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中共官场重回“猫鼠”关系(图)

2019-05-02 09:23 作者: 林中宇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官员们虽然有“二心”,但因利益所系,在维护现体制这一点上,却与高层始终一致。(图片来源: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5月2日讯】(看中国记者林中宇综合报导)中共官场怠政,在习近平上台反腐一段时间后,成为令人关注的普遍现象。有学者剖析了这一现象的实质,认为最近几年中共官场出现官员普遍以消极怠工为典型表现的“二心”,其与民众对体制的不满完全不同,是因为官场与高层的关系已从江胡时代的“闷声发财”的“同伙”关系,重回毛时代“众鼠惧一猫,猫在鼠愁困”的“猫鼠”关系。

旅美政治与经济学者程晓农5月1日在《大纪元》发文指出,习近平前一段时间在中共政治局会议上表示,中共在各个方面都面临着重大风险,如果官员让危险升级为真正的威胁,他们都将为此负责。这话的潜台词是,官员们在坐看风险升级,仿佛他们身处这个政权之外,无关痛痒。

文章指,近年与中国经济下行同步出现的是官员们的新“行为模式”——消极怠工,这是官媒最近不断发表文章批评的官场时弊。这种新模式大致有三个特点,“静观”、“惰怠”、“胡干”。所谓“静观”,就是对经济形势恶化无动于衷,等着看笑话,看你们上面怎么办;所谓“惰怠”,就是懒得出力,本着少干少错的宗旨,坐着不动,上面反正不能因此撤职查办;所谓“胡干”,就是单纯按照上面的指示精神,简单模仿,不顾经济社会效果是好是坏,上面的要求已经执行过了,至于有没有用,是否做过了头,那就不在乎了。

事实上,近年官场出现严重的怠政情况,在官媒报导中也频频可见。

中共《新华每日电讯》去年6月份曾刊文指责基层官员出现“混日子”暗流,许多人身居一线有“退休情结”。

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去年5月21日刊文批评称,现在有一些官员失去追求、无所作为,反以“无求”自况。把意志消沉、尸位素餐,视为“淡泊”者有之;把为官平庸、毫无建树,视为“超脱”者有之;把怕事推诿、圆滑逍遥,视为“旷达”亦有之。

公开的陆媒报导显示,近年整个中共官场怠政懒政乱象频现。官员被曝在上班时间赌博、吸毒、打游戏、网购、看色情片、甚至通奸等。

中共总理李克强在今年3月的“两会”上也罕见公开对着面向全世界的媒体镜头“发火”,以大量言辞批评官员懒政怠政。

此前中共官媒曾多次报导,总理李克强上任以来,时常因为“政令不出中南海”和官员怠政等“经常发火”。据官媒披露,有一次李克强发火时,一度用茶杯敲砸桌子。

程晓农前述文章指出,对中共高层来说,官员们的新“行为模式”构成了当局的政治风险,其要害不仅仅在于挽救经济的意图难以落实;更重要的是,中共现在面临的风险,最大的不是民间广泛存在的不满和零星的反抗,而是经济风险,因为后者是全局性的。中国经济已进入下行状态,而在集权体制下,推动经济的主要手段,要靠各级官员运用高层提供的政策工具,设法在各地营造经济增长的机会。如果各级官员普遍消极怠工,则当局试图缓解经济下行压力的种种设想就可能落空。

文章揭示,现在官场与高层的关系已从江胡时代的“上下同心、闷声发财”之“同伙”关系,重回类似于毛时代的那种“猫鼠”关系,“众鼠惧一猫,猫在鼠愁困”。

文章指出,在中国,过去从邓时代到江胡时代的集体领导模式下,由于政府不能再用个人崇拜、意识形态等手段有效地动员并控制社会和官场,高层与官场之间就从单纯的“命令–服从”关系,变成了一种互利式交换关系。这种官场与高层的“蜜月”必然导致腐败横行。

在经济改革引入私有化之前,官场腐败主要表现为特权消费、受贿(现金、贵金属、古董、艺术品)等;而一旦国有资产私有化了(中国此举始于朱镕基1997年推动的国企改制),全面腐败的量级就起飞了。由于官员们通过腐败而成了资本家,他们的敛财目标就变得“无穷大”;而挣业绩升官就不再是唯一的仕途指南,升官可能成了提升个人安全系数的途径。在这样的政治经济环境下提拔起来的官场混混们,往往不会终日庸庸碌碌,反而会想尽办法推动经济活动,不仅为了挣政绩,更是因为这是敛财的主要途径。

文章认为,目前官员们出现“二心”,主要是由于官场全面对高层的反腐行动极度不满,出现各种耳语诋毁和消极怠工。这种不满其实是对过去高层实施的“用腐败换合作”官场管理方针的怀念,而对近几年来高层的“用反腐逼合作”抵触。本质无非是热爱腐败而不可得所表现出来的反弹。

文章指出,官员不满除了因为失去了安全感,终日处在漏网之后终日惊心的恐惧之中,还因财路被堵,失去了奢靡荒淫的生活“乐趣”;最后还被断了退路,海外房产、海外金融资产以及逍遥自在的海外晚年生活,都成了遥不可及的幻梦。

但官员们最大的难处是,谁也不能出头,去公开抵制反腐败,那等于是不打自招求速死;仇恨和不满只能闷在心里,这自然就有了“二心”。而官员们恨习近平,并不等于他们向往政治民主;他们并不笨,知道民主化同样会反腐,也可能是他们的死期,他们所真正盼望的,是终结目前这种官场与高层的关系。

故此,文章认为,官场与高层的关系现在已经从江胡时代的“上下同心、闷声发财”之“同伙”关系,重回类似于毛时代的那种“猫鼠”关系,即“众鼠惧一猫,猫在鼠愁困”。现当局对官员们的离心离德其实也心中有数。

程晓农还强调指出,满怀“二心”的官员们离心离德,表面上与苏共垮台时的官场普遍心态十分相似,但它的政治意涵却截然不同。因为私有化和民主化是相容还是对立,取决于两者的时间顺序,若民主化在前,两者可以相容,例如俄国的民主化不会妨碍原红色精英的发财举动,红色精英可以利用民主化带来的新机会;若私有化在前,比如中国,则私有化造就的共产党资本家们必然倾全力扑灭任何民主化活动,因为民主化可能是夺命之举。正因如此,中共官员们虽然有“二心”,却多半不会有“反心”,在维护现体制这一点上,有“二心”的官员们与高层始终是一致的。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