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廷敬重有仙缘的人 这对社会有益

2019-04-13 08:34 作者: 慧淳整理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一、朝廷敬重有仙缘的人,这对社会有益

王可交,苏州昆山县人,性情忠厚老实。以耕田、钓鱼为业,住在松江南赵屯村。他已经三十多岁了,还不知道有天理人道,经常捉取大鱼.喜欢用木棒打死,煮熟后吃。

有一天,他驾着渔舟,正敲着船桨,高歌入江,忽然看见一艘彩画的花舫,荡漾江心。上面有七名道士,都很年轻,玉冠霞帔,衣服的颜色各不相同,有侍从十多人,有的梳鸦髻,有的梳云鬟,还有四个穿黄衣的人,都坐在花舫中。有一人招呼着王可交的姓名,王可交正在惊异,不觉渔舟已经靠近花舫。一个道士让扎鸦髻的小童,拉王可交上舫,他见七名道士面前,各有青玉制的杯盘器皿,盛着各种果子,都是荧彻有光,从不曾认识。还有女伎十多人,都手持乐器。王可交站在宴席的末端,向七位道士拜过。七道士一起观察着王可交,其中一人说:“好骨相!应该成仙,但生于贫贱,眉毛之间已经被烧破了。”又一人说:“给他酒喝。”侍者斟酒,可是无论如何,酒也斟不出来。侍者告诉道士,道士说:“酒是灵物,必须入口,才能换骨。斟不出来,这也是他的命呀!谁叫他打鱼吃?”一人又说:“给他栗子吃。”俄而有一人,从宴席上取过两枚栗子,让侍者交给王可交,命他当即吃掉。他看那栗子,颜色青红,光泽如枣,长有二寸左右,一咬有皮,不像是人间的栗子,果肉脆而甘甜如糖,好久他才吃完。一个人说:“王可交已经见过了,可以让他走了。”便命一名黄衣人送他上岸。他到了舫边,再找自己的渔舟,已经不见了。黄衣人说:“用不着渔舟,只要一闭眼就到了。”于是王可交合上眼,仿佛听见风雨飘洒着林木,一阵浩浩之声过后,已经到了岸上,黄衣人早不知去向了。只见峰峦重叠,松柏参天。他坐在草丛的石头上,远远望见一座门楼,有人出入。俄顷有十多个樵夫和僧人走来,问王可交是什么人?王可交把刚才发生的事,讲了一遍。又问王可交:“什么时候离开的家?”王可交说:“今天一早,我就离开家了。”又问:“今天是什么日子?”他说:“是三月三日。”樵夫和僧人都大吃一惊,说:“今天是九月九日,离三月三日已经半年了。”王可交问:这是什么地方,僧人说:“这是天台山瀑布寺的前面。”王可交又问:离华亭有多远?僧人说:“水程有一千多里。”王可交惊讶不已。僧人邀他进寺,为他准备了饮食。王可交只说已经吃饱,不喜欢闻食物的气味,只是喝水。

众僧人详细询问,极为惊异,便把情况报告给唐兴县,再转达台州,并上奏到朝廷。越州廉访使王讽,一向信奉道教,召见王可交,以为这是非常之事,神仙变化,不可测知。王可交(此时已有变化)身长七尺有余,仪容伟异,言语爽朗。王讽叹道:“这真是仙人呀!”又因为他与自己是同姓,益发敬重,便给他穿上道服。王讽又派人到苏州调查事实,都说三月三日,王可交乘渔舟入江不归,家人寻到渔舟,以为掉到江中淹死了,可是又打捞不到,妻子只得招魂而葬。王讽把这情况表奏朝廷,皇帝也表示惊奇,十分敬重他有仙缘。

后来,王可交回归乡里,把经过仔仔细细对乡亲们说了,大家再到江上,他指画着当时遇见花舫的地方,依然如故。王可交吃过栗子以后,就断绝五谷,举动都好像有神仙相助。他不再耕田垂钓,便带着妻子儿女前往四明山。过了二十多年,他又出来到明州卖药,又教人卖酒。当时人说:他的药,是神仙壶公所授,酒则是余杭阿母所酿,相传药治病很快,酒也很容易醉人,明州里巷,都称道:“王仙人药酒,世间不及”。道观、世俗都图画他的形象,有得了急病和中邪的,把他的像画,放在身边,病就好了。有仙缘的人,受朝廷敬重,这对于社会的安宁和百姓的健康,均为有益。

(笔记附言:现在,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有仙缘的人。一切能敬重法轮功的人,都会有善报;任何鄙视、诬害法轮功的人,都会有害于自身。真善忍好,敬重天则;中共必灭,时近顷刻。尽快三退吧!)

二、仙女保佑郭子仪卫国济民

郭子仪,华州人。开始他从军于沙漠边塞之间,因为进京催军粮,返还时到离银州十几里的地方,天色已晚,忽然风沙陡起,一片昏暗。他无法行走,便进入道旁的空屋中,在地上铺了草,准备睡下。到了夜里,忽然见左右都有红光,仰视空中,见有一辆轿车,绣帘中有一美女,坐在榻上垂着双足,自天而降,俯视着郭子仪。郭子仪拜祝道:“今天是七月七日,一定是织女降临。我愿意卫国济民,誓死不移。请您赐我长寿富贵。”仙女点头,笑道:“大富贵,而且寿考!”说罢,冉冉升天,还一直笑视着郭子仪,很久才消逝。

郭子仪后来立下功勋,贵盛之极,威望显赫。代宗大历初年,他镇守河中,病重,三军忧虑。郭子仪叫来御医和幕僚王延昌、孙宿、赵惠伯、严郢等人,说:“我这病,自知还不会到死的地步。”于是说起当年遇见仙女的事。众人都称贺,喜悦。

后来他官至太尉、尚书令、尚父,到九十岁才去世。

三、得道之人,神奇无比

杨通幽,本来名叫杨什伍,是广汉郡什邡县人。年轻时他遇见个道士,传授给他檄召鬼神之术,他学会了三皇天文,役使鬼神,无不当即应验;驱除毒厉,翦灭妖氛,祈禳水旱,招致风雨,他都能做到。但他不善言辞,疏放倨傲,不为俗情所拘。他的数术变化,远近闻名。

唐玄宗流亡蜀中,自从在马嵬坡事变之后,一直想念着杨贵妃,往往食寝俱废。近侍之臣,悄悄地寻求术士,希望能使玄宗平静下来。有人说:“杨什伍有招徕鬼神之术。”把他召请到行在(皇帝所在地),玄宗问起召神之事,他说:“即使是天上地下,冥漠之中,鬼神之内,

我都可以遍寻而求之。”玄宗高兴极了,就在宫内设置道场,让他行法术。

这天夜里,杨什伍奏道:“我已经在九泉之下,鬼神之中,遍加寻访,不知贵妃娘娘所在。”玄宗道:“妃子应该不会堕于鬼神之中的。”第二天夜里,杨什伍又奏道:“九天之上,星辰日月之间,虚空飘渺之际,遍加寻访,还是不知贵妃娘娘所在。”玄宗悄然不悦,道:“她没有归于天上,那又去哪里了呢!”杨什伍燃香点烛,愈加恳切地祷求。到第三天夜里,他又奏道:“我在人寰之中,山川岳渎祠庙之内,十洲三岛江海之间,也遍加寻访,都不知娘娘所在。后来我到了东海之上,蓬莱之顶,南宫的西庑中;有群仙聚居。其中有位上元女仙太真,即是贵妃。她对我说:‘我是太上的侍女。隶属上元宫。圣上前身是太阳朱宫真人。我们偶然因为生了尘念,许下重愿,圣上降居于人世,我也被谪居人间,做他的侍从。此后一纪,我们自会相见。愿他好好保重圣体,不要再思念我了。’于是她取出开元年间皇上赐给的金钗钿盒,各半个,一个玉龟子,捎上以为凭证,说:“皇上见此,自会回忆起来的。”说罢,流着眼泪告别了。”杨什伍把那几件东西进上,玄宗潸然泪下,很久才说:“法师升天入地,通幽达冥,真是得道的神仙呀!”于是亲手书写“通幽”二字,作为杨什伍的名字,还赏赐帛一千段,金银各一千两,良田五千亩,另外有紫霞帔、白玉简,特别加以礼待。

闲暇的时候,玄宗问他所学的道法,他说:“我的师父是西城王君青城真人。当年在后城山中,教我召命鬼神之术,说‘可以辅佐太平之君,然后才能得到飞升之道。’还告诫我要养护真气,少说话,眼睛不要乱看,断绝名利,远离尘嚣,就可以凌越三界,飞升于太清了。”

玄宗又问:“升天入地,从什么样的门进入,会有什么阻碍?”答道:“得道的人,入火不烧,入水不湿,踩虚空如履实地,触实物如入虚空,虽然是九地之厚,大海之广,八极之远,万方之大,随着念头,倏忽而至,有什么东西能阻碍呢!所以能这样,是因为身形与大道相合,道无所不在,毫毛之细,万物之众,道都存在其中。”玄宗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

他在蜀中住了几年,便登上后城山,在山顶建了一间静室,有时回家看看。他的门人说:“天上的神仙常常降临于静室,有一天,杨通幽和群仙,就一起升天了。”

四、贪恋官权,失掉仙缘

唐代右丞相李林甫,二十岁的时候,还没有认真读书,他住在东都洛阳,好游猎击球,驰逐鹰犬。他经常到城边的槐坛下,骑驴击球,没有一天停歇。累了之后,就放掉驴子,用两手倒立着歇息。

有一天,有个面貌很丑陋的道士,见李林甫正倒立着,徐徐说道:“这有什么乐趣,而郎君如此喜欢!”李林甫怒视着他说:“这与你有什么相干!”道士走了,明天又来此处,还是这样说。李林甫自幼聪颖,琢磨着道士一定是异人,便撩衣而起,表示道谢。

道士说:“郎君虽然精通此道,但如果有颠坠之祸,就后悔无及了。”

李林甫表示从此修身恭谨,不再这样了。道±笑道:“三天后的五更,我与郎君在此约会。”李林甫答应了。

三天后的五更,李林甫赴约前往。道士却已经先到了,说:“为什么来晚了?”李林甫便谢罪。道士又说:“过三天后,你再来。”

那天,李林甫在半夜就去了,过了很久,道士才来,很是高兴,谈笑得很是融洽,并说:“我游历世间五百年,只见郎君一人名字已列仙籍,应该白日升天;如果不愿意,就做二十年太平宰相,大权在握。郎君先回去认真想一想。三天后的五更,再会于此。”李林甫回去后考虑道:“我是皇帝的宗室,自少豪侠.如果能做二十年太平宰相,大权在握,岂能用白日升天来交换?主意就这样定了!”

到了那天,他前往禀白,道士又是叹息,又是训斥,好像难于控制自己,说:“五百年才遇到一个人,可惜可惜!”

李林甫后悔了,想改过来,道士说:“不行了,你的话已说出口,神明已经知道了。”与他话别时,嘱咐说:“你要做二十年宰相,生杀之权在你的手中,威振天下,但千万不能行阴贼之事,应该多积阴德,广泛地救助人民,不要枉杀人。如此则三百年后,可以白日飞升。你的官运已到,可以进京了。”李林甫匍匐泣拜,道士与他握手告别。

当时,李林甫的堂叔,担任库部郎中.在京城中。于是李林甫便

去见他。叔父因为他纵放游荡,不很惦记他,见他来了,不禁惊

道:“你怎么来这里的?”李林甫说:“我知道过去做的事全错了,

所以来觐见您,希望改节读书,愿意接受您的教诲。”叔父感到很

惊异,但也没有让他就学,每次来了客人。就让他监管杯盘摆设,

他总是搞得很整洁。有时让他去办什么事,哪怕是雪深得没了脚

踝,他也不离开。叔父更加怜爱他了.就向同处的官员们说起,知道他的人很多。后来他因为门荫当了官.累官为赞善大夫,没有十年,就当了宰相。

他机巧深密,能窥伺皇上的意图。所以很受唐玄宗的恩宠,独自一人担当枢轴,为众人所畏惧,已经没有臣子的样子了。几年之后。他稳固自己地位的欲望,越发急切,便兴起大狱,诛除异己,冤死的人接连不断,早已把道士在槐坛的告诫全忘了。当时有谒见李林甫的,都是远远望见他的大门,就步行而往,没有敢骑马的。

有一天中午,忽然有人来叩门,门吏吃惊地去看,见是一个枯瘦的道士,说:“希望你通报一下相公。”听见这话的仆人呵斥着,把他赶到外面,门吏又叫喊着要把他鞭打一顿,捆送官府。道士微笑着离开了。明天中午,道士又来了,守门的乘个空隙报告给李林甫。李林甫说:“我不记得了,你试着把他领进来吧。”

等到道士进来,李林甫一见,恍然大悟,原来是槐坛所见的道士。他惭惧之极,手足失措,再想“二十年宰相”的话,时间现在已经到了,可是应承下的教诲,却丝毫没有实行,心中好像有了一块病,便向道士拜下。道士迎上,笑道:“相公安好吧?当时我要求你做的,他并未依从。我让相公行阴德,如今你枉杀好人。天帝很是明察,谴责更是令人可畏,怎么办呢?”李林甫只有磕头而已。

道士留下住宿,李林甫把所有的仆从都打发走,安排道士住在中堂上,两人各睡一床。道士只吃一点儿茶果,其他的东西全不要。到了深夜,李林甫说:“当年听您讲,我还有升天的希望,现在还行么?”

道士说:“根据相公的所作所为,不合天道,要有所贬罚。需要再过三百年,总共过六百年,才能如约。”李林甫说:“我在人间的寿命已经快满了,既然有罪孽,那以后将要怎样?”道士说:“你莫非想知道么?也可随我一行,去看看。”李林甫下床拜谢,准备相随。道士说:“相公凝神静虑,消除一切杂念,兀然如枯木,然后就可以随我走。”过了很久,李林甫说:“我己经是毫无杂念了。”道士便下床召他道:“可以一起去了。”

李林甫不知不觉地就随着道士走,大门和春明门走到时,就自然打开,他拉着道士的衣服走过。渐渐地行了十几里。李林甫一向娇贵,特别不能走路,很是困惫。道士也知道,便说:“莫非想歇息一下么?”于是相与坐在路旁。过了一会儿,道士把一根竹子,递给李林甫,说:“可以乘坐这个,落到地上就停,你千万不能睁眼。”李林甫就跨上竹竿,只觉得腾空而起,身体飞在大海之上,只听见风水之声。过了一顿饭的工夫才落下,见一座大城池,有甲胄之士数百,罗列在城门外。见道士来了,都迎上拜见,同时也向李林甫下拜。走了约一里,来到一座官署,进门之后,又见有甲胄之士。他们登台阶,上大殿,帷帐床榻,极为华丽。李林甫困惫极了,爬进帐子中就要睡。道士大惊,把他拉起来说:“不行,这样你就回不去了!这是相公死后所住的地方。”李林甫说:“果然如此,我也就没什么悔恨的了。”道士笑道:“这不过是一点儿皮毛,此间的苦事,还会有很多!”便与李林甫退出大门,还把竹杖交给他,和来时一样,回到自己的宅第。李林甫登上中堂,见自己正瞑目坐在床上。道士便呼叫道:“相公,相公!”李林甫醒过来,涕泗交流,稽首感谢。第二天道士告别,李林甫送他很多金帛,他一无所受,只是挥手而已,说:“要自勉呀!六百年后我

才能再见相公。”于是出门就不见了。李林甫放声大哭,涕泗交流!

早先,安禄山常豢养着道术之士,他常说:“我面对着天子,也不觉得恐惧,只是一见李相公(李林甫),就觉得无地自容,这是为什么?”术士说:“您有阴兵五百,都是铜头铁额,经常在左右护卫,怎么会这样呢?怎样才能让我见见他?”安禄山便奏请让宰相到自己宅中赴宴,悄悄叫术士在帘幕间窥视。散后,术士说:“我刚刚见李相公,只觉得看见一个青衣童子捧着香炉进来,护卫您的那些铜头铁额之类,此时都穿屋越墙,纷纷逃走。我也不知是什么缘故,大约他(李林甫)是仙官被贬谪在人间的吧!”李林甫被贬下人间,因贪恋宰相的权位,再贬延六百年,吃很多苦。那时结果如何?尚不得知。他痛悔至极!

(以上均据宋代《太平广记》)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