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这几位澳洲人娶了中国妻却又离婚?(组图)


夫妻不和
夫妻不和(图片来源:Free-Photos/Pixabay/公有领域CC0)

【看中国2018年12月14日讯】海外微信公众号上有一篇热文,内容是一位记者采访了几位娶了中国妻子,又离婚了的澳洲人,他们坦率又认真地回忆剖析了这段异国婚姻的不幸结局,这其中有个性上的冲突造成的,也有是东西文化差异的背景因素。

澳洲男人想娶中国妻子,大都从文学作品、道听涂说中认为东方女性是从一而终、温顺、朴实、能吃苦,所以许多热爱东方文化的澳洲男人想要个中国妻子,以便于接近中国文化。

STEVEN(工程师,中国京剧爱好者,曾远赴中国两年学唱京剧)

我跟妻子结婚三年,离婚了。其实我们在一起生活仅有几个月快乐时光,细想起来,那几个月是自己对爱情的憧憬所幻化的,并不是互相的。当时我在中国留学,她是我所在学校的教师,我喜欢她朴实、纤小的身材。

可能中国女人大多很不重视建设自己的爱情,比如每天夫妻分别都拥抱亲吻,这是爱情操,她不主动,丈夫和她拥抱,她觉得多余,不珍惜。她从不对丈夫说谢谢跟对不起,这也是我无法忍受的,我多次提醒,她却说夫妻之间用不着。我觉得用得着,再亲密也是两个单独的生命。对方的给予应该要珍惜,自己的过失应该致歉。

MACK(摄影工作者,走遍中国,在朋友的介绍下娶了中国女人)

我到过中国很多城市,我喜欢中国菜,也结交许多朋友,经朋友介绍娶了一位中国妻。在没结婚前,她是那样善良、温厚、祥和。可是刚一结婚,她立刻有种很强烈的愿望将我变成她,处处管我,干涉我。据说大多中国女人都如此。

比如有人打电话来,即使我在家她也要问“你是谁”?是西方文明最不可接受的。一位西方文明的女人应该说“稍等”。如果我不在时她应该说“请问你要不要留言给他?”若对方要留言,那是另一回事。

她还随便拆我的信,这让我不高兴,甚至恼怒,因为在澳洲也是违法的行为。我和她说过多少次,不但不接受反而哭得非常伤心:“你有什么事瞒着我?”她理解不了人权,私人空间对于个体生命的意义。

尤其她不喜欢把钱说清楚,澳洲夫妻都有各自的银行存款帐号,连各种消费都说清楚谁该付多少。但她不接受,她愿在心里算计。如果朋友们一起吃饭,各自付一半,她就说人家无情。而且她总想着“活着是你的人,死了是你的鬼”。

实际我们的婚姻早就破裂,她仍然跟朋友吹嘘说我怎么离不开她。而且她多次跟我商量,只要我给她面子,不离婚怎么都行,这是我不能理解的。当我们发生矛盾时,不是两个人坐下来解决,而是求助外界帮助,到处找朋友和我的家人。

我从没拒绝与她通话,当我们在某些问题不能达成协议,她不让步而是威胁,拿我的报税单找漏洞。我不想跟这样的女人过下去,她认为离婚就是毁坏她,她没有领悟人生应该随时重头开始。

HEYWARD(悉尼大学试验室试验员)

我跟妻子无法过下去的原因是因为吃饭的问题。中国人喜欢炒菜,油炸食物,而澳洲的房子都有敏感器,一有油烟就报警,整个社区都能听见,警察就会派救火车来,而且满屋飘着油味。

炒菜
炒菜(图片来源 : Adobe stock)

她不行不吃炒菜,我提醒她不要吃太多的盐渍菜,她却说我们祖祖辈辈如此,早餐也要大炒大炖,生活都围绕着吃,高兴了大吃一顿,生气了也大吃一顿。

她不吃酱油不行,而我不吃cheese不行,所以在吃饭上很难调解。我喝咖啡她喝茶;我怕油盐,她不吃咽不下去。在一起吃饭是夫妻生活的乐事,可是我们无法享受。

她穿衣服只要喜欢什么场合都穿,但是澳洲人在随便的场合随便,在正式的场合很严肃。吓死我的是她常常穿裙子骑自行车,风一刮很伤风雅,我告诉她不要这样,她说中国女人就这么穿。

她在餐厅里大声讲话,周围人回头看,她不以为然。我说澳洲餐厅没人高声讲话,她说这是我的嘴,管不着。这种生活细节积累多了,矛盾就出来了,澳洲人两岁前就完成的道德教育,不要随地吐痰,不要随便扔果皮,我还要时时提醒她,生活太累了。

Rav(人类学系教授,热爱中国文化)

我跟中国妻子通了半年多信才见面,首次见面选择地在泰国,我们欢快地度过了18天。她是一所大学的英语教师,且是硕士学位。

本来澳洲医疗保险是每半年要检查一次身体,早发现早治疗,但她拒绝体检。对于一个有教养的人,对身体的态度也是一种文明。

由于两国文化的差异,在她看来很平常的事,在我眼中就是粗鲁和野蛮。她愿意帮助别人是美德,我赞美她,但是她把好多她做不了且力所不能及的事推给我,让我接受不了。她还要求我为她的朋友写假的邀请信来澳洲,但这是犯法行为,我很鄙视。

还有,比如她在家,有人来电话找她,但她让我说她不在。我很吃惊,她在家这是个铁的事实,她可以拒绝别人谈话,改日再聊,这样不好吗?她说这不算说谎,中国人都这样婉言谢绝朋友。

用我的文化衡量,如果她在家的事实,她可以否认,那么其它事我怎么可以信赖她呢?她说在中国需要说谎,如果像澳洲一样直白拒绝别人,人家会生气。

我跟她之间最大的裂痕是法律意识。婚前我们感情发展最高峰阶段,也就是在订婚那天,我送给她一枚戒指。那是阳光明媚的早晨,我们坐在我家的后花园里,黄橙橙的柠檬结在树枝,好像一串一串的小灯笼,从院子里摘下各种颜色的玫瑰放在案头,她的脸上充满着喜悦的微笑。

我把一份财产公证的法律档拿出来,向她解释,在我们去法院登记结婚之前,需要填写这份材料并且签字。婚前的全部财产,不管在我死后或是我们的婚姻出现任何分歧而离婚皆与她无关。我的全部财产将委讬律师按遗嘱交由信讬人处理。

她当时翻脸了,她认为这一切都属于她,夫妻不应该分清财产,不然就是我没有真心。其实我敢说任何一位有钱的澳洲人都不会娶了一个女人就把财产全给了她。很多澳洲人把自己生前的财产大部分献给自己热爱的事业,留下很少一部分给生活在一起的妻子。

就这件事她勉强签了字,在以后的日子耿耿于怀,每当在不开心的时刻,就会把这件事提出来,我能看得出她并非贪恋财产的女人,但是她的文化使她不愉快。她以我是不是把全部交给她作为爱情的标准。其实相爱的人,应该用你的爱去换取另一个人的爱,爱情才永远鲜活,谁都不可能拿别人的全部。

妻子曾经提议各自让步一半,我仔细想过这种提法,就是我要在一半的时间中委屈、不尽兴、不快活度过时光;她也要在一半的时间里委屈、不快活打发时光,加起来是一个人的半辈子,必要吗?对生命的意义是否太残忍了?

反复讨论中,她明悟了。我们分手时都没有半点情绪化的吵闹,她后来的冷静让我看出东方知识女性的自尊。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