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为何残害知识份子?(图)

2018-12-10 07:18 作者: 顾延龄

手机版 正体 8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图为反右批判会
斯大林、毛泽东等都是知识份子的迫害狂,图为反右批判会。(网络图片)

许多历史见证了斯大林、毛泽东、波尔布特等都是知识份子迫害狂。毛泽东执政27年,为巩固政权,阶级斗争贯穿始终,他直言不讳:“与人斗其乐无穷”。戴晴女士的一段话生动概括了毛的一生,“毛泽东对这批衣冠楚楚、满口洋文、爱洗澡、爱吃药的秀才们随意嘲弄,打趴下再拎起来,拎起来再打下去,可以说是伟大领袖终生乐此不疲的游戏。”

1949年后,从批电影武训传开始,接着知识份子思想改造,批俞平伯,批胡适,反胡风,反右派,直至文化大革命,每场运动的矛头无一不针对知识份子,与知识份子有深仇大恨,残酷迫害之,这是为什么?

有文章这样认为:

1、历史原因:毛做北大图书馆管理员(打工仔),月薪8银元,馆长120元,校长、教授四、五百元,悬殊太大,心中不快;毛的顶头上司张申府嫌毛字龙飞凤舞,令重抄图书卡片,毛闷声不乐;毛这个小知识份子,想巴结胡适、傅斯年等大知识份子,而胡、傅不屑一顾;更气人的是傅斯年教授借书,毛拿错了,二人争吵,傅打毛一巴掌,毛记恨在心,这一巴掌,让1949年后千万知识份子倒了大霉。

北大梁漱溟是毛岳父杨昌济(杨开慧之父)的好友,常来杨家串门,而开门者是毛,毛与梁同年,毛有失面子,一直耿耿于怀。解放初,毛梁顶撞就不奇怪了!

2、毛早期写的《中国社会各阶级分析》一文,就把大知识份子划为敌人,小知识份子也不是朋友。毛一生怀疑知识份子,不信任知识份子。中共早期领导人陈独秀、李大钊、瞿秋白、张闻天等都是大知识份子,都被毛以路线斗争为名边缘化。

3、毛一生主张“贫穷、无知”,“富则修”,“知识越多越反动”。所以常有人吹嘘“我三代贫农,是大老粗。”以此为荣;毛深知,唯“贫穷、无知”,才能顺利推行他的愚民政策。

毛自鸣得意,说他中学几何考卷上就只画了一个圆,难怪他把交白卷的张铁生树为全国学习标兵。

毛说:“我历来讲,知识份子是最无知识的。”毛反知到极点,1958年他一意孤行大炼钢铁,土高炉遍布全国,充分体现他的“无知无畏”,是个十足的科盲。

4、整风反右时,罗隆基说“现在是小知识份子领导大知识份子”,惹毛怒火万丈,所以毛认为“外行领导内行”、“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 

毛倒行逆施,违背常理,主张“知识份子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工人阶级领导一切”“工人阶级进驻上层建筑”“知识份子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贫下中农管理学校”;中科院士也要参加体力劳动。知识份子如果不听话,抗拒改造,就不给你饭吃,要你的命。毛说:“唱戏的、唱歌的、画画的,通通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下去再开饭。不下去的不给饭吃。”所以马寅初敢骂蒋介石而不敢骂毛泽东。

毛自称他上的是“绿林大学”,武断取消大学招生达十年之久,后来被迫恢复(限于理工科)招生,毛尤其痛恨大学文科;“文革”中让没有文化的农民陈永贵、工人吴桂贤、王洪文充当国家领导人。

5、最最根本的是他要维持并巩固其政权,毛一生推行愚民政策,而知识份子有知识,容易发现社会诸多问题,提出质疑,从而揭穿愚民把戏;如王实味发现陕甘宁边区人分三六九等;梁漱溟为农民说话,公开与毛顶撞;林希翎认为胡风不是反革命;储安平断定中国是“党天下”等等,毛没有包容的雅量,其报复心态驱使他首先向北大教授张东荪开刀,接着整北大的梁漱溟、马寅初、冯友兰;“文革”初,他对北大放言:“庙小神灵大,池浅王八多。”致使北大知识份子无一幸免;根本原因是他害怕知识份子造他的反。

6、毛害死数以万计的知识份子,其中最催人泪下的当属物理大师叶企孙先生了,1999年中共表彰的32位“两弹一星元勋”中,有15位出其门下,杨振宁、李振道也是他的学生;文革中叶惨遭迫害,有人在北京中关村看到他弓着背、穿了破棉鞋,边走边啃两个小苹果,碰到学生:“你有钱给我几个”,太令人痛惜!1948年,81名“中研院士”中,超过70%未去台湾,轻信了当年中共的宣传:“我们建立的是民主联合政府,不搞一党专政。”被骗上当。可惜这些大师,多数未逃脱毛的麾掌。

7、头脑最为清醒的当数胡适先生,毛“许诺”给胡当北大图书馆馆长(胡做过北大校长),胡适的学生吴晗劝胡留下,胡答:“他们既没有面包,也没有自由。”傅斯年、章伯钧、黄炎培等五人去延安毛的窑洞,唯傅头脑不糊涂,认为毛“至多不过宋江之流”;结果1957年,毛捏造“章罗联盟”,章伯钧被打成头号右派;崇毛五体投地的黄炎培,一家五口被打成右派。鲁迅曾对冯雪峰说:“新政权下,我要扫马路的。”1957年毛对鲁迅的恶评证实了鲁迅有先见之明,不然活到1949年后,下场比胡风还要悲惨。

陈布雷的女儿陈琏、傅作义的女儿傅冬菊对中共政权的建立有巨大贡献,然结局都很悲惨;还有胡适的小儿子胡思杜认为:“共产党不会难为他”。结果虽与父亲胡适划清界限,但最终还是划为右派自杀身亡,这些都是历史的教训。

毛泽东残害知识份子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1957年反右派,他连20岁左右的大学生也不放过,数万名优秀大学生被打成右派,有的才大学一年级年仅16、17岁,也打成了右派;北大林昭等6名学生右派和1名教师右派,竟被枪决;反右派后,毛创造发明了“劳动教养”,无法无天,把大批右派遣送“北大荒”、“兴凯湖”、“甘肃夹边沟”等劳教劳改农场,成千上万的右派在那里饿死、冻死、累死。

中国知识份子大多傲然挺立,不为五斗米折腰,毛的奴臣柯庆施说:“中国知识份子用两个字就可以概括,一是懒,平时不肯自我检查,还常常会翘尾巴;二是贱,三天不打屁股,就自以为了不起。”毛的恶毒正是侮辱你的人格,剥夺你的尊严,逼你三番五次地写“检讨”,让你自我羞辱、自我妖魔化,自已打自已的耳光,但“士可杀,不可辱。”致使许多知识份子凄然离世。我的大学老师,教我数学分析的徐瑞云教授(女),1915年生,杭州大学数学系主任,中科院士,1969年不堪凌辱自杀身亡,年仅54岁。

梁漱溟先生的一首打油诗中曰:“古之老九犹叫人,今之老九不如狗。”充分展露了知识份子的悲惨境地,毛泽东不把知识份子当人看,活着如猪似狗,死后身上还留有“毛主席万岁”的字条,从生到死一直被恐惧缠绕。

许多历史见证了斯大林、毛泽东、波尔布特等都是知识份子的迫害狂,著名科学家钱学森先生生前多次询问过温家宝总理:“我们的大学为什么出不了大师?”这个问题太简单明了,只要看看清华大学一百年来培养出的29位大师,都是民国时期培养出的,就能得出此题的答案,我想这两位聪明人应该心知肚明,只是不说而己。这个制度、这个制度里大大小小的毛泽东如此迫害知识份子,怎会有学术的自由与独立?决不会有“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是永远出不了大师的。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最新文章
更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