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年间出生的修道者自述(1)(图)


康熙年间出生的修道者自述(1)
道士示意图。(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一位出生于康熙年间的修道人,其师父竟出生于唐朝。他自述了其令人匪夷所思的修道过程。

****

我的真实年龄的确是330岁,是清朝康熙年间出生的人。其实330岁并不算很老,2000多岁的人我都亲眼见过,听说还有5000多岁的人尚在人间,只是没有机缘见到。

我是四川成都人,雍正年间为避战乱,我们全家逃到大巴山中,不幸遭逢泥石流,只有我一个人幸存。那年我30岁。后来迷了路瞎走了十几天,在快饿死的时候,一个道士救了我。这个道士就是我师父,那时他已在大巴山中修炼了700多年。从此我就跟随师父修炼三清法门,这个法门跟道教没有任何关系。

进山修道 出山云游

我师父是唐朝人,已修炼700多年,但他看来比当时的我还年轻。不过他已经修到头了,再怎么努力也修不上去了,所以收我当徒弟来承传这一门的道统。

我们这一门修炼的功法就是睡觉。师父传我功法后,我第一觉就睡了一个多月,睡醒后身体变化很大,像是换了个人,比从前强壮很多。然后他让我读《道德经》,读完经书又睡觉。就这么不断读经书,睡觉,如此循环往复,一直修了60多年,终于达到小成境界:天目已开,大周天全打通,我已具备很多特异功能。比如辟谷、搬运术、凌空漂浮、他心通、透视人体等。

自从开始修炼,我的外貌就定格在30岁,一直到今天没任何变化。修到小成境界,师父让我回人世云游。师父说,如果我沉溺于声色名利,被花花世界迷住了,就不用回山了,我可以自己选择以后的路。如果3年后还没有沉迷,就返回大巴山,他会指导我继续修炼后面的功法。

外出云游很苦,规矩也很多。第一,不许使用任何特异功能,出山前师父已把我的功能锁住,包括辟谷功能,也就是云游期间,我还要想办法解决吃饭问题。第二,不允许用钱,只能通过乞讨方式获得食物。第三,戒偷盗、戒淫邪、戒饮酒,类似佛教的戒律。师父用天眼通随时监视我,如果我犯了任何一条规矩,就再也没有机会跟随师父修炼了。

离大巴山后我去陜西渭南、潼关。在潼关终于解决了吃饭问题。我的外貌是一个30岁的壮年男人,乞讨非常困难,经常挨骂,没有几个人愿意施舍给我。在潼关我给一个姓刘的地主家干活,只需管吃住,不要工钱。地主很乐意解决我的问题。我就在刘家平平静静过了3年,幸好没有犯戒,3年期满,我又回到了大巴山师父身边。

以后就是不断修炼,每隔三五十年,我都会下山云游几年,有时候师父也和我一块去云游,我就没法偷懒了,不像在那个地主家那样混日子,而是每天都要乞讨。

多年云游下来,人世间的酸甜苦辣,风风雨雨都经历过了,但我修道的意志从未动摇。对世上的王权更迭、世事变幻、大灾难和战争,我们从来不去干涉。这些都有定数,谁乱动谁遭殃。很多人对修道感兴趣但不清楚修道要吃苦、要煎熬、要磨难。泡几杯清茶约三五好友,坐而论道,那不是修行,是休息。

修炼了两百多年之后,应该是在大清朝垮台的前一年,我师父死了,从此我们这一门派就只剩下了我一个人。修道的最终目标是成仙,求得永生,但我们这一法门最高只能修到五气朝元这一步,距离长生不死还有一线之差。

师父死后尸身未腐,我将其保存在汉中的一个破庙里,后来那个庙毁于战火,师父的肉身也被毁。不过这没什么可惜的,一副臭皮囊罢了。

师父死后我就一个人独修。独修最大的苦,就是寂寞孤独。一打坐入定就是一年,出定后几天又入定,十几年不见一个人、不说一句话是很平常的事。为了克服孤独寂寞,从1960年开始我一边云游一边继续修炼。

1988年大兴安岭发生火灾时,我终于修到了最高境界:五气朝元。我的特异功能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凡是听说过的功能我全都有,而且功力强大,远不是那些特异功能者所能比拟。

此后云游时我可以不用再遵守戒律,特异功能也可以随便使用,但前提是不能干涉人世间的任何事情,那怕很微小的事也不行,否则立遭报应或者功力受损。修成之后我在人世间游荡了5年,走遍了世界所有的角落。认识很多和我一样的修炼之人,尝试过各种各样的生活,但感觉都没什么意思。

康熙年间出生的修道者自述(2)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