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孩子西进之前 需要知道的一些事情(图)


一名男子走进位于广东深圳的华为全球总部,非本文作者
一名男子走进位于广东深圳的华为全球总部,非本文作者(图片来源:NIC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1月20日讯】一位毕业于美国波士顿大学的台湾基隆人(自称蓝人),他在圣诞节前夕,拖着一个大行李箱来到中国深圳市。这里常有人说:“来了深圳你就是深圳人”。抱持着对中国梦的半信半疑,以及对深圳市未来发展的期盼,决定落脚于此。以下是他西进后的几点观察,跟有意西进的读者们分享,据《换日线》报导:

实名制

如果您是像蓝人一样,在没拿到公司的录取信或外资公司的外派职位之前,就直接到中国寻找机会,可能还是要多带一点现金。因为蓝人初抵深圳,只带了200元人民币,首日试图到银行开户,才发现困难重重。

虽然每一间银行的规定略有不同,但基本上没有居住证和工作证等文件,是开不了户的;而没有银行户头,也就无法将钱转进来生活。

此外,并不是每家电信业者的门市,都可以使用台胞卡申办门号,有的电信业者须去营业厅(直营门市)申办。而且申办时通常还会要求您的360度照片,彻底地落实实名制。

厕所

无论是在台北或者波士顿,不在室内抽烟已是全民共识,但是在这里却不是这么回事。在深圳有很多又大又新的高级百货公司,可厕所里却充满呛鼻的烟味。

同时,这里很多的厕所不像波士顿采取坐式,而是像台北一样采用蹲式,有的男厕甚至没有便斗,蹲式马桶上时有肮脏的尿液,迫使你必须蹲踩其上。

物价

若是您没有公司录取信,又没有亲戚住在这里,只身闯荡的您势必要跟蓝人一样面临着租房的问题:蓝人在市区租一间四人合住的房间,小小一间要价3,000人民币左右(大约新台币13,726元),而一室一厅的租金则大约落在6,000人民币(大约新台币27,452元)。

在饮食方面,以百货公司内的普通餐厅为例,一顿饭通常最便宜约100人民币(大约新台币458元)。一路上并不像台湾有很多平价餐厅,或者说许多平价餐厅都在地下街,叫外卖大约落在20~38元人民币(大约新台币92~174元)之间,所以并不便宜。

翻墙

台湾孩子刚到中国大陆,最不能适应的一定是网络──你明知道百度要取代Google、爱奇艺要取代Netflix、微信要取代FB、大众点评要取代Tripadvisor等等──但是你就是做不到!翻墙当然就是你必须要立刻解决的问题。

通勤距离

深圳市区宛若“长方形”:以最右边为起点,首个市中心是罗湖区,有点像是台北市万华区,属于英文常说的老城区;接着是往左边的金融区福田区;再往左边一点就是科技重镇的南山区。后两区就是深圳市的双核心市中心,从最左到最右,搭地铁通常要一个小时。

贫富差距

蓝人自己到中国旅游过很多次,早知道中国的贫富差距问题严重,但是当你真的在这座城市生活,仍然会对眼前的景像感到唏嘘不已:

你能看到有人坐在一餐好几百块人民币的高级餐厅中,也有人在路边吃便当;你看见不少白领每月赚进好几万块人民币,也有农民工只赚2,000块;更别提每天搭地铁上班时,看见地铁口都还有三个婆婆替路人擦鞋维生,心中的冲击,非文字能够形容。

假资源回收

资源回收做得很烂,大楼的垃圾也不作分类,仅公共场所做了一个一般垃圾桶,跟一个资源回收的桶子当样子。在这一刻,总是让我很骄傲自己是台湾人。

都市设计

你一出宝安机场就会感觉到机场又大又新,但拖着行李走到等车大楼,却要经过一个巨大的且没有手扶梯的上坡,很难想像一个这么新的机场,会是这种设计。

深圳的好多大楼都盖得好大、好有设计感、好现代化、好漂亮,但却看不见一个合理的无障碍空间;甚至常出现奇怪的阶梯,完全没考量残障朋友的权益。

很多盖了十年的房子,看得到的地方还像个人走的,看不见的地方比如大楼楼梯间则恐怖至极,很像台北30年以上的老大楼。这时蓝人深深体会到,盖新大楼很简单,而维护一座大楼却很困难,也深深佩服那些动辄百年的波士顿市区建筑,如今依然在正常使用。

施工品质

在台湾或者美国,施工单位总有很多限制跟要求,包括工时、替代动线等等。反观在深圳,蓝人不仅看过夜间施工,也看过毫无动线可替代,而直接让路人走在大马路上跟车争道的荒谬状态。最可怕的就是粉尘满天飞了,施工单位不会用任何轻隔间罩住,也没洒水降低粉尘飘飞,大概只能看行人谁的鼻毛比较浓密。

陌生品牌

不仅家电用品,有很多的品项都不容易看到外国品牌。大陆友人总是告诉你,国货是便宜好用,这跟我们总觉得中国制品质烂,甚至会爆炸的刻板印象完全不同。

其实感觉过去的这几年,这个地方为了追求快速发展,以及压低价格,很多东西的品质只符合最低标准,或许故障率相对较高,但却能够在市场上取得强大的价格优势。

路人

跟美国或台湾社会很不一样,当你遇到了突发状况,在路上向人求援时,通常会得到对方奇怪的眼神。甚至把你当怪人,一看到你靠近说话,就飞也似的跑走了;台湾人情味实属难能可贵。

服务员

这里的服务员总是很忙碌,例如你在餐厅吃饭,当你正在告知服务员需要的服务时,旁边却有人突然插嘴要求服务员先帮自己服务──蓝人当下很错愕,这不是“我的时间”吗?连请服务生帮忙还“这么竞争”,服务生常常听你说一半,就忽然走人,不解释也不会稍微回应一下。

尽管他之后会帮你把需要的东西送上来,但对比台湾服务生的体贴,或者波士顿服务生,总要跟你聊聊今天过得好不好,仍旧使人不太习惯。

房地产

加班是这个城市的常态,年轻打拼买房是所有人的信仰。蓝人还是很不习惯这样的生活:每天早上上班,很晚才下班,许多公司还要求假日的隔周上一天班,或者一周上六天班。蓝人的四房合租房里,房间只是一个纯粹用来洗澡和睡觉的地方,却须付出跟薪水比例相较之下十分高昂的房租。

所有辛苦的劳动所得必须全部投入房地产,让这城市的许多人陷入一个死循环:年轻努力的梦想,是为了给中年的自己缴交房贷,因为房价在过去的20年没有跌过,很多中国人深信有房才有幸福的婚姻跟人生。可是又有多少人计算这段奋斗过程之中所失去的青春和机会成本?而劳动者有感觉真正“为自己活着”?

小结:做梦前认清自我

在中国制造业面临转型,且经济成长放缓的现在,中国梦未必有想像中的那么美好。请想清楚您是什么人才,想得到什么?如果您所追求的海外生活,须具备着更好更稳定的生活品质,以及工作和生活之间的平衡,您应该想办法去像波士顿这样的地方;如果您所追求的是竞争跟创造的空间,就可以来这里。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