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省公务员减招逾万 北京要过紧日子?内情这般不堪(图)

2019-03-21 01:34 作者: 林中宇

手机版 正体 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耗费庞大国库开支的中共两会一幕。
耗费庞大国库开支的中共两会一幕。(图片来源:Andrea Verdelli/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3月21日讯】(看中国记者林中宇综合报导)贸易战引发中国经济危局。中共高层不断放风要过“紧日子”。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日前表示,面对国内经济放缓压力,会压缩政府开支,为减税降费提供更大空间,而地方政府也要分担责任。最新数字显示,山西、湖南等7个省份精简编制,招考公务员人数合计少了接近1万5千人。不过,外界质疑,一边是机构改革失败,另一方面公款养党及退休高官巨量开支,让当局“过紧日子”一说成为笑话。

中共高层再提过紧日子 七省公务员减招一万五千人

综合媒体报导,中共总理李克强在最近在两会期间再次提及会压缩政府开支,要过紧日子。事实上,1月9日,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时就曾指出,当前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政府收入吃紧,要把一般支出压下来,要树立过“紧日子”的思想。

中共财政部部长刘昆在2018年底的全国财政工作会议上,也已经提出政府要树立“过紧日子的思想”,压缩一般性支出,严控三公经费。

中共高层自认经济不行,要求“过紧日子”,显示形势不是一般的不妙,中国经济寒冬已到。

去年引爆的美中贸易战,至今仍在持续。形势确实对中共而言不容乐观,中共官媒也承认“经济问题严重”:地方债务高企、P2P爆雷频发、房市走入寒冬,股市、汇市下挫,“国进民退”争议爆起,民营经济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失业人数激增……。

在这一背景下,中国公务员招考规模下降。据自由亚洲电台3月19日报导,以山西、湖南、贵州等省份最明显,招录人数比去年少了一半或接近一半,连同山东、江西、湖北、福建,7省合计少招了接近1万5千人。

报导引述大陆时事评论员金仲兵预期,下一轮改革会从党政、行政合并入手,因为“在某些地方,市长和市委书记是有分工的,但是到了实际例子往往会出现很多重复管理。如能避免此情况,将节省大量行政人员和开支,在各部门之间也有重复管理的例子。”

中共人社部2016年公布过公务员人数,达到716万,有学者推算,如果加上所有由纳税人供养的国企和事业单位人员,总公职人员人数超过7000万,官民比例达到历史上最高值。目前中共各级政府每年还在新招公务员。

中共机构改革被质疑越改越膨胀 仅为“换官”

中共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于去年3月印发,方案涉及将国务院正部级机构减少8个,副部级机构减少7个,国务院设置26个部门。

根据方案,新组建或重新组建的部门有11个:包括:自然资源部、生态环境部、农业农村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退役军人事务部、应急管理部、科学技术部、司法部、水利部、审计署。

不再保留的部门是:监察部、国土资源部、环境保护部、农业部、文化部、国家卫计委。

自由亚洲电台援引大陆独立学者萧先生认为,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除了换掉一批主要负责人,没有其他意义。

萧先生表示,“在目前这个体制下,精简也好,改革也好,都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只不过是把办公室换一下,换几个人当官。干部提拔、调动等等,都没有受到制约及监督”。

萧先生说,中国的公务员队伍十分庞大,在一些基层县里面,十多个人就要养活一个公务员:“改来改去,改到现在机构越来越多,人也越改越多,官员越改越多。吃财政饭的人太多了。国务院、中央部委、人大、政协五大家,太多人了。基层一个县有处级干部两百多人,有一百多个局,十几个人养一个吃财政饭的人”。

事实上,中共建政后就一直有在体制内进行机构改革,但无改机构臃肿、“政令不出中南海”等体制病。1949年中共建政至今69年,先后进行了12次机构改革,所谓的改革开放40年就搞了8次。其中以1998年朱镕基任总理那次力度最大,朱公开宣称要炒掉一半机关工作人员,最终不但引发上访潮,机关人员也是越改越膨胀。

中共党政双线造就“万税之国”

中共政权是“万税之国”,百姓历来承担举世无双的巨量官员。而且,中共官员党政双线,两套马车。

《看中国》去年年初发表的〈【共产党真相】捅破中共存活百年天大的秘密〉一文曾援引数据说明:

2012年中国(未包括中央官员)地方政府供养的公职人员(包街道,村委),以2000县市为计约6000万人。

以一个人口300万的某市为例,其GDP为46亿美元,中共市委书记1人,副书记4人,常委11人,市长1人,副市长9人,市长助理3人,人大主任1人,副主任7人,政协主席1人,副主席8人,还有20名处长级秘书长,还有计生办、维稳办、精神文明办、城管,更有许多成年甚至未成年的挂名“官员”在领干薪。

而纽约人口1800万,GDP为26000亿美元,市长1人,副市长1人,议长1人。东京人口1300万,GDP为11000亿美元,市长1人,副市长1人,议长1人,副议长1人。

据此,中国每百万美元GDP要养10.8官员,美国1.56人,日本0.95人,德国1.33人,英国2.8人。是日本的十倍,美国的七倍,德国的八倍,英国的四倍。

各国行政费用占GDP比例的比较:中国为25.6%,印度为6.3%,美国为3.4%,日本为2.8%。中印两国人口相近,行政费用却相差四倍。

以上有关中共官僚系统的数据还是保守统计,实际上中共所属的所谓机关、企事业单位,还有历年退休官员,待遇都很惊人,形成庞大的开支,全部压在老百姓身上。

另据香港《争鸣》2016年4月号文章的数据对比,2012年世界各国政府行政费用占财政总收入:德国2.7%,埃及3.1%,印度6.3%,加拿大7.1%,俄国7.6%,中国30%。中国将近埃及的十倍、印度的五倍!

退休高官待遇成庞大国库开支

在民主国家,民选的总统及各级官员离职后就什么都不是了。但是在中国大陆,那些退休高官则仍享受着种种特权。

据香港《动向》报导,中共2014年退休高官年开支逾675亿元。2004年,仅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员长、国家副主席、中顾委副主任一级的离休高干,公费开支高达3.26亿元,平均每人2,725万元。其它级别逐级配置,形成庞大国库开支。

《动向》杂志2014年1月号披露,2012年全年,中共退休党政军高官61万,其薪酬、福利、待遇总开支7250余亿元(人民币,下同),相当于同年GDP的1.3%,占同年财政收入6.2%。这些有关资料是在2013年12月的一次国务院常务会议提交的。

据陆媒报导,2016年11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了规范所谓“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有关待遇等文件。但这一文件规定并未降低退休高官的相关标准,只是规定不能“超标准”、“超规格”而已。原本惊人的高标准、高规格安排并无根本上改变。

“公款养党”最令人震惊 但神秘支出从来不为人知

中国纳税人供养的还不止在职及退休行政官员,还有本来应由中共自己养活的党委这一系列的官员。

因网上言论被开除的贵州大学杨绍政教授,其直接触动当局的是因他公开在海外发文批中共“公款养党”。

自由亚洲电台2018年8月17日报导,杨绍政在文章中批评,中共占用税款和国资收益,每年供养所有政党专职党务人员和一些非政党社团工作人员总数约2000万,给社会带来的耗损估值约20万亿元人民币。如果情况不改变,社会终究会崩溃。

杨绍政说:“全体国民的税款和国资收益每年供养所有政党专职党务人员和一些非政党社团工作人员,分布在政府、军队、社团、公有企业、事业单位、专职党务机关的每一个细胞,总数约2000万,给社会带来的耗损估值约20万亿元人民币。”并质问:“这么庞大的资源,真的可以忽略不计?”

“中国大陆全民公款养党和社团一年给全社会造成的财富耗损为20万亿人民币,人均负担1.5万元,而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几乎不养这群人,人均负担为零。”

“假如有两个经济体,同样的13.5亿人口规模和同等的初始人均收入。一个社会全民公款供养的政权人员比另一个社会多4000万。即使两个社会生产效率相同,供养更多政权人员的社会将会越来越穷。只要不变革,更多供养政权人员的社会终究会崩溃。”

大陆独立经济学者巩胜利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也表示,像中国这样党政都靠国家财政来养的国家,全世界大概只有3个半,就是中国,朝鲜,古巴,加上半个越南。那你这个国家运营的费用就非常高。中国的党耗费的经费从来没有见过阳光。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