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还香港高度自治 再谈一国两制台湾(图)

原题目:两岸统一 由纠正北京侵损香港高度自治开始

2019-01-11 09:32 作者: 杜耀明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
香港国殇日游行(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1月11日讯】习近平新年翌日发表讲话,重申以“一国两制”统一台湾,听者藐藐是意料中事,奇怪的只是他没把香港这个失败例子放在眼内,还高声叫卖“一国两制”,仿佛过去二十一年,象征香港沦落的种种事情一切都没有发生。

为政不在多言,北京要取信于台湾人,与其洋洋四千言,句句民族大义,倒不如身体力行,承认并改正香港“一国两制”的制度缺陷,示范自我更正的决心和能力。

首先,“一国两制”必须本于法治,任何如香港《基本法》的宪政文件,其解释权应由当地独立的司法机关全权拥有及主导,不容如香港般,由全国人大常委一而再、再而三释法,干预司法独立,也移走《基本法》对民主政制的承诺。至今为止,全国人大常委先后释法五次,除了一次是终审法院主动要求,其余不是由特区政府提出,就是由人大常委先发制人,以干预香港入境政策,抵赖行政长官、立法会双普选的宪政责任,以至取消立法会当选者的议员资格。北京要人相信台湾的《基本法》不是一纸空文,必须把香港颠倒的做法再颠倒过来,并废除人大常委的释法权。

其次,高度自治必须建基于民主。北京承诺香港推行民主制度,如今出尔反尔,真普选遥遥无期,但没有民主,特首如林郑月娥之辈只会听命于北京,何来高度自治。眼下台湾是民主之地,北京口说容忍并不足够,必须以身作则,让香港推行真普选,示范高度自治行之有效,才能释除台湾人的疑虑。

除了法治和民主,北京不能在台湾政府以外组织第二支管治部队,更不能干预台湾的内部政治。2003年后,北京老实不客气,由在港干部组成第二支管治队伍,参与特区内部政治,例如协调建制派不同政治势力,影响立法会运作,以至介入政治选举。加上人大常委不但可释法以影响法庭判决,亦可按政治需要制订决议,干预特区发展。如人大常委2014年以“831决议”限制普选行政长官的人选数目和选举方法,去年又通过决议认定高铁“一地两检”有效,不顾《基本法》的明文限制,怎能不令台湾人忧心?

因此,《基本法》要写得好之余,在运作上亦应以香港为示范,除了尽早戒除介入特区政治,并需要确立制度及法规,约束并且惩罚介入者,如设立有力的调查机构,授予权力,依法起诉违规者。否则的话,台湾人又凭什么信任北京可以放手让台湾自治呢?

最后,承诺能否落实不能视乎北京的好意而已,当年《中英联合声明》本是两国向国际社会的庄严承诺,但中国外交部近年只视之为历史文件,英国如今有何异议亦无计可施,即使有违约之处,亦无制裁和纠正的办法。因此,北京要让台湾人相信“一国两制”不是权宜之计,而是有效力的认真承诺,就必须设立机构及机制,如交由联合国仲裁,处理日后来自台湾的投诉。若裁定违反协议,抵触者必须立即纠正,但若无法纠正,便可宣告协议无效,两地亦回复到协议前的政治状态。当然,更有说服力的做法,是由香港做起,建立成功先例,以起示范的作用。

四十年前,北京发表《告台湾同胞书》,呼吁两岸以“一国两制”统一。当年台湾是蒋家天下,亦不能私相授受,最后不了了之,如今实行民主制度超过二十年,政党轮替出现多次,而香港实施“一国两制”二十一年,破漏百出,以香港为样版,只能贻笑大方。唯一急忙补救的办法,正如上述,就是堵塞香港法治漏洞、在香港推行真普选、严禁大陆干预香港内部政治、设立“一国两制”协议的国际仲裁机制,才能让人看到诚意。

否则的话,重复“一国两制”的诉求,不是罔顾台湾政治现况的一厢情愿,便是开出台湾人不会接受的价码,以掩饰武力攻台的用心。果真是后者,北京在中美贸易战水深火热之中,只会为自己添烦添乱,引发更大更多的争端。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