,还娶了个著名的井冈山女土匪,使双枪的贺子珍做山寨夫人。

逃回了家乡后的曾山,怕自己的“江西同志”看不起,就跟了湖南来的老毛上了井冈山。被中共称为“井冈山之子”的陈正人是曾延生的朋友。经过他推荐,曾洛生在井冈山上落下了脚。曾山本以为上了井冈山会像到了水泊梁山的聚义厅,更多的弟兄一起打家劫舍,大伙儿一起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可他很快发现他错了。

“参加革命”后,曾山一直都在杀别人,带着地痞流氓杀人,跟着叶剑英杀人,不过杀的还都是“阶级敌人”。可老毛教导他们,革命不是请客吃饭,而是残酷的斗争,对外要阶级斗争,对内要有“人民内部矛盾”。上山后他没有看到消灭“反动派”,可净看到“革命同志”被活埋。

曾山以前自以为“革命”很彻底,可他现在才明白他其实还只不过是个土匪,只有土匪强盗才讲义气,在党这儿这是“党性不强”的表现。曾山终日生活在恐惧中,这种恐惧比自己杀人、杀很多人更可怕。在这里除了冒生命危险去杀“敌人”,还要更加小心不要被自己人杀掉。

他常常吓的睡不着,只要醒着他琢磨老毛喜欢什么,想干什么,以提高“思想觉悟”,他小心翼翼的伺候着这个凶残奸诈的老狐狸。他怕,怕的要命,渐渐的,他发现他那股子当屠户的冲劲儿没了,在老毛跟前,他渐渐的失去了自己的观点,失去了精神的支持,失去了原来那份原始的冲动,而对主人言听计从,随着主人的喜怒哀乐而喜怒哀乐。是的,就像一头被骟了的野马,他的人性,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一点点被阉割了!

老毛为了扩大势力,一直盯着赣西,赣南的红匪,希望能把他们纳入自己的队伍,扩充自己的实力,这样在共产党内部说话才能更算数儿。

1930年2月,老毛来到了赣西,当时那里的共军首领叫李文林,他这个人相对比较温和老实。对老毛也很客气,可老毛不客气,一上来就把自己的弟弟毛泽覃任命为李文林的上级。看来那个时候,中共任人唯亲就已经很风行了。

毛泽覃当时正和毛的山寨夫人贺子珍的妹妹贺怡谈恋爱。他这人当人家的男朋友不太在行,搞阶级斗争也水平不够,根本不是李文林的对手,所以很快就撑不住了。当时老毛正在长沙收编彭德怀,忙的没空,就给他派了个助手叫刘士奇。这个刘士奇到了江西没两天,就把毛泽覃的女朋友给撬走了。赔了夫人又丢官,对毛泽覃来说,人生最哀莫过于此,可又能怪谁呢?

刘士奇不仅胆子够大,手也够黑。他一到任,撬了老毛弟媳妇的同时还大搞阶级斗争,鼓励亲朋好友相互揭发,开群众大会,破坏群众生产,老百姓日子越发艰难。江西的红军大都是本地人,所以对老百姓生产很重视,希望自己的乡里乡亲的都能有好日子过,所以和刘士奇矛盾越来越深。

老百姓因为生活问题,和中共军队矛盾很大,常常真的会自发暴动,保护自己正常生活的权利。刘士奇看看局势难以控制,就向毛谎报说有什么“AB团”(反布尔什维克团)。其实这鬼话谁都不信,毛也不信,可是这正是毛要的。

AB团

老毛在湖南江西和福建这通折腾,让中共在上海的中央知道了。这还得了?!这不是和中央夺权吗?中共中央赶快通知江西红军,不要听毛的,要听中央的。

其实,中国老早就有民主了,就包括红军刚建立的初期,有些领导人有时候因为政治斗争需要,还是会用选举的形式。

老毛派的刘士奇实在太不是东西了,中央也有指示,江西红军的头头们一合计,直接把他搞下去容易引起矛盾,得,搞个选举,把他选下去得了。于是就把刘士奇选下去了。这事情可把老毛气坏了,他收服了彭德怀后,马上回到江西,不过这次他回来不是替弟弟讨还女朋友,而是要杀人,杀很多的人!

大家见过流氓打架,有时候不是从打对方开始的,而是先照自己肉厚的地方,插上两根匕首,血了呼啦的吓唬对方,老毛也不例外,不过他拉过来的是刚刚收服的彭德怀的胳膊……

杀自己的人可是缺德加上丢人缘儿的事情,尤其是杀刚刚归降自己的人。老毛知道自己这通折腾,人缘儿早就尽了,所以,一定得找个比自己更遭人厌的人去干。这人一定得是素来卑鄙龌鹾,人见人恨。

要在别处找这样的人很难,但在共产党里,却只要想找就有,并且要多龌龊就有多龌龊。不久老毛就找到了一个人,叫李韶九。

李韶九,红一方面军总政治部秘书长兼肃反委员会主任。这人很阴险,一到打仗,就做动员报告,表现非常勇敢,可是一到战场上就哆嗦。这个人将负责培训曾山,使之后来成为红朝宫廷的内务主管,职务相当于当年皇朝中的大太监总管。

在老毛的授意下,李韶九大刀阔斧充分发挥了其“阶级斗争”的龌龊能力。当时老毛所属的军队中,凡是和老毛有仇的,不服老毛管的,甚至在井冈山上,笑话过老毛一下雨就光着屁股满山跑的,夸奖过彭德怀的,反正不管什么原因,只要老毛觉得不舒服,这人就完了,没几天,老毛就抓了1340人,大部分被杀,所有人都受酷刑。这些人中大部分都是彭德怀的属下。

人都奇怪,好不容易收编了这么多军队,不打仗,却关起门来杀着玩儿,这是哪根筋儿出了毛病?别急,过两天你就明白了。

在打AB团的过程中曾山终日担心,老家是江西,父亲又是秀才,他怕有人也说他是AB团。所以在杀AB团的“斗争”中,他表现的比谁都积极。陈正人也受老毛的指派做肃反,清理“AB团”的事情。他时不时的和陈正人交换杀人的心得,怎样杀,杀谁不杀谁的看法。渐渐的,他们发现他们对杀自己人的畏惧感不知不觉消失了,还能感受到一番乐趣。

老毛后来能成为中共的“伟大领袖”,正说明他对中共的本性有着过人的了解,才能最终驾驭这台恐怖机器几十年。中共的性质是杀人不眨眼。要“毫不留情的杀人”绝不是在对敌人的杀戮中能练就的,必须在自己人中练,才能彻底泯灭一切人性,让仇恨充满胸膛。越能这样做的人,才越能得到中共的提拨,同时也使自己的一切下属都对自己俯首帖耳。

老毛对着自己的属下狂砍了一通,坐下来歇了口气,眼睛看了看手下的这些人,这些人现在个个对他低眉顺眼,很令他满意。现在这群刽子手杀人手段在杀自己人的“斗争”中已经训练成熟,只有对自己人都能下得去手的人才能“坚决服从命令”,让杀谁就杀谁。现在是图穷匕首见的时候了,他可以用这群人形怪兽去帮他收拾那帮子不听话的江西老表。

作为中共流氓的一员,李文林自然也不干落后,老毛能砍人,我也能。于是李文林也在自己军队内部大杀AB团。可很快他发现自己上当了,老毛砍的都是外人,既整肃了彭德怀,又借机制造恐怖,树立淫威,可李文林却把自己人都得罪完了。他想停,可已经晚了。

(未完待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