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近六十的“台湾女孩”们 为什么那样讲话?(组图)

2019-03-16 07:23 作者: 潘彦瑞

手机版 正体 5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两会 台湾 习近平
台湾出身的香港特区政协委员凌友诗,最近在北京两会演讲爆红(网络图片 下同)

【看中国2019年3月16日讯】台湾出身的香港特区政协委员凌友诗,最近在北京两会演讲爆红,大家对她说话的内容没什么兴趣,但受不了扭捏的咬字跟高八度的声音:“我要说,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因为太用力,有时还摇晃肩膀。

一个喜欢画画的朋友问我:“她为什么要那样讲话?”美术构图讲究平衡跟自然,朋友对突兀的腔调跟过大的嘴形感到难受。我说“因为她不是要讲给你听的”,她是对十三亿中国人称赞北京“中央好棒”,所以要用“他们的”语言。

网络乡民也对凌友诗说“以我这样一个平凡的台湾‘女孩’”,非常反弹。大家不懂为什么看起来四、五十岁的“熟女”(编注:梁已57岁了),会脸不红气不喘笑容灿烂自谦是“女孩”。不过如果你设定发表的对象是中国最有权力的的习近平,或现场的政协主席汪洋,在“祖国爸爸”面前不管几岁的台湾女人装小总是比较讨好。现场的委员们很满意,给了台湾女孩十三次掌声。

台湾长大的朋友说“她就不能够不做作吗?”这样讲其实是我们在强人所难。因为世界“只有一个中国”,带台湾腔的自然中文如果上了政协讲台发声,那会是几个中国?台湾人站上北京全国两会的舞台,最自然的角色只有歌颂党中央、向65岁年龄段的中央领导装小讨好,跟用中央熟悉的语言声调唱给他们听。如果你还记得,去年有一位卢丽安,今年又出来凌友诗,代表中央长辈们心灵上需要来自台湾的抚慰。你唱台语或客家话领导们听不懂,不是很失礼吗?

中国两会是指政协跟人大两个会,凌友诗是“政协台湾女孩”,其实另一个会“人大”还有一位“台湾女孩”也想红,她是陈云英。人大台湾女孩跟政协女孩市场有区隔,两人红法不一样,陈云英不是走语调或眼神的视觉系路线搏版面,而是用琼瑶风突兀的内容跟夸张的形容被看见。比如陈云英说一国两制像蛋糕要加奶油巧克力都可以,但她“担心台湾人不敢表达意见”,却不担心中国人不敢表示意见。


陈云英不是走语调或眼神的视觉系路线搏版面,而是用琼瑶风突兀的内容跟夸张的形容被看见。

人大台湾女孩不知道是不是离开家乡太久,弄错奶油巧克力不是奶油“=”巧克力。法国无国界记者组织说台湾是亚洲新闻自由第一的国家,中国奶油巧克力蛋糕排名世界176。陈云英还说每次来台湾都要被审查,跟朋友聚餐都要管“不符合时代,倒退一百年”。人大台湾女孩忘了她名义上代表的台湾有位乡亲叫李明哲,两年前跟朋友在微信讨论人权和民主,结果去广东后消失被逮捕。中国巧克力蛋糕可能没告诉李明哲什么事先审查,跟谁聚餐可不可以,或许人大台湾女孩觉得“直接消失是一种进步”。

人类世界只要有敌我界线,难免会有各形各色的这类男孩女孩,他们离开家乡后常因不同理由高调歌颂他乡。台湾海峡两岸之间有,南北韩38度线上也有。陈云英跟凌友诗这代台湾女孩风光之前,中国有一位名号更响亮的“台湾男孩”是陈云英的爱人林毅夫。

鼎鼎大名的林毅夫曾经被台湾行政院长蒋经国提拔,拿公费念书下精英部队历练,从金门马山连长任内游泳叛逃到厦门时才27岁。“台湾男孩”在中国平步青云当上北大国发院长,世界银行副行长以及政协委员。林毅夫最有名的曲目是中国经济可以20年保八(每年GDP成长8%;但2012年后不灵光);2025年中国经济超越美国(现在可能不好说);治雾霾不能牺牲经济等。担任政协任内他也常在两会期间接受台媒访问,镜头前的台湾男孩因为是要对台湾讲话可以说台语,并且哽咽说他想“回家”。

林毅夫当年以上尉军官身分“离职”,台湾国防部指控他“阵前逃官投敌”,只要一下飞机会逮捕法办。在中国荣华富贵的台湾男孩没办法“衣锦返乡”,多次流泪控诉故乡拆散骨肉不通人情,他在北京办灵堂遥祭亡父,椎心刺骨痛哭失声但没忘记开放媒体拍摄。

台湾海峡对面的男孩女孩用眼泪或高音谴责故乡,至少在他乡有富贵地位。比较起来跨越南北韩38度线,在北韩传奇的“美国男孩”詹金斯非常不聪明,他差点丢命最后也只是一个土产店员。詹金斯桑(Charles Jenkins日文:ジェンキンスさん)是美国士官,1965年跨过38度线叛逃的时候24岁,他一去北韩就上广播用高八度音向朝鲜人说,美国阿兵哥在平壤才找到幸福的“香格里拉”。

詹金斯因为长期受虐“美国男孩”满脸风霜,拄着柺杖踏上日本变成一名“北韩老兵”。(汤森路透)

詹金斯被关在监狱里虐待殴打,冬天寒冷闹饥荒差点活不下去,幸运的是美国男孩在地狱里碰到人生的另一半–被北韩间谍绑架的日本护士曾我瞳。两个人结婚生了女儿,2004年又因为日本跟朝鲜和谈,当时的首相小泉纯一郎出手相救,詹金斯托太太的福终于能到日本跟家人团聚。本来驻日美军也坚持依法究办,不过小泉首相帮忙求情,另外詹金斯也没有“台湾男孩”林毅夫精明,他叛逃对自己的伤害远大过对国家的伤害。美军从轻发落他只被关一个月,降级为二等兵强制退伍。

他离开人生居住最久的异乡时已经65岁,因为长期受虐“美国男孩”满脸风霜,拄着柺杖踏上日本变成一名“北韩老兵”。日本当然不会给詹金斯人大政协职位,北韩老兵在国会歌颂日本好像也没什么卖点,这位朝鲜宣传的看板人物后来跟太太回到佐渡岛老家。还好人生曲折有知名度他在小岛上找到土产店工作,业务之一是微笑陪观光客拍照,北韩的美国男孩晚年成了日本游客口中的“詹金斯桑”。

2017年詹金斯桑过世的消息上了美国纽约时报,他只是十几年前曾经出名的小店员,人生最高荣誉之一是获得佐渡岛颁发的振兴观光感谢状。在日本的北韩老兵没有荣华富贵过着普通生活,没有人要他用高八度的音调讲日文,称颂日本走在正确的历史道路。他的幸福像白开水只有家人陪伴,和那些台湾人大政协女孩们口中“偏狭倒退的”自由。詹金斯桑77岁,上帝像事先分配好一样,他在人民民主专政的“光荣北韩”,和“偏狭”的日美两国各度过一半的人生。

本文为《上报》独家授权《看中国》,请勿任意转载、抄袭。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