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后 方知崇拜毛泽东是多么荒唐可笑(组图)

论《为人民服务》原来是“鸦片”

2019-01-21 07:21 作者: 淳于雁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无知红卫兵崇拜学习毛泽东著作
无知红卫兵崇拜学习毛泽东著作。(网络图片)

年轻时从南洋回国“参加革命”,在大陆学习、工作、生活了30多年,对毛泽东十分虔诚崇拜,真把他看成是“人民的救星”、“伟大的领袖”。到了“文革”时,更加将其“神化”,把他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林彪为他编的语录“红宝书”视为《圣经》,“早请示,晚汇报”,大家每天都必须读上无数遍。那时,还推行风靡背诵“老三篇”,以示对毛泽东“忠心”之耿耿。有时坐在上下班的公共汽车里,半途会跳上几个神气活现的红卫兵小将,带领乘客们一起大声朗诵起来。及至“人到中年”去国移民澳大利亚以后,陆续看到不少有关这个家伙的真相文件资料,才知道那是多么可笑,多么荒唐,多么无聊,多么可悲。

所谓“老三篇”,就是毛泽东在延安时期写过的三篇文章,即《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愚公移山》。“为人民服务”一词,本来就是这个无法无天“打伞花和尚”的口头禅;他在一位战士追悼会上讲话后,发表成文时作为题目。这位牺牲的战士名叫张思德,是当时护卫毛泽东和党中央直属机关的“中央警卫团”的一个班长。毛某在讲话中反复号召强调,要发扬“为人民的利益而死”的精神;还引用古代汉朝“太史公”司马迁流传千古的那句格言:“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他说:“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还重,替法西斯卖力,替剥削人民和压迫人民的人去死,就比鸿毛还轻。张思德同志是为人民利益而死的,他的死是比泰山还要重的。”张思德究竟是怎么死的?毛某的讲话里没有提到。

毛泽东赞扬的张思德,不是为人民而抗日死的,而是烧制鸦片死的
抗战期间,毛泽东赞扬的张思德,不是为人民而抗日死的,而是烧制鸦片死的。(网络图片)

按照“中宣部”介绍张思德“英雄模范事迹”的宣传说法,张班长是带领4个战士,派到延安北边安塞县石峡峪荒无人烟的山林,伐木砍柴,挖窑烧炭,不幸窑塌牺牲的,大家在学习《老三篇》时都信以为真。直到毛泽东“万寿无疆”膈儿屁以后,对“毛共”在历史上所作所为的真相,才有后人陆续核实揭发,逐步公诸于众。据网上发表的资料,经多位有关学者、专家先后前往延安地区深入民间调查才了解到,当年所谓八路军359旅在南泥湾开荒“大生产”,实际上是包括大面积种植罂粟,供提炼生产鸦片贩卖的需要。按当时的设备条件,只能用土法炼制烟土,也就是做成鸦片;然后设法运送到“国统区”和敌占区出售,牟取暴利以应付“毛共”党、政、军各项开支之需要。据当年张思德被窑塌活埋牺牲的当地村里一些老人所言,张班长等人挖的烧窑不是烧制木炭的,而是烟土。

“毛共”生产鸦片,对外自然要严加保密,但是对当地民众则难于完全封锁消息。毛泽东特地要为张思德举行隆重追悼会(当年在延安山沟里的操场上召开上千人大会,规模不算小了),而且亲笔题写挽联,亲自发表演说,在他的一生中大概也就是这一次吧。此举现在回顾,难免有掩人耳目之嫌。但是,即使在当时,知道“毛共”生产贩卖鸦片的人并不少。因为把大量生产鸦片,列为重要的“政治任务”,由时任党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秘书长的“重量级领导人”任弼时(1904~1950),担任特设的“鸦片专员”,统筹策划从生产烟土、烧制鸦片,到运输贩售的一系列组织安排,兴师动众,很不简单。有一位1942年至1945年期间曾任莫斯科“共产国际”驻延安联络员兼塔斯社特派记者的彼得・弗拉基米洛夫(Peter Vladimirov),与年轻时留学过苏联,通俄罗斯语文,后任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的任弼时接触较多;在他退休后写的《延安日记》里,有写到任某领导在陕甘宁边区由军队种植罂粟、生产鸦片的情况。

更有意思的是据北京的网友所传,有一个在1949年天津、北平被“解放”后,率部“弃暗投明”起义的国军将领、曾任国民政府绥远省省长兼保安司令,西北军政长官公署中将副长官的董其武(1899~1989),住在北京景山东街一带,生前不时会和熟识的街坊知己聊天。他提到“国共合作”抗战后,被任命为陆军第35军的军长,兼任晋陕绥边区总司令部的副总司令,管辖驻地和共产党的陕甘宁边区接壤。其时双方是“友军”,常有联络来往。他曾很得意地津津乐道,说起多次帮助延安当局把鸦片通过他的管区渠道,秘密输送到“国统区”贩卖的话题。也许正是他当初在这方面帮过“毛共”鸦片销售出路的大忙,所以他在“投共”后深受信任重用,把他的部队扩编为“人民解放军”第23兵团,委任他当司令员。1955年由毛泽东授予他上将军衔,并于1980年批准他加入共产党。只是从今天的角度来观察,不知道这档涉及“贩毒”的事,是这位将军的光荣,还是耻辱?

尽管张思德为了烧制鸦片窑塌被活埋牺牲,也是出于“革命的需要”,毕竟鸦片是害人不浅的毒品,烧制鸦片当然是见不得人、丧尽天良的缺德罪恶,不能不令人感到遗憾和反感。这就是“中宣部”为什么始终要百般掩饰真相,为张之死连篇累牍编造许多“故事”的原因。然而,比鸦片的麻醉毒性更加厉害千倍万倍的是,毛泽东让大家“为人民的利益而死”的这种红色“政治鸦片”。

经过“毛共”夺取大陆政权以后六十年的变迁,人们才逐渐擦亮眼睛看清楚,所谓“为人民的利益”、“为人民服务”,其实就是为他们夺取政权,重新掌控国家,掠夺社会财富的“利益”“服务”。“毛共”那些人,早就实现了“物资极大的丰富”、“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共产主义自由幸福的美好生活;而广大人民却还要在“大跃进”中赔上饿死几千万人,去快马加鞭“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千千万万的革命烈士冲锋陷阵,赴汤蹈火,视死如归,以为“为人民的利益”光荣牺牲,实际上却是被欺骗、玩弄,为他们一小撮专制特权统治集团的“利益”卖命了。你我幸能活到今天的老头老太,真得好自反省,把历史的真相告诉给后代子孙才是。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