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中国的锐实力——红色大外宣(图)

2019-03-11 08:46 作者: 张锦华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大外宣
《红色渗透:中国媒体全球扩张的真相》

【看中国2019年3月11日讯】海内外知名的中国经济社会学者何清涟女士一向十分关注中国的新闻言论控制,她在2006年出版的《雾锁中国——中国大陆控制媒体策略大揭秘》,至今为止,几乎仍是系统的分析中共控制媒体的唯一专著。2019年初,何女士继续再接再厉出版本书《红色渗透:中国媒体全球扩张的真相》,补上了中共对国际社会输出言论和媒体控制的各项事实和数据分析,并说明近两年来国际社会如何觉醒和反击。同时拥有历史和经济学专长的何女士,也曾是一名优秀的记者,著作一向严谨、分析犀利、数据资料确实丰富,更坚守自由与人权的核心价值。相信本书的问世同样将是学界了解中共外宣的必读之作。

简介

本书共分为六章,第一章简介中共的对外宣传史,资料很珍贵,尤其是回溯到中共早期建制时期,西方媒体左派记者如Edgar Snow等人如何赞誉共产体制,却完全无视于中共如何剥夺人民政治权利。本章也说明澳洲、加拿大以及美国政府如何在2014年之后,才警觉到中共的外宣机制已影响该国的自由民主及政府决策,于是相继质疑中共的外宣媒体具“间谍”性质,并修订了相关法案,包括澳国政府重修反间谍和外国政府干涉内政的法律、美国修订《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案》等。

第二章主要分析中共自2003年后,如何将外宣“本土化”,也就是为了执行“外宣工作三贴近原则”,即贴近国外受众的思维习惯、贴近对中国讯息的需求,以及贴近中国发展的实际。中共在其经济大幅成长之际,编列了巨大资金,或是直接建立中共主要喉舌媒体分社、或是收编或聘用外国的记者编辑、或是入股或并购外国的媒体等等。执行的范围广及欧、美、亚洲、非洲、拉美等地。在习近平上台后大力推动的“一带一路”计划下,各项外宣计划更是要“营造良好的国际舆论环境”,而对于多个国家在该计划下出现“债务外交”等恶果,则是只字不提。

本章也评价了这些用钜量经费操控下的外宣成效,作者认为“传播力不等于公信力,信息发布也不等于信息的到达、信息的到达也不等于受众按照发布者的意图解读”。她语重心长的强调,一个国家的“国际”形象,归根就底是由其“国内”政治社会状况来决定的。中共无法杜绝互联网上各种管道传出的有关中共的高度腐败、贫富不均、环境污染、生态灾难、暴力镇压百姓等,其外宣内容充斥的正面形象就缺乏公信力了。

第三章是详细分析国际上的“中文媒体”如何被中共笼络及收编,目前多半已逐渐靠向中共。中文媒体是中共所谓“海外统战三宝”(中文媒体、华人社团与中文学校)之一,本章主要以美国为案例,分析中共如何以入股、收购、主办交流会议、研修班、论坛等等积极且规模庞大的交流平台,影响海外的中文媒体。结果是:“自21世纪中国强力推行大外宣以来,世界中文媒体版图已呈现红色和粉红色”,还能够坚持独立和批判立场的中文媒体已屈指可数,如美国之音、BBC、自由亚洲电台、以及大纪元时报和新唐人电视台等。

第四章则是专门谈香港九七回归后的媒体“喉舌化”现象。本章记录香港在港英殖民统治下曾经享有的新闻自由已成明日黄花。无论是所有权、言论、编采及广告等均多遭控制,甚至批判性强的记者遭到威胁、离职或暴力攻击。连外国新闻机构的记者都遭到整肃,例如,2018年时任香港外国记者会副主席马凯,也是Financial Times的亚洲新闻编辑,因邀请“港独”人士演讲而遭到驱逐出境,“香港已死”终已到来。作者更痛心控诉,北京藉财团之手操控香港传媒市场,纵容中资媒体肆意搅乱香港舆论,这不是在帮助香港发展,而是导致香港大陆化、中共化。这对香港市民来说,不啻一种“国家犯罪”。

第五章是谈中共对台湾媒体的红色渗透。作者直指台湾新闻自由度的升降明显受到两岸局势的变化。2008年马政府上台后,两岸交流日多,亲中商人也大张旗鼓进入台湾媒体市场。很明显的,所有权的变化也同时伴随着新闻编采立场的变化(如亲中的正面报导、回避负面的公共议题)、甚至是弃守新闻专业(偏向的报导和新闻置入等)。由于当时的执政者强力的推动ECFA及两岸服务贸议协定,导致公民社会发动了反服贸协定的太阳花运动。作者认为在中国挟持强大的政治和经济影响力之下,值得肯定的是,台湾的知识份子能够勇于抗衡,包括旺旺三中集团大规模并购有线电视的计划终于挫败、服贸协定也终于罢签,新闻言论的自由环境获得暂时的维护。2016年至2018年的国际新闻自由度评比,台湾连续三年重新获得亚洲第一的排序(名次则是在40名左右),而中国则是在全球近200个国家中倒数十名以内。不过,作者也警告,中共汲汲于对台湾媒体渗透和言论控制,台湾实必须时时警惕。

第六章是“中国的形象焦虑与大外宣效果”,作者总体分析为什么中共要花费巨资,营造中国的正面形象;又获得什么样的效果。其实做为GDP世界第二大总量的中国,绝对是任何国家不容小覻的“强国”,为何还要不计成本的“争夺话语权”?作者首先用《环球时报》及其英文版《Global Times》为例,讽刺的指出其对内对外是“阴阳脸”,一方面对外宣的报导故意显示中国的“自由开放”,例如凸出其对异议人士的公开采访报导;另方面,对内则是不惜扭曲讯息,撒谎编造中国的正面假象。作者认为,由此也可看出,中共原有的真实面孔太丑恶,不能以本来面目示人,因此投入巨额经费,打造一副好看的面具。但作者认为,不管中国大外宣如何妆扮自己,世界总有看穿中国真面目的一天。2018年10月4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华府哈德逊研究所发表的演讲,强烈指责中国的军事侵略、盗取商业机密、各种间谍活动、侵犯人权,以及干预美国选举等,显然将使中国的大外宣不能再像以往的无所顾忌。

最后一章是进一步分析“2018:美国阻击中国大外宣之始”。本章说明美国如何从早期将中国定位为“经济合作伙伴”,因此秉持“接触、合作、改变”的基本原则,希望最终实现中国的民主化。但是,前述“拥抱熊猫派”在2016年川普(特朗普)当选后,遭到“屠龙派”的打击,使得中共经营多年的美国外宣工作,几乎趋于互解。2018年由美国智库、国会或政府出台的几项报告,直接揭露了中国“学术间谍”、由中共出资和影响的“孔子学院”、“中国研究中心”、以及收买人才的“千人计划”等等,如何利用美国的开放社会,出巨资打造平台,伸长臂监控异议者、压制谈论六四、台湾、新疆、法轮功等议题,利诱和影响美国政策和意见领袖。

尤其是,独裁中共的外宣计划实际上结合着党国的经济战略计划,压制负面批评,背地却以“掠夺、复制、取代”的策略,长期盗取高科技知识技术、然后复制生产,在全球市场中取代美国公司,甚至忘形高声宣传“中国制造2025”,让美国感受到强烈的不公平贸易带来的威胁,川普终于坚决的发动了中美贸易战。本章内容是当前最新的发展,作者又是长期观察中美经济社会的专家,内容精彩详实,值得仔细阅读。

本书付梓之际,美国以23项罪名起诉华为副董事长兼财务长孟晚舟,这些罪名中包括违约出售伊朗禁用技术、窃取商业机密,涉及电信欺诈,窃取机器人技术等等,并要求从加拿大引渡。司法及贸易大战才要开始。无论后续如何发展,这些指控显示中共不公平的贸易手段,各种金钱收买或盗取专利的行为,实为所谓的“强国”之耻。目前已有美、英、德、日、加拿大、荷兰、澳洲、法国,以及台湾等地均开始抵制华为产品。这些年来中共为了维护其党国政治经济利益的大外宣投资恐将陆续付诸东流。

反思:认识锐实力和软实力的不同

也许有人会问,任何国家都在从事外宣工作,中共巨资投人的大外宣有何不当?文宣工作又称“软实力”,各国都在努力经营,当然也投入大笔金钱,像韩国影视产业行销全球,还被奉为国家投入文创的典范。中共的大外宣策略,例如“孔子学院”推动中国文化教研和中文教育,有何不妥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需要分辨两个名辞:软实力和锐实力。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在2017年12月初公布一份报告:《锐实力:威权主义影响力在民主国家中渐增》(Sharp Power:Rising Authoritarian Influence in the Democratic World),即首先区别“锐实力”与“软实力”的不同,后者主要是透过文化传播增强其本身的吸引力或说服力(形象),如韩国的影视文化风行全球就是典型。但“锐实力”则是以“利诱”及“威胁”并用的方式,令有利于己方的舆论变成主流,回避或压制负面议题或问责言论,从而减低威权强国在海外拓展经济项目和国家形象上所遇到的阻力。

这份报告主笔之一Juan Pablo Cardenal,是西班牙记者,现旅居于香港,在2014年出版《China's Silent Army:The Pioneers,Traders,Fixers and Workers Who Are Remaking the World in Beijing's Image》,即详细分析中国如何从媒体、经济、学术与文化等各层面影响拉丁美洲。借由各种经济优惠、交流参访或论坛平台的方式,拉拢他国社会的公/民间社会团体成员,其目的就是达成“中国积极设定的政治议程,与党国立场都相当一致,且明显是为减弱海外批评中国的声音。”也就是说,其最终目的,就是借由“锐实力”所发挥的经济利诱,达成强制的“舆论操控”,压制批评中共的言论,俾维护中共的政治影响力和经济利益。

2017年12月14日的英国经济杂志《经济学人》(《Economist》)也以“锐实力”(Sharp power)为题,形容中国日增的国际影响力,主要是指中国通过收买与拢络等多种做法,影响舆论取向,操控各国的决策。有别于国际社会认可的“软实力”作法,锐实力的影响力具侵略与颠覆性、能削弱他国主权,是一种独裁国家利用自由国家开放社会的“不对称作战”。各国随着中共愈发高姿态的大外宣作法,因而开始警惕并定位中共为具威胁力的“外国势力”注更多。

中共锐实力的案例

中共锐实力运作于全球的案例包罗万象,台湾应有最明显的感受,例如:针对拥有中国市场的影视明星或企业商家、跨国企业如航空公司或旅馆饭店等网站,对其有关台湾的言论立场,或台湾籍属名称等,均要求“屈服、道歉、并宣示配合既定政治原则,甚至进一步自我审查、限制言论或学术自由,或违背自由意志而配合做特定的发言、表态,甚至迫使他人也配合表态。”注更多

国际上的文化学术界亦有多个案例受到瞩目和警愓。例如,本书中提到的中国在多所大学设立的“孔子学院”,就是操作“锐实力”的具体事例。近年来澳洲及美国各地均持续揭露以中共资助(补助、捐助)等方式在各大学建立的孔子学院,表面上宣称从事中国文化教研,但隐藏在背后的则是,中方运用经济手段干涉学术自由,因而引起学术界觉察和反弹。近年已有多起大学关闭孔子学院的案例注更多。美国国会也拟提案将“孔子学院”列为《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ARA)的登记范围注更多。

另一个引起强烈反弹的言论操控案例,是2017年剑桥大学出版社屈从中方压力,将旗下重要刊物《中国季刊》(The China Quarterly)中超过300篇论文和书评从其中国网站下架,据报导其背后有中方大量捐款。本案引起上千名的该期刊作者联署抗议,剑桥大学才撤回下架的决定。另一世界最大学术图书出版商施普林格自然集团(Springer Nature),据报导也从旗下《中国政治学期刊》(Journal of Chinese Political Science)及《国际政治学》(International Politics)网站删除了1000多篇文章。这些文章均含有被中国政府认定为政治“敏感”的关键词,如“台湾”、“西藏”、“文化大革命”等。施普林格显然是为了他们在中国的图书市场,其说辞是他们必须遵守中方合作伙伴—中国图书进出口总公司执行的“本地分销法规”注更多。

由以上讨论可知,中共锐实力是透过中国在经贸市场、工作权乃至生存安全上的影响力,也就是威权国家的综合实力,公开或非公开地施压、影响特定对象,让对方屈从或自我审查,达到其操控、影响舆论的效果。这并不仅是影响言论自由,更威胁民主制度和国家安全。

至于如何有效对抗来自中共的锐实力攻击和影响呢?在2018年12月2日的一场“台美如何共同面对中国锐实力?”国际论坛中,多位学者均指出应加强分享台美和区域资讯和法规制度;在传播面向的作法,则建议媒体应尽力透过自身的力量去进行调查与揭发任何“红色资本”(Chinese capital and and investment)隐藏的利益勾结。注更多

《台湾守护》(Taiwan Sentinel)总编辑寇谧将认为,互联网和社群媒体的时代,中共的外宣操作,更可以透过假新闻(fake news)、假消息(misinformation)和假资讯(disinformation)等,利用自由开放社会的保障,进行不对称的渗透和影响。台湾即将到来的2020的总统大选值得密切注意。因此,民众与媒体都有责任,加强认识中国锐实力手段与其背后的意识形态。方式上包括定期举行双方学者专家和公民社会团体的交流会议,有系统地分享资讯与调查成果。透过共享平台,提升民众情境意识(situational awareness),从而揭露中国锐实力直接或间接的威胁。

而本书的出版,正是揭露中国锐实力的力作。也是作者做为公共知识份子,关心人类自由、公义与人权的长期而深刻的重要成果之一。

本文摘自《红色渗透:中国媒体全球扩张的真相》导读/八旗文化出版

本文为《上报》独家授权《看中国》,请勿任意转载、抄袭。原文链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