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日行千里 现代风驰电掣都是真的(图)


风驰电掣的跑像飞的一样。
风驰电掣的跑像飞的一样。(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我们常说:古代讲日行千里,现代说风驰电掣,原来都是真的。

有一天下午我打开新唐人电视,看到一个访谈节目,访问一位中国的中学教师,年龄是78岁,名字叫张爽松。是个男老师,内容是说这位老师有一天要跟他的同修交流,坐公共汽车要40分钟才能达到同修家,由于交流的时间长了,结束时已经是晚上11点了,而他的宿舍是11点半关门,同修家住的很偏僻,没有出租可打,怎么办呢?

他想40分钟的公车,走路最快也要2个半到3个小时,囘到宿舍门也关了,进不去了。不管了,赶快跑吧,就在他跑的时候,奇迹发生了,他发现像坐火车似的,风呼呼直叫,街道不见了,几条线往后拉,好快好快的,他大步流星的往前奔,一会儿就到了,一看表11点过10分,一共跑了10分钟,不可思议,太神奇了,像飞步赛车似的。可它却是真实的,这是现代的。古代的也有两例。

神通第一的目犍连

佛经中记载目犍连是“神足轻拳,飞到十方”,所以他有神足第一的称号。

佛陀的比丘弟子中,有神通的弟子非常多,而目犍连被推为神通第一,就是因为他在教化中常显神通。目犍连的神通,耳朵听声音,不论远近都能听到;眼睛看东西,不受物体的阻碍都能看到;无论多远的路程,刹那间即至。目犍连尊者不但常游诸国,并且也常乘神通到地狱中观察众生受善恶的果报。

传说目犍连在过去世中,是一个捕鱼谋生的渔夫。一天看到一位辟支佛走在街上,威仪具足,举止安祥。生恭敬心,请到家中供养膳肴。饭后辟支佛跃身空中,或左或右,或前或后,上下自如。他心生欢喜,发愿来生,求得神通,因此今世在佛弟子中神通第一。

一次佛陀于十五日在阿耨达池边为比丘说戒,座中少了舍利弗,叫目犍连到舍卫国把舍利弗请来。当目犍连到达时,看到舍利弗结跏趺坐,坐在佛的身旁。问佛:我从只园精舍回此,明明走在舍利弗的前面,怎么他会先我到此,难道我失去神通了吗?佛说:目犍连你有大神通,现在可以在大众中显现神通,启发初学的信心。

东游而去的蓟子训

古籍《神仙传》记载,蓟子训是齐国人,曾在州、郡做过官,被举荐为孝廉,任命为​​郎中。后从军,被任命为驸马都尉。晚年悟到治世俗综理官无益于年命也,乃从少君学治病作医法,渐久,见少君有不死之道,遂以弟子之礼事少君为师。

少君亦以子训用心专,知可成就,渐渐告之以道家事,因教令胎息胎食住年止白之法,行之二百余年,颜色不老。他在家乡时,待人接物十分讲信义和礼让。性情爱好清淡,经常闲着没事研读《易经》,有时作一些短小的文疏,皆有意义。

《武康县志》:武康人。明方术,解分身之法。《后汉书本传》:蓟子训,不知是从哪里来的。东汉时,他来到洛阳,在十几个地方会见朝廷的大员,每次都拿一斗酒一块干肉招待他们。他说:“我从很远的地方来,没有什么好东西,只是略表一下心意。”在座的有上百人,但吃喝了一整天,酒和肉还是用之不尽。蓟子训走后,大家都看见白云升起,从清晨到晚上都不消散。当时有个百岁的老翁说:“我还是小孩子的时候,见过蓟子训在会稽的集市上卖药,面色就是如此。”蓟子训不喜欢居住在洛阳,因此隐居起来。魏齐王正始年间,有人在长安东边的霸城看见他与一老者正一起抚摸铜人。他们一边抚摸,一边说:“才见这个铜人铸成,已经快五百年了。”看见他的那个人向蓟子训喊道:“蓟先生,请等一下。”但蓟子训和老者只是并肩答应着前行。看着他们似乎走的很慢,但即使是骑马也没办法追上他们。

蓟子训有一次到陈公家说:“我明天中午就走了。”陈公问他走多远,他说不再回来了。陈公送了一套葛布单衣给子训,到了第二天中午,蓟子训就死了,尸体僵硬,手脚都叠放在胸上不能伸直,好像一块弯曲的铁器,尸体散发出很浓的香气,香味很怪,弥漫到街巷中。于是把他装殓入棺。还没等出殡,棺木中突然发出雷霆般的轰鸣,闪光把屋子庭院都照得通亮。守灵的人吓得趴在地上好半天,再看棺材,盖子已经裂开飞到空中,棺木中没有尸体,只剩下子训的一只鞋子。过了不久就听见大道上有人喊马嘶和箫鼓管弦的奏乐声,一直往东而去,不知去了哪里,蓟子训走后,几十里大道上仍然飘着香气,一百多天仍然不散。

京城的一些达官贵人听说蓟子训有道术,都虚心的来拜见,但很少能见到他本人。有个蓟子训少年时的邻居现在是太学里的学生。一些贵人们就把他找来说:“你发奋读书,不就为了能求得富贵功名吗?只要你能把蓟子训为我们请来,我们可以让你毫不费力的得到富贵功名。”书生答应了。

书生从太学回到家乡,专门侍奉蓟子训,为他扫庭院跑腿效劳,这样过了好几百天。蓟子训知道书生的用意,就对书生说:“你并不打算学道,却这样卖力气的侍奉我图个什么呢?”书生吞吞吐吐的不说实话。蓟子训就直截了当的说:“你别掩饰了,就是不说我也知道你的意思,是那些贵人想见我一面才让你到我这儿来的。我怎么能硬不去见他们而误了你的功名前程呢?你回京城去吧。我某天一定也去京城。”

书生很高兴,告别了蓟子训回到京城,告诉贵人们蓟子训某天会来京城见他们。到了约定的那天,蓟子训并没动身去京城,书生的父母很着急,跑来问蓟子训,蓟子训说:“你们是怕我忘了去京城的事,使你儿子在贵人面前由于失信而得不到官位吧?我吃了饭就出发。”蓟子训吃了饭就上路,半天工夫就走了二千里进了京城。书生听说后急忙迎接,蓟子训问书生:“都是什么人要见我?”书生说:“想和先生见面的人太多了,他们怕白跑你家一趟,见不到你。他们知道你来到京城,定会不请自来的,你就坐等他们拜见吧。”蓟子训说:“几千里地我都不嫌劳累,现在走几步路怕什么?你可以告诉那些想见我的人,让他们谢绝自己家中的宾客,我明天会到他们各家登门拜访的。”书生把蓟子训的话告诉了所有的贵人们,他们都把家打扫干净,​​谢绝了宾客,专候蓟子训来访。

蓟子训展现分身术

第二天,蓟子训果然登门,二十三家每家都来了一位蓟子训。每位贵人都说蓟子训先到自己家,第二天上朝后,他们互相问蓟子训什么时候登的门,这才知道二十三家同时来了个蓟子训,服饰相貌一点也不差,只是说的话随着主人的问答而不相同。

这一下京城里开了锅,都惊叹蓟子训的分身术实在了不起。后来贵人们又想一同来拜访蓟子训,蓟子训对那书生说:“那些贵人们都说我眼里有四个黑眼珠八种颜色,所以想见见我。他们不是见到我了吗?我既不是四个黑眼珠,也不会和他们谈论道术,他们还见我做什么呢?我该走了。”

蓟子训刚走,贵人们就乘车骑马来见蓟子训,把大道都堵塞了。书生告诉贵人们蓟子训刚走,东边小路上骑骡子的那人就是。于是贵人们立刻骑马追赶蓟子训,怎么追也追不上,追了半天也总是距蓟子训的骡子一里来地,只好各自回去了。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最新文章
更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