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堪比1929大萧条的世界性危机正在酝酿

2019-03-23 08:00 作者: 凭栏欲言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9年3月23日讯】1971年8月15日,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宣布,美元再次与黄金脱钩,各国跟进,从此货币失去黄金之锚至今。

货币有三大功能,价值储藏、度量尺度及交易媒介。从此之后,价值贮藏功能消失,全面进入法币时代。

如果说金本位下,货币发行速度跟不上经济增速是经济增长的制约。那么法币时代下,印钞速度总会超过经济增速,没有政府能管的住那只印钞的手,信用的超速扩张也成为经济增长的制约。法币时代,印钞初期事实上是推进了经济增长的,其推动了利率降低,使经济潜力得以发挥。

然而,随着货币持续超发,凯恩斯的假设开始成为现实,当利率低至一定程度时,投机性对货币的需求暴增,所有新增的货币皆被吸纳入投机体系,无论新增多少货币,也不会有资金进入实体体系。

金本位时代货币稍有多发即会被兑换成黄金,宏观货币政策能量极小。但法币时代不同,宏观货币政策能量极大,且多具有持续性,这给了投机者一个相当明确的信号,跟随央行下场就必赢,刺激投机者下场参赌,购入金融资产。这应该已经超出了凯恩斯的设想,凯恩斯或者认为利率需低至一定程度才会激发流动性陷阱。

而事实上,金融本就是赌预期的游戏,由于宏观宽松货币政策的明朗预期对投机者的鼓励作用,在利率还比较高时,增量货币就已经全部被投机性需求吸收,进入金融资产,甚至不止是增量,投机性还会自实体抢夺存量货币,导致实体通缩。全球包括中日在内的极多经济体事实上已经陷入了流动性陷阱。当存在流动性陷阱时,宽松救市政策预期越明朗,力度越强,越刺激资金流入金融资产进行投机,从而事实上减少实体资金量,抬高实体利率,扼杀经济潜力。

实际结果是,实体越救越差。目前,全球金融资产价格已颇有积重难返之势,每当信用扩张导致金融风险时,无一例外,央行都会下场救市。

从美国建国到2008年8月,200多年时间美国总共才印钞8300亿美元,然而,到了2014年9月,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规模已经高达4.5万亿美元。

2013年1月,日本央行的资产规模还不到160万亿日元,2018年1月,这一数字就变成了546万亿日元。

2008年1月,中国M2为41.78万亿, 2019年1月,M2已至186.59万亿。

而对应的,则是资产价格暴涨,债务急剧扩张,美国股市、日本债市及中国房市,已成世界三大资产泡沫。而日美国债、中国政府隐形债务都已成为潜在的风险点。

据CNBC称,惠誉国际评级发布的全球政府债务图表(Global Government Debt Chart Book)显示,截至2018年,全球政府债务已经高达66万亿美元,大约是2007年的两倍。

由于世界性货币与信用的一再扩张,即算较低的利率也会催生大规模食利人群,使其退出生产型劳动,参与做蛋糕的人变少,驱使蛋糕变小,经济衰退。

很显然,当利率具有空间时,可以通过降低利率,增加印钞规模来刺激经济增长,又不使食利阶层分配增多(利率下降*货币规模扩大,一升一降),将问题拖延下去,但这又激励了投机行为。但当利率已经降无可降时,任何增加印钞的手段都是扩展食利阶层分配,从而缩小蛋糕,驱使经济衰退。较为典型的是欧日利率已至极限,但货币宽松政策却难以退出。

当再无手段拖延时,被吹涨至极限的信用规模将带来一个深度危机,一个或许超越1929年大萧条的危机……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