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响水化工爆炸中的失联者们(图)

2019-03-25 07:30 作者: 付垚 屈畅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爆炸
主要的着火点及周边被灭火泡沫覆盖着,像一场厚厚的冬雪(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9年3月25日讯】在火势持续了10多个小时后,22日清晨7点,江苏响水爆炸事故现场明火被最终控制。在事故现场,主要的着火点及周边被灭火泡沫覆盖着,像一场厚厚的冬雪。

21日下午2点48分,响水县天嘉宜化工公司突然发生爆炸。视频显示,现场火光冲天,浓烟升腾,房屋在巨烈的震动中,门窗、玻璃四处飞散。大量群众惊慌离开现场,其中一些伤员头部、脸部的血迹明显。巨大的爆炸,造成了当地2.2级地震。据报道,爆炸区域附近至少有7所学校,其中1所幼儿园,距爆炸地点仅1.1公里。

事故中,天嘉宜化工在响水负责的总经理张勤岳也在爆炸中受伤。该公司主要生产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经营范围包括间羟基苯甲酸、苯甲醚等,现有职工195人。

截至记者发稿,现场救援仍在紧张进行,死伤者的具体名单和信息还在汇总统计中。与此同时,盐城当地网络上的一场民间寻人爱心接力也在迅速展开。北青报记者联系了其中十数位寻亲家属,他们有的联系上了躲过一劫的亲人,有的最终没有躲过噩耗,有的仍在焦急等待。

今年我们原本想要一个孩子

在发布寻人信息后,蒋月明的妻子等来的是噩耗。

今年30岁的蒋月明,在爆炸化工厂仅隔一条街的新联合公司做职员,平时负责收发货的工作。他是家中独苗,结婚三年。爆炸当天,刚好是他30岁的生日。

当日下午,蒋月明和妻子还在手机上说笑,说自己“困了,要睡了”。下午2时20分左右,她又收到丈夫的微信,“今天是我生日,你不打算表现一下么?”当天她因有事外出去了扬州,忙碌中并没有及时回。直到20多分钟后,看到朋友圈里铺天盖地的天嘉宜化工公司爆炸的消息。此时她再打电话给丈夫,已经没有了回应。

“我都没来得及祝他生日快乐。”电话中,蒋月明的妻子已泣不成声。她告诉北青报记者,父亲随后在爆炸现场发现了蒋月明的尸体。目前,政府已派人找到她,让她等进一步通知。公公、婆婆已赶回老家,给儿子挑选合适的墓地。

蒋月明的妻子说,原本“今年我们想要一个孩子的”。

为补贴家用打短工的母亲

65岁的母亲潘某21日一早搭车赶往天嘉宜上班,爆炸后和家人失去联系,目前已被证实在事故中不幸遇难。

潘某的儿子告诉北青报记者,天嘉宜公司会时不时招聘一些短工,母亲经常会应聘,去车间做一些杂工。今年2月份,潘某再次应聘了短工。“我家在天嘉宜西南边,大约10公里,母亲通常搭车去上班,偶尔我们子女也会开车送母亲。母亲打工一个月,少的时候能收入不到4000元,多的时候能到5000元,用于补贴家用。”

21日下午2点48分,在另一个镇上班的儿子,听到了陈家港方向传来的巨大的爆炸声。“爆炸声过后,我还能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波。赶到陈家港的时候,通往天嘉宜的路已经封了。”

母亲潘某的3个子女寻遍附近的4家医院,但众多伤者中,没有找到母亲。直到22日下午和记者通电话的前一刻,刚接到消息,母亲的遗体已被找到。

家中顶梁柱此前曾“逃过一劫”

22日上午,陈女士接到同在化工园区打工老乡打来的电话,“你叔叔的遗体找到了”。电话另一端,老乡说,他的父亲也同样遇难。

接到噩耗后,现在全家人正赶往江苏盐城。

李女士告诉记者,叔叔家中有两个儿子,妻子在家务农,小儿子还在上初中,他是家中的顶梁柱,常年在江苏盐城打工,已在陈家港化工园区工作了10多年。“他吃住都在厂区,厂子就在天嘉宜旁边。”

李女士说,从叔叔去盐城打工后,每年就只有过年见上一面。年后,由于工厂停工了一段时间,叔叔回去的比较晚。“也就刚回工厂不到十天吧。”在与叔叔每次的相聚中,打工生活是他们常聊的话题。“叔叔之前提到,那个工业园区之前也发生过事故,他当时侥幸逃过一劫,没想到这次真出事了。”

有两个宝宝的天嘉宜化验员

高影星的父亲伤的很重,正在盐城第一人民医院抢救。他的舌头没了,牙也没了,医生发现,他的呼吸道里吸满了苯。

出事以前,他是附近工厂的电工,女儿高影星是天嘉宜公司的化验员,他们的家在响水县王商村,距离事发工厂不到两里路。

“工厂附近,方圆十几里所有门窗都没了。”高影星的姑父说。

高影星目前和家人也失去了联系。

事发后,她的两个宝宝由孩子奶奶带着,丈夫找遍了盐城以及下辖各个县的医院,都没有高影星的消息。

唯一的线索是一张在朋友圈看到的照片,一个很像高影星的女人躺在CT室门口,紧闭着双眼,脸上有血迹。

截至22日晚7时,丈夫仍在多方寻找中。

一起上班的父子,都没有回来

22日早上,家人在废墟里找到了徐鑫和他父亲的尸体。

35岁的徐鑫和父亲都在江苏之江化工工作,徐鑫主要负责机修工作,父亲则在厂里面做着技术工作。厂子和家大约20分钟的车程,父子俩每天早上7点多骑车从家里出发,晚上5点多钟结伴回到家。

爆炸发生后,徐鑫妻子发现,事发企业距离之江化工不远,她开始不停尝试联系丈夫,但始终没有音讯。家里还有其他的亲戚在厂子里工作,对厂子很熟悉,他们决定亲自去寻找。

22日早上,废墟里,家人找到了徐鑫和他父亲,两人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

种了一辈子地,还要打工的父亲

21日下午,陈家港方先生经营的修理店大门,被剧烈的冲击波毁坏,店内货物散落一地,但他根本无心顾及,因为父亲方祥水就在天嘉宜化工公司上班。

他告诉北青报记者,父亲方祥水已67岁,今年是老人在天嘉宜打工的第三个年头。

“父亲在天嘉宜的工作主要是分拣垃圾,在打工之前,种了一辈子的地。他岁数大了,就在过年时,我还劝过,让他不要再上班了,好好在家享福,但老人不听,说自己闲不住。”

爆炸发生后,女儿连夜从苏州赶回老家,与弟弟一起,找遍了响水县、盐城市的五六家医院,没有获得父亲的任何消息。

“我们希望,能够等来父亲的消息。”

父亲找到了,母亲还没消息

3月22日下午,响水县居民薛磊告诉记者,自己的父母都在天嘉宜工作,父亲在爆炸中头部受伤,目前已在医院治疗,母亲韩红兰还没找到。

“爆炸发生后,我就开始给妈妈打电话,一直没人接。”薛磊说,父亲是天嘉宜化工厂的操作工,母亲在厂内做点杂务。“扫扫地什么的,她中午1点班离开的宿舍,去工厂上班。”

爆炸发生时,薛磊的父亲正在车间里,被车间内的杂物砸到头部。“受伤后,他跑了出来,因为不记住我的电话号码,他跟同事借了电话打的家里座机。我在医院找到他时,医生说他的伤倒没什么大碍,可母亲一直联系不上。”

薛磊说,父母在天嘉宜化工都有宿舍,日常住在宿舍中,离厂子也就步行几分钟的距离。

寻人名单上的那些“未归人”

从网上到网下,从工地到医院,在响水化工爆炸援救的第一个24小时里,还有更多的人,在焦急地寻找和等待着未归的家人。在北青报确认的不完全寻人信息中,包括:

陈海燕,女,临近天嘉宜的化工企业会计。陈家港本地人,为了照顾父母,选择了在离家不远的化工厂上班。爆炸后,家人赶到女儿所在的工厂,“发现整个厂子都已面目全非”。

叶宏珍,女,53岁,之江化工公司职工。女儿说,母亲是染料配料方面的熟练工。21日爆炸发生后,她给母亲打电话,还有信号,嘟嘟嘟的,一直没有人接。

周玉兰和谷飞夫妇,之江化工有限公司职工。周玉兰今年36岁,负责管理仓库,谷飞35岁,是车间主任。

杨正权,男,41岁,天嘉宜化工公司电工。从北京赶往盐城的弟弟说,除了在家务农的父母,哥哥还有一个11岁的女儿。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