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百家中央部门晒预算账本凸显机构臃肿(图)

2019-04-10 09:44 作者: 文龙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日前共有102个中央部门公开预算。(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19年4月10日讯】(看中国记者文龙综合报导)日前共有102个中央部门公开预算,加上没有公布预算的中央机构,总体上机构数量仍显庞大臃肿。并且,财政部公布2019年预算报告中,财税专家发现3,000多亿元的支出去向不明。

中国经济学界有个共识,多年来中国民众缴纳重税,供养着一个庞大的政府,同时中共各级党组织不向民众提供任何服务,而其奢侈浪费的程度又是无法估算的。

2019年中央部门预算日前集中向社会公开,共有102个中央部门公开其部门预算,这个数量比2018年的89个增加13个。同时公开50个项目的绩效目标。官媒一如既往的宣传“百家中央部门集中晒预算,进一步打造阳光财政”等。

《路透社》4月8日刊文指,此次公开的中央部门预算依旧有逾百个吃公粮的机构,尚不包括还有因各种原因没有公布预算的中央机构,数量仍显庞大,难免心生机构臃肿之嫌。

一位不具名的税收专家总结称,虽然政府机构改革有改进,如撤销了“馒头办”等机构;但也有问题,如增加了很多委员会和领导小组。“机构庞大,人员众多,民负很重,期待改革。”

该专家进一步解释称,中国有五级政府,也意味着五级财政,还有各级人大政协及各种公办社团组织等,虽然近几年财政体制改革减少了一些中间环节,但靠财政供养的机构和各种官方社团之类仍不少。

对于拥有超过13亿人口的中国,到底有多少吃公粮的公职人员,似乎一直是个模糊的概念,从国家治理的角度看也很难有明确的数量标准。曾有一篇题为“中国人供养了一个超大的政府”的文章受到热传,文章引用学者的话表示,在中国数千万人是吃财政饭的,也就是要用老百姓的税收来养活。这些人分布在众多机构中,这些吃财政饭的机构与国家的经济增长和公共服务没有直接关系,没有别的价值,它就是吃饭来的,是纯消耗性的支出机构。这种靠老百姓养活的人太多了,中国纳税人不堪重负,而且会造成整个社会效率的低下。

今年两会期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河南代表团参加审议时询问“‘馒头办’没有了吧?”

此新闻迅速传遍网络,亦反映出政府机构的臃肿。“馒头办”一事起源于2001年的河南。

据《新华社》报道,2001年3月2日,当年的郑州市食品品牌“郑荣馒头”在二七区被“区馒头办”查处并禁止销售,理由是:小包装没有打生产日期。“郑荣馒头”及其经销商分别缴纳了区“馒头办”开出的500元(人民币,下同)和1,000元的罚单;3月6日,“郑荣馒头”在管城区又因同样的原因被查处,其经销商又领到了一张1,000元的罚单。一时间,“馒头风波”在郑州闹得沸沸扬扬,馒头厂家人人自危。几天后,双方的矛盾升级,更发生两级“馒头办”为争夺处罚权当街对骂。

同样在今年两会期间,中国财政部公布了2019年预算报告。在3月8日的人大上海代表团小组会议上,中国财税专家刘小兵发言称,去年他提出了“其它支出”过高,需修订政府收支分类科目的建议;今年中央本级基本支出预算表中,按照经济分类占比30%左右的“其它支出”降到了27.3%。

刘小兵直言,按照经济性质分类,中央本级的基本支出中,其它支出一项有3000多亿,占到27.3%。”这3000多亿到底去哪里了,不能简单地用‘其它’打发掉。”他建议完善预算编制,进一步细化支出的具体科目。

对于今年财政报告中“其它支出”微降的问题,刘小兵认为,这个比重依然很高,还可以进一步改进。“其它支出”的比重越高,公众越不容易了解公共资金的去向,对于“钱袋子”的监管力度就越弱。

刘小兵表示,“其它支出”过高,是因为收支分类不明造成的,而收支分类科目不完善,就会导致资金去向不透明,“可能会发生个别官员与企业、个人之间进行利益输送,滋生腐败土壤”。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