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解密 1950年金日成为何坚持提前开战?(图)

2019-05-24 00:30 作者: 沈志华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一队美军士兵驻守在釜山环形防御圈的洛东江河畔,准备阻止朝鲜人民军的进攻。
一队美军士兵驻守在釜山环形防御圈的洛东江河畔,准备阻止朝鲜人民军的进攻。(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战争的进展确如金日成最初设计的那样,朝鲜人民军仅用了4天就攻占了汉城。金日成非常得意,因为在此之前,朝鲜人民军还未有过打仗的经历。在给斯大林发的电报中,金日成说,汉城已被占领,我准备把总部搬到那里,同时也希望苏联顾问团随我进驻,并在那里庆功。斯大林看到电报十分生气:只是占领了一个小小城市,而南朝鲜军队正在向南逃窜,当务之急是追击,开什么庆功会?金日成如梦方醒,赶快组织部队实施两线追击,但为时已晚——美国开始参战了。

从严格意义上讲,对朝鲜战争全面的学术研究是从本世纪初才着手进行的。这是因为苏联有关这方面的档案是在1993年解密,而中国方面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才陆续公之于众,一直持续到现在。从朝鲜战争停战到冷战结束的40年间,反映这场战争的书籍林林总总,但由于档案资料的缺乏,各方只能站在各自的政治立场去解释、去理解,内容基本局限于政治宣传,谈不上学术研究。随着中苏朝、美韩档案的逐渐公布和资料搜集工作的不断深入,可以肯定地说,迄今为止,有关朝鲜战争的全貌变得越来越清晰。

近年来,笔者查阅了几乎所有能够收集到的档案资料,自信对这方面的情况把握得比较全面细致。至于对这场战争的解释和看法,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肯定有所不同。借此机会,笔者谈谈自己的想法。

斯大林吃了哑巴亏

朝鲜战争爆发的最初起因源于朝鲜半岛的分裂,这与二战结束后美国和苏联采取的半岛政策有很大关系。早在1945年7月波茨坦会议召开时,各大国设想的太平洋战争应这样结束:由美国全歼太平洋地区和日本本土的日军,由苏联对付驻扎在中国东三省的关东军,由中国军队歼灭除东三省以外驻扎在中国大陆的其他日军。会议对各国军事行动区域大体作了上述划分,但究竟由谁来解决朝鲜半岛的日军问题没有提及。另外,在行政区划上,朝鲜已被日本列为日本版图的一个行省,而朝鲜半岛上的日军又隶属于驻扎在东三省的关东军,于是朝鲜半岛出现了行动空白和模糊区域,为以后战争的全面爆发埋下了伏笔。

苏联出兵东北和美国在日本本土投放原子弹迫使日本最终投降。日本投降后,苏联红军凭借距离较近的地缘优势,很快进入朝鲜半岛,此举引起了美国的高度警觉和强烈反应。此前,美国从未有过在朝鲜半岛驻军的意图和打算。在苏联红军抵近汉城之际,美国总统杜鲁门急忙致信斯大林,说我们也要在朝鲜半岛接受日军投降,这样好不好:以北纬38度线为界,大家一人一半。实际上,这个提议构思得匆忙而粗糙,是在致信的头天晚上,由美军参谋部的几个参谋拿着地图向杜鲁门划一划,杜鲁门就将该提议递交给斯大林。依照他们的想法,苏联红军已经到达三八线,而美国军队还在冲绳,距离半岛还有几百海里,这个时候提出以三八线为界,斯大林绝对不会接受,估计他可能会提出一些谈判条件,比如三七线、三六线,甚至将汉江以北的地区都给他,为苏联争取更大的利益。但出人意料,斯大林没提任何条件,收到信的第二天就给杜鲁门回信,表示同意。消息传来,美国国防部非常惊讶,认为斯大林脑子出了问题——本来明摆着让他讨价还价的。

事实上,斯大林非常精明,他在信的末尾写了一句话:以三八线为界的建议他接受,但这个三八线应继续延长。三八线延长意味着什么?往东延长,就把日本的北海道划到三八线以北。斯大林的想法是,我让你在朝鲜半岛登陆,你让我在日本本土登陆。杜鲁门当然明白其中的含义,于是给斯大林回信说你的想法不错,但这事我管不了,你要征询盟军总司令麦克阿瑟的意见。结果,斯大林找麦克阿瑟,麦克阿瑟坚决反对。斯大林又说,我的命令已经下达,怎么办?麦克阿瑟答复,苏联敢有一兵一卒登陆日本本土,我就把苏联派驻远东委员会的全部委员都撤掉。斯大林吃了哑巴亏,就将军队撤回了三八线。

南北朝鲜的四个人选

从战后有关斯大林维护国家安全的战略设想来分析,斯大林最初有与美国合作的意愿,苏美都不想在朝鲜半岛问题上发生冲突。这个判断同以往,特别是同当今美国学术界主流思想大相迳庭。美国学术界认为,正是战后苏联采取不断扩张的全球战略,从而引发了与美国的对抗,直接导致了冷战的发生。对此,我认为没有任何根据。

朝鲜原本是个独立国家,后被日本吞并。日本战败,朝鲜将恢复独立国家的面目。但美苏两国认为,战后各民族寻求独立的呼声日益高涨,朝鲜既没有政府,又缺乏选举的经验,因此,雅尔塔会议决定对朝鲜实施讬管。这样,朝鲜就成为由联合国讬管的单位。由谁管理呢?美国、苏联、中国还是英国?英国不行,二战期间被炸得七零八落,战后重建工作繁重,而且远隔万里;中国也不行,此时蒋介石的军队深入后方,在国内与共产党的关系还没理顺,精力有限,无暇顾及。最终,这副担子落在美苏两国身上。

1946年,美苏共同筹备成立的朝鲜问题联合委员会正式启动运转,到1947年,共召开了三次会议,没有达成一致,其原因来自朝鲜内部。按照美苏及其联合委员会的最初设想,三八线只是一个受降的分界线,不是一个政治分界线,朝鲜应该是统一的,要搞统一选举,要重建一个政府,南北朝鲜应当各自推选一个政治精英参与竞选。人选的标准,当然在意识形态、政治立场方面趋同为好。在北朝鲜,斯大林支持曹晚植(有“朝鲜的甘地”之称)。曹晚植不是共产党人,他的政治风格有点像孙中山。1945年12月莫斯科会议召开,曹晚植主张朝鲜有能力管理自身的事务,坚决反对讬管。会后,这个人消失了,杳无音信。下一个人选是金日成,戈夫在给斯大林的电报上说,这个人有能力又听话。金日成那时在哈巴罗夫斯克,参加过东北抗日联军,他所在的抗联一部被日军打败后,跑到苏联。笔者曾查阅苏联的档案,上面记载,金日成学习俄语非常快,同志关系融洽,威望很高。这是北朝鲜方面的情况。

南朝鲜方面,有金九和李承晚两个人,他们都曾在中国生活过。在中国期间,两派就矛盾重重,派系斗争激烈。后来李承晚跑到美国,同麦克阿瑟相处甚好,取得了麦克阿瑟的支持,而蒋介石和当时美国在朝鲜的驻军又支持金九。金九知识份子意识浓厚,遇到什么手腕都使得出的李承晚,最终被杀。就这样,在人选问题上,双方一直没有达成统一意见。

1947年底,冷战爆发,美苏双方不再积极促成统一选举,相反,甚至鼓动各自支持的人打压对方。到1948年,美苏联合委员会的工作无法继续开展下去。此时,美国认为谈判已无实际意义,就将朝鲜问题提交联合国,由联合国成立的朝鲜问题委员会着手组织朝鲜大选。金日成得知这一消息后,阻止了联合国官员入境。因此,联合国决定,在联合国力所能及的地方举行选举,这就是说,选举工作只在南朝鲜进行。针对联合国的反应,金日成采取的策略是从南朝鲜邀请一批代表,先行一步,在北朝鲜抢先举行选举,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由此成立;继而,由联合国组织推选的大韩民国成立。至1948年底,朝鲜半岛最终分裂成两个国家。

毛泽东没有参与最初的决策

许多人认为,在战后美国一直奉行遏制共产主义扩张的政策。其实,社会主义国家也在阻止美国势力的增长。

可以肯定地说,苏美双方最初都不想在朝鲜半岛问题上发生正面冲突。北朝鲜政府刚成立,苏联就在未照会美国的情况下,于1948年底实施单方面全部撤军。这种境况,使得美国陷入十分尴尬的境地:日军已投降,苏军已撤离,美军没有任何理由滞留在朝鲜半岛。因此,美国国防部下达了撤军命令。李承晚极力挽留,流露出在美军撤离后对金日成可能组织军事进攻的担忧。最后,经麦克阿瑟同意,美军将撤军时间延迟半年,并帮助李承晚训练了约5万人的部队。

李承晚、金日成都梦想统一全国,而且都有采用军事手段达到目的的强烈愿望。为此,双方展开了争取外援的较量。苏军撤离后,最早作出反应的是金日成。1949年3月,他以签订经济文化协定的名义访问了莫斯科。在同斯大林的谈话中,金日成问:将来统一了怎么办?我是否应通过军事手段解决半岛统一问题?斯大林答,绝对不能采取军事行动,你要多搞点宣传,做好群众思想工作,多在舆论上作些文章。同时,要做好军事准备,除非李承晚首先进攻,如果你反击过去,将他打败,这样的统一是可以接受的。

斯大林从内心深处不想由苏联来承担挑起这场战争冲突的责任。事实也是如此,苏军撤离时,仅给北朝鲜留下巡逻艇、机枪等轻武器,用于维护社会治安,而将飞机、坦克、大型军舰等重型武器全部带走。美国方面亦然。在莫斯科,金日成没有如愿,悻悻返回,后来他又派朝鲜人民军总政治部主任金一悄悄来到中国,时间大概在4月底。那时,毛泽东还没有进北平,住在香山别墅。在香山,金一见到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中共领导人,他说,据我们掌握,解放军东北部队中有很多朝鲜族战士,你们的仗打得也差不多了,人民军缺员严重,能否让他们回去?毛泽东回答没问题,我们现在有3个由朝鲜族战士充实的整编师,都是林彪四野的部队,它们是164师、166师,分别驻扎在东北的沈阳、长春;另外一个师随林彪南下,正在打仗。你们可把东北的两个师先带回去,待中国战事结束,再把另一个师带走。你们想运用军事手段解放南朝鲜,解决统一问题,这个原则没错,我也是通过武装斗争夺取政权的。现在,我们统一大业尚未完成,等我统一了,再去帮你统一。

金日成对此当然不高兴,但中共讲的也有道理,中国有自己要解决的问题。10月份,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金日成又给毛泽东拍电报,说你们战事结束,下面该轮到我了。毛泽东感觉很难答复,因为四川、云南、广州、台湾、西藏等地尚未收复。于是,毛泽东给斯大林发电报,说明情况,请斯大林出面帮助解释。11月5日,斯大林复电,答应金日成的工作由他来做。笔者曾查看过那年11月至12月间的苏联档案,来来往往的大批电报,名义不是斯大林本人,就是外交部、葛罗米柯、苏联军事专家和军事顾问的。电报内容大多反映在三八线附近不断发生军事摩擦和小规模武装冲突的事情。

对于三八线附近发生的情况,苏联顾问们已习以为常,他们认为一场战争是早晚的事。笔者翻阅的几个电文显示,斯大林对三八线经常发生军事摩擦非常生气。在这里,还不能不提及此前发生的一件事。大约7月份,美军刚刚撤离时,金日成就给斯大林拍电报,提出在瓮津半岛实施作战的计划。瓮津位于朝鲜半岛西部探出的一个小角,半岛的三分之一处于三八线以南。金日成意在投石问路:在此地先打一仗,看看各方的反应,如果美国没有动作,他就可将部队投放在三八线,一线排开,全线推进,争取一个星期内攻占南朝鲜。苏联驻朝鲜大使捷科夫看了电报,感到很满意,认为这样做进可攻,退可守,回旋余地大,就将计划报到莫斯科。斯大林考虑再三,前后用了两个月时间,于9月24日主持召开苏共中央政治局专题会议,否决了这个计划,理由是:瓮津作战势必引发一场战争,况且现在也没有做好任何军事斗争准备,希望北朝鲜要一如既往地抓好宣传,和平统一朝鲜半岛。

金日成非常苦闷。1月17日,朝鲜驻华大使李某即将赴任,金日成摆了一桌酒席为他饯行,同时,邀请了什特科夫等苏联大使馆的工作人员。酒过三巡,金日成大醉,席间又哭又闹,说毛泽东言而无信,答应帮我统一,现在没人管,南朝鲜几千万劳动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等我去解救,我拿什么解救;金日成又埋怨起斯大林,说非要等李承晚进攻才反击,那要等到什么时候。酒宴散后,什特科夫就给斯大林发了电报,把过程叙述了一遍,最后做出判断,认为金日成打仗的念头不灭。1月19日,斯大林收到电报,过了11天,即1月30日,斯大林回电什特科夫:请转告金日成同志,我同意他的作战方案,但要做得非常缜密,不能冒险,通知他来莫斯科,我要亲自同他谈。这是迄今为止所发现斯大林改变态度后最早的一封电报。

2月2日,斯大林再次电告:前天(1月30日)我说的那个事情非常重要,不得告诉任何人,特别是不要告诉中国同志。西方学术界普遍认为,发动战争的计划是毛泽东、金日成、斯大林在莫斯科一同商量决定的。这个判断可以说是在缺少档案材料的基础上做出的,与事实严重不符。毛泽东于2月17日离开莫斯科,而金日成到达莫斯科的时间却在4月10日,他俩不可能相遇,更没有商量的机会。从斯大林电报内容看,斯大林已叮嘱驻朝大使不要向中国同志透露这个信息,我想他也不会同毛泽东商量。以后发生的事情进一步说明,毛泽东对此一无所知。

金日成确定的6月25日

2月17日,毛泽东离开莫斯科返回中国,斯大林随后就告诉什特科夫,可以通知金日成赴俄访问。4月10日,金日成抵达莫斯科,逗留长达半个月之久。这期间他同斯大林到底谈了什么,至今没有发现任何记录,只能根据每天斯大林几点到,几点几分有谁进他的办公室,几点几分谁出去的斯大林日志进行推测。那本日志显示,斯大林在克里姆林宫同金日成仅会谈过一次。笔者认为主要的大量的工作都是私下进行的。

现代学者研究历史事实绝大多数把回忆录作为依据来源。上世纪80、90年代,当时给金日成当翻译的人叛逃,叛逃后他写了回忆录,依据此回忆录的记载和后来的一些电报综合判断,斯大林最关心的一个问题是如果北朝鲜发动进攻,美国人干涉怎么办。金日成是和朴勇外相一同会见斯大林的。金日成当时说:斯大林同志,我向你保证,我们发动的是一场闪电战,有完全获胜的把握。第一,如果发动突然袭击,美国人来不及做出反应;第二,只要我们一进攻,朝鲜劳动党在南方的20万党员会立刻起义,里应外合;第三,美军在远东只有四个师的兵力,而且全部驻扎在日本,来不及调动。我们四天内就可攻占汉城,美军未到,战事就已结束。

斯大林当然不会仅仅听信金日成的单方说辞而做出决定。一年前,麦克阿瑟发表了一个公开讲话,宣布美国在远东的战略防御并不包括南朝鲜。而一年后的1月12日,时任美国国务卿的艾奇逊在公开场合也发表了同样内容的讲话。艾奇逊是无心的,他针对的只是中国而非韩国。因此,斯大林认为美国的防御政策并没有发生实质性变化。另外,苏联截获了美国国防部的战略计划,这个计划是一旦朝鲜半岛发生战争,美国大使馆、美国侨民全部撤离,只坚守日本海,放弃朝鲜半岛。以上情况使斯大林坚信美国绝不会武力干涉朝鲜半岛的统一。这是问题之一。

第二个问题是,当时毛泽东还不知道斯大林与金日成交谈的内容。原因在于,2月份米高扬到西柏坡拜访毛泽东,曾提到苏联在欧洲设有共产党情报局的事情。毛泽东当时建议,中国革命马上胜利了,这么大一个地方,情报局没有一个亚洲国家参加,不太合适。米高扬随后答复,你们可以组织亚洲情报局,日常工作由中国共产党领导。对此,毛泽东很高兴。1949年7月,刘少奇奉毛泽东之命到莫斯科,又向斯大林提及此事。斯大林明确表态,中国共产党是个非常成熟的党,毛泽东同志也很会闹革命,今后你们领导亚洲革命,我们管理欧洲事务,中苏兄弟合作,共同促进世界革命大业。既然苏联让中共负责亚洲事务,而现在却私下偷偷摸摸地同金日成商量这样大的事情,不告诉毛泽东实在说不过去。因此,斯大林嘱咐金日成,回去后要马上到北京,向毛泽东作个通报。如果中国共产党不同意,你就不能采取任何军事行动。其实,金日成在内心深处不想同毛泽东商量。他知道毛泽东不会同意,原因在于中国的台湾问题还未解决。

金日成迟迟不去北京。5月3日,斯大林坐不住了,给毛泽东发电报,告知金日成来了苏联,谈了一些问题,具体谈话内容由他当面向你汇报。5月12日,斯大林又致电什特科夫,催促金日成尽快赶赴北京。5月13日,金日成秘密抵达北京,与毛泽东一见面,两人就产生了分歧。金日成非常兴奋,说:毛泽东同志,斯大林同志同意了我们的作战计划,我刚从莫斯科回来。毛泽东说,我怎么不知道,我也刚从莫斯科回来。金日成辩解,你走了以后,我才去的。至此,会谈不欢而散,到底此事是否经过斯大林同意,有待进一步核实。晚11点半,周恩来紧急召见苏联驻华大使罗申。根据罗申的回忆,他给斯大林拍了电报,说周恩来同志转达了毛泽东要求斯大林对此事给予证实的意见,并要求苏方迅速回电。

5月14日上午,斯大林答复:请转告毛泽东同志,鉴于国际形势发生的变化,苏联同意了朝鲜方面的意见,但此事一定要经过毛泽东同意。如中共认为时机尚未成熟,朝鲜的统一事业和南朝鲜人民的解放就要推迟。到底怎么办由你们共同商定。5月15日,毛泽东、金日成再次举行会谈,此时毛泽东的态度发生了变化,他向金日成解释说,中共并非不支持解放南朝鲜,只是想待台湾、西藏解放后再把部队调到北方,施以援手。既然你们同斯大林同志商量好了,可以先打,需要什么就说句话。金日成一拍胸脯,需要的一切斯大林同志都给了,说罢扬长而去。场面有点尴尬,当着苏联大使的面,毛泽东没有发作。

这里还有很多细节,比如计划是怎么制订的,苏联顾问又怎样同朝鲜人民军协商,等等,这些情况在北朝鲜一些叛逃人员写的回忆录中有记载。

按照苏联顾问的原定计划,攻击于7月份开始。后来金日成不同意,坚持将时间提前到6月25日,一则考虑到这是个周末,对方处于松懈状态,可达到突袭的效果;二则考虑恐天气有变,再拖进入雨季,不利部队的展开。这样,朝鲜战争就于6月25日拂晓爆发了。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