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信声声索命 老江的债是还不清了!(图)

原标题:给前国家主席江泽民的公开信

2019-03-19 09:17 作者: 杨子立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9年3月19日讯】尊敬的江泽民先生,

我叫杨子立,是你当政时期一名政治冤案受害者。现在给你写信是希望你在有生之年能够对你曾经领导过的执政党和政治体制有一个深刻的反思。

我的案情并不复杂。2000年,我参加了一个学生组织,叫“新青年学会”,类似今天的读书会。会员总共8人,大家用业余时间读书、调研,有空的时候聚一起交流学习经验,或者请学者做个讲座。宗旨也很明确,是“积极探索社会改造之道”。我们仅仅出于对农民的共同关心才走在一起。就这么简单一个小组织,一无资金,二无办公室和职员,三无任何外部支持,竟然被北京市国家安全局构陷成“颠覆组织”。

所谓的“罪行”,就是其中一个会员在我的个人网站链接的论坛上粘贴的文章中有“中国是假民主”“反对老人政治”两句话。所谓的证据,就是安全局派的卧底学生李宇宙写的汇报,说我主张多党制和私有制。另一个致命的证词就是另一个会员范二军(当时北航的政治辅导员,中共党员,后来走向毛左,创办了“乌有之乡”)在警察逼迫下写的伪证词,说我们要推翻政府,徐、靳二人主张暴力,我和宏海主张和平手段。也许因为这个证词,徐、靳二人判刑十年,我和宏海判刑八年。这些虚假的证据其实不难辩驳。所有证人,包括李宇宙和范二军,都在二审前给法官写了新的证言证明我们无罪。但是,由于有了你的亲笔御批,二审法官,北京高院的金星先生连法定程序都不遵循,不允许证人出庭,直接裁定有罪。

世界各文明国家,无不遵循司法独立,无罪推定,凭有效证据定罪的原则。而贵党却特别强调党领导司法。这就导致判案的法官明知我们无罪,却不敢凭法律和良知断案,一直等到你的批示下来,才根据批示判的有罪。

我一个底层受害者,又如何知道你亲自做出了批示呢?其实也是偶然,是北京高院的卷宗里发现了你的批示。你又是根据什么做出有罪批示呢?原来是当时的国家安全部部长许永跃先生的汇报。许部长说我们是建国以来第一起在学生群体中发展反党组织的大案。他是个行政部门的官僚,所有的行政部门官员为了升官发财,都要夸大其词,所以他这么说并不奇怪。检察院起诉我们颠覆国家政权的重罪也不奇怪,毕竟能办成一个政治大案,许多人都会立功受奖。

倘如真是司法审判独立,当庭质证,法官据实判决,中国怎么可能会出现那么多冤假错案呢?问题恰恰在于,中国有太多像你一样“过于自信”的贵党各级党委书记或政法委书记,认为自己对刑事案件的判断比职业法官要高明,要以党的领导权威去指挥法官判案。可是,你在批示我们的案件之前,除了单方面的许部长的汇报,看过我们写的辩护词吗?听过指控方和我方辩护律师的辩论吗?我相信你肯定没有看过。即便是你看过,你认为你的法律意见就一定比职业法官的判断更符合法的精神吗?

你也许认为,普通刑事案件可以交给法官处理,但是政治案件、群体案件、名人案件或其他有社会影响的案件应该由党处理。但这恰恰是司法腐败的根源。一个文明的国家会把法治、平等、人权作为基本的宪法原则,而法治的基本要求就是所有的社会关系都要服从法律安排。在贵党已经垄断立法权、行政权的情况下,为什么贵党对由贵党党员出任的法官还不放心呢?是不是担心法官出于良心会放过贵党的敌人呢?可能你不承认这一点,认为法官可能会徇私枉法,所以需要党亲自领导司法审审判。但是,毕竟法官要对自己的判决承担责任,而那些背后下指示、写条子、打电话,甚至把法官叫过去下命令的贵党官员,在不用署名于判决书的情况下难道会更有动力和能力做出比职业法官更公平的判决吗?

“新青年学会”的冤案,对你来说,可能小到你早已忘的干干净净,跟那些真正的大案,比如成千上万法轮功练习者被拘留、酷刑、失踪、判刑,再比如你刚上台前期对六四受难者的镇压,我们四个人的案子真是小到不值一提。但是任何一个冤案,落实到具体的受难者头上,都是一生的不幸,我们的亲人也同样遭遇常年的苦难。

你也许认为,为了国家“兴旺发达”,所以必须贵党统治,而为了贵党统治牢固,所以任何对贵党统治的潜在威胁都必须消灭在萌芽状态,因此,即便是制造了冤假错案,也在所不惜。当你为了消除潜在政治危险而摒弃法治、侵害公平、践踏人权的时候,就在惩罚个别人的同时造成了更多无辜者的苦难和更多正义人士的愤怒。当贵党再去惩罚那些表达愤怒的人的时候,又产生了新的更多的受难者和义愤者。你可以仔细分析你所知道的每个贵党的反对者,几乎每个人都是从贵党的温和批评者或者不经意的受害者在受到更不公平的惩罚后转变为贵党的敌人的。我相信,在你惩罚我们四个为农民的苦难而呼吁的青年的时候,产生的潜在贵党反对者会超过4000个人。可以说,共产党的敌人都是你们自己制造出来的。

你可能为曾经领导全世界最“强大”的政党而“自豪”,为死后覆盖党旗万人吊唁而“荣耀”。但是你可能没有意识到,你为之“自豪”的党,在没有任何外来监督的情况下,已经成为脱离人民群众的利益集团,从上到下充斥着象许永跃这样为了升官发财不惜吃人血馒头的官员。当你听信这些官员的汇报而发号施令,在自以为维护了党的根本利益的时候,恰恰暴露了一党专政的致命弱点,并且给贵党本身也造成了难以估量的损害。

很可惜,你的眼光没有看到确立你真正人生价值的正确道路:把中国带入民主。相反,你却致力于把贵党塑造成万世相传的长生不老党。你这种徒劳的努力不仅不会给你带来永久的荣耀,相反,即便在你死时还来得及享受隆重的葬礼,但历史将把你作为一个暴君而让后代铭记。

你也许曾经很享受你的无边权力,你不经意的一个批示,一个电话,甚至一个暗示之后,很可能就是多少人的身家性命和家庭幸福的灰飞烟灭。作为一个男人,有多少美女挖空心思想给你投怀送抱而不得。甚至作为可以直接掌握核按钮的大国掌控者,你“拥有”让地球颤抖的能力。但是所有人都逃不过上天注定的生老病死。

可惜你再也没有机会。无论你即将去见谁,还是去见马克思,在你离别这个世界之前,我想知道,你是否为那些你当政时期制造的大量无辜受害者们而感到忏悔?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