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些国家已经到了“喉癌”晚期(图)

2019-03-17 08:45 作者: 太阳雨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其实流氓最敏感,他们害怕言论自由((示意图/pixabay)

【看中国2019年3月17日讯】据俄罗斯当地MASH电视台报导,本月11号凌晨2点,俄罗斯强力部门对莫斯科东南区的两家大市场进行突击封锁,数以万计的华商无法进入市场。除少数提前得到消息的华人赶在封锁之前取出了商铺内的现金,其余大部分人都可能面临财货两空的下场。

由于我恰好有个朋友在俄罗斯,因此前些天就得知了这则资讯。但由于那会儿战狼们正在成都喷辣椒水,所以我拖到现在才写。如果战狼无法出动,那么我们外交部的,华大妈,耿大爷们是不是可以出面谴责下,严正抗议下,要求俄方保证我国公民人身和财产安全?

华为被美国和加拿大虐的时候,外交部和党媒无不使出了浑身解数,一会儿谴责,一会抓人,工作可谓十分出色。可现在数万华人同胞被俄罗斯虐了,却好几天不见你们发声,连个屁都没有。这让我非常捉急,我想我们是不是连中国人都没得做了。

为了保住中国人这尊贵的身份,我决定给外交部找个理解,一定是“喉癌”犯了。没错,俄罗斯已经到了“喉癌”晚期,没法儿沟通。就在上周,俄罗斯杜马通过了一项法案,禁止任何人发表批评政府的言论,违者将面临监禁和罚款。

这项法律得有多邪恶,俄罗斯政府几乎掌控国家资源,又把控着国家的治理权限,决定了这个社会的社保,医疗,教育决策,以及国家财富的分配方案,甚至是吃喝住行等等各方面。如果连批评的权利都没有,等于所有人都是砧板上的肉,只有挨切的份,没有喊痛的资格。而且,普京既然下令不允许批评,那只能说明他已经准备好了要干坏事。

另外,砖智(专制)国家的言论环境,往往跟经济状态成正比,经济越好,言论相对自由,经济一旦恶化,就开始不自信了,舆论管制就越严。比如某大国近些年经济快速下行,言论自由度就大不如前,三天两头封号禁言。

俄罗斯也是如此,苏联刚解体那会儿,俄罗斯恢复了私有制,随后国际资本开始流入,经济逐渐复苏。普京上任之后,又恰好迎来了国际油价历史最高点,有着丰富石油储量的俄罗斯赚得钵满盆满。而且俄罗斯跟中国不同,在恢复私有制的同时,它仍然保留了部分社会主义时期的福利制度,医疗和教育这些都是免费的。

所以俄罗斯人民的生活并不算太糟糕,但是,由于普京政权的长期执政,利益集团逐渐腐蚀国家经济,长时间的财阀割据导致阶级固化,社会流动性几近锁死。美国作家马克吐温说过一句名言,政客就像尿布,换得越勤快越好。因为政客一旦获得了稳定的执政权限,就必然会出现腐败,政商勾结,恶化国家经济。

然后随着俄罗斯贫富分化的加大,底层人民越来越看不到上升的希望,自然就会开始反对统治。于是,俄罗斯社会舆论针对政府的批评异日尖锐。但早些年俄罗斯经济尚可,普京还比较自信,对公众批评的忍耐度较高,比较耐骂。

我记得前几年有个叫谢苗的俄罗斯民谣歌手,公然在电视直播时加戏,唱了一首《我-们-国-家-啥-都-有,人-民-却-活-在-屎-堆-里》。歌词辛辣讽刺,露骨写实,而普京本人就在台下。现在的俄罗斯已经从新闻审查,网络管制,一步步发展到了“喉癌”晚期,开始立法禁止批评政府,这几乎已经回到了斯大林时期的恐怖高压统治。

“尖锐的批评是肯定不被允许的,之后温和的建议也无法接受,然后调侃也不行,大家只好沉默,后来沉默也不行了,大家必须赞美,最后他们把赞美的不起劲儿的人也抓起来了……”

但是,有时候批评也并不一定要指名道姓,比如我指着人群大骂一声畜生,最生气的那个人肯定就是畜生,因为畜生很有自知之明。假设我说这里有一群人,如果还原历史真相,他们就是一群流氓;如果公-布他们的财产,他们就是一群罪犯;如果公布他们的国籍,他们就是一群汉奸。不指名也不道姓,群众会不知道这群人是谁?

如果我说这里有个国家,幼儿得不到安全的疫苗,学生吃不到放心的食品,教室里充斥着谎言,医院暴利经营草菅人命,法律成了统治的工具,黑社会每天穿着制服,贪污犯常常对着人民说教,新闻报纸谎话连篇,专家学者指鹿为马,有权有势的人一边要人们爱国,却一边把家人和财产送出国去……你们认为这会是哪个国家?是美国对吧?

其实流氓最敏感,他们害怕言论自由,因为他们担心更多的人知道自己是流氓。而且他们希望自己耍流氓的时候,群众能保持沉默。而群众越沉默,他们就越肆无忌惮,不知廉耻。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