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关心香港的各位内地友人(组图)

2019-08-16 10:28 作者: 山有木兮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
示威者在机场抗议警察打伤一示威者的眼睛(王一诺/看中国)

【看中国2019年8月16日讯】山有木兮:

第一次发文,多多包涵

我当初发现这个网站时觉得很惊喜,震惊中国竟然还有这么理性的人,而且知识都好丰富,论述极具逻辑,鲜少带有主观偏见。

到经历反送中,不少网友提供了局外人的冷静分析,我个人真的非常感激。但有时候亦不禁有点失望

这里的人都期待并渴望着民主,总说中共快倒台了(十至几十年内)。然而很多人心底里更多的其实是绝望。不仅自己不愿意抗争,也不支持他人抗争。从六月第一次香港游行开始,就一直有不少人在宣扬失败论,说港人螳臂挡车。当然也有别的观点,他们仍旧主张明哲保身,同时却希望透过香港人的血,甚至死亡,去激发外国介入,或引起墙内其他人反抗。

我明白大家直面中共压逼,危险极大,随时付上生命为代价。或者说长久以来的打压已经让大多数人从骨子里惧怕政府,怕得不敢有半点实质反抗。

但我真想问一下,为什么总有人说不是时候,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才是“那一刻”?国内没有人踏出第一步,凭什么相信中共会在十几年内倒台?用念力反共吗?即使香港在千万分之一机会成功了,或者惨烈地反败了,你觉得以中共对舆论的掌控,能蔓延到大陆吗?

这些年来,随着大家的沉默和迷之等待,中共已经从各方面牢牢地掌管了全国,却有人相信这个政权会自然死亡?你们对极权的接受能力比自己想像中的高很多,知道吗?

自己的家只能自己去守护。香港这次运动我们知道希望很渺茫,但还是全力去争取了,拼了命的发出呼喊,甚至不惜拼个玉石俱焚。不是因为有希望而做,而是做了才有希望。或者最后是失败,香港这个都市将泯灭于时代,但我们确切在历史长河中划下印记,世界都知道这年夏天香港人的天真与执着。

当然我不是要大家立即投身反共,这是不要命而无意义的。我只希望大家不要劝说,甚至嘲讽香港等下一次,而是想想中国该如何把握这一次。

言语间可能有不礼貌的地方,对不起


示威者在机场抗议(王一诺/看中国)

reppep:

同意你的看法,反正我是很怂的,看的越多越怂,比如那些维权人士,异见人士,底层人士,参与运动的学生。不是自身利益受到重大侵害或有一群人作为后盾,怕是永远不会积极反抗,第一选择总是逃走或思想反共……剩下的就放上在别处的回答吧。

“如果成功是指短时间内政府妥协,接受五项要求,普选,甚至是独立,那么不成功的概率比较大,只不过是因为你们的敌人虽暂时犹豫,但本性不改,尤其现在已经错过了服软的时机。

如果成功是指站起来捍卫自己生而为人的尊严,那么你们已经成功了,只要这种记忆与经验得以保存,在不长的时间里就能看到你们所希望的更大的成功。

可能放眼长远,适度妥协,尽最大努力保留一场运动能够留下的政治,群体记忆遗产(莫如8964在大陆一般),等待历史时机是理性选择。

然而,其实我(personally)是不想对香港人发表任何对这场运动的见解和呼吁。因为无法感同身受,对他人以何种方式捍卫自己的土地没有发言权,无法理性说服自己在那样的处境下能够如何更加理性。我的见解对你们不重要,反而不如去尽可能的了解你们的需求,做可能的支持,尽力传播真相。

你们实则是最该保有希望的一群人。”

 

山有木兮:

其实香港本土也尽量避免互相批评,也就是不割席,所以一连看了几个失败论让我好气愤。我知道品葱上好多人是真的为香港感到忧虑。我无法想像大陆人那种无力感,日以继夜的压逼那得多绝望呀。我有时候会想,当香港输了,就再也没有人会为我们集会,没有人会纪念我们这几代人对民主的诉求了。

 

晚上就看得见:

惭愧,你们香港人在烈日下游行,我们却什么也做不了。我之前没有要彻底反共的想法,是你们香港人反送中改变了我。但这几天我做的也只是跟一些五毛对骂而已,我也不知道怎么用实际行动帮你们。身边人没有支持你们香港游行的,我一个人也没有任何政治运动的经验。你有什么建议的话,可以跟我说下。


示威者在机场抗议警察打伤一名示威者的眼睛(王一诺/看中国)

列宁文集:

之前这个论坛里有一个贴子,说的是,大陆青年和香港青年之间隔着一个8964,大意是说大陆青年被洗脑不知道当年的真相云云。我同意这个观点,但想说的是,大陆和香港之间隔着的8964,其实并不是8964的真相,而是8964给大陆人带来的恐惧。事实上,当然有很多不知道真相无脑的粉红,但更多的则是真正直面这个体制压迫的人、真正经历过中共建政70年来种种苦难的人,其实才知道你面对的这个机器是多么可怕、多么残酷。当这个怪兽真的感受到了威胁、感受到了生死存亡后运转起来,是真的会让人凭空消失、会让人计划死亡,会运用各种手段把几千万人折磨得生不如死。

所以很绝望的,还是得等待体制内的改良者出现,等这个怪兽自己搞垮自己,我们能做的,只能是争取加速这个过程,并等待合适的时机。

品葱上很多关心香港的大陆朋友,他们提出的想法和建议,其实都是希望香港的青年还能够充分依托香港的国际关注,尽量在不与这个怪兽直接对咬的情况下,在夹缝中争取最大的可能和利益。他们有香港青年的理想,但更了解中共这个怪兽的本性,所以不希望香港的青年去流血、去牺牲。事实上,即使是当前有一些手段暂时让中共低头、忍气吞声,但如果不能击垮它,它也会在不久后的将来卷土重来重新张开血盆大口。

这也是我不赞同与这个怪兽纠缠打斗的原因,因为它还远远没有到完蛋的时候(墙外的信息实际上也有同温层,看多了会以为第二天共产党就要垮),而它真的是会吃人的。人的生命是最宝贵的,虽然我能理解香港的青年们有不怕牺牲、抗争到底的决心,但真的要活下去。

 

为什么呢:

追随你们的心啊!其他的人的说法,让他们说去吧。

 

Philadelphia:

支持香港人,这次机会很好,天时地利人和都在港人这边!中共面临贸易战、新疆集中营的多方面压力,国内面临经济停滞,通货膨胀,失业率上升的一堆问题。中共的军队警察,贪污腐化严重,实际上比很多人都怕死,只能欺负中国那些跪在地上不敢反抗的人。

所以,中共才要制造恐怖气氛,让香港人自己退缩,品葱这里也有中共的网军,理中客这两天突然冒出来了许多,企图挫伤前线港人的士气,这其实是证明了中共的虚弱。

因为中共以强力压制统治国内,任何失败都会动摇他的统治。所以港人以强硬对抗姿态对付中共,中共反而不敢冒险,因为失败的代价影响到中共对14亿人的统治,他们承受不起。

 

Abariel123:

我没有对运动发表过什么意见,不过赞同楼上一个朋友的说法,中共的残暴可能超出你们想象。举个最简单的例子,这次90%的大陆人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控诉黑警暴力(包括一些支持香港的人也不是真的理解这一点),甚至有些激进的人问警察为什么不开枪。这其中当然有信息不畅和洗脑的原因,但最根本的是大陆的公权,包括警方运作几乎没有任何监管和牵制,对上访户低端群体等等毫不留情。闹事的挨打是正常,不挨打是官老爷留情,这是我们的生存环境;这算直观的暴力。不直观的整人手法就更加层出不穷,比如威胁家人、协同黑社会恐吓、秘密逮捕甚至暗杀等等。有些朋友的“投降论”可能是好心说了坏话,但也确实是实实在在担忧你们的安全,希望你们能争取最大利益而不是真的去流血牺牲,毕竟大家还那么年轻,还有很长的人生要过,很多事情要去经历。不过运动到了今天都是你们一步一步走出来的,无论接下来你们做出什么决定我相信这里的网友都会支持理解你们。香港也毕竟不是大陆,在世界记者的镜头下ccp做任何事都会有所顾忌,这是你们的优势。


示威者在香港机场集会抗议(王一诺/看中国)

rockman:

我觉得,你说得没错。这也是我一直以来敢想却不敢说,更加不敢做的。

你要知道大陆的民气和香港是非常不同了。常年洗脑之下,两地思维方式早已南辕北辙。

这里的人崇拜权力权威,不崇尚公义,甚至唾弃公义。这样的人,你能指望他们什么?集权社会就是他们所盼望的。

至于我们这一小撮人,就注定永远是这社会里的看清了真相的异类。我们为什么这么绝望,严酷打压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我们看到这片土地上的人无药可救,仿佛现在这种状况就是他们应得的。所以,最终,只能各人顾各人,料理好自己便已是最好。


示威者在机场抗议警察打伤一名示威者的眼睛(王一诺/看中国)

vpxuz:

真的很惭愧,国内信息监控很严厉,大部分人只知道QQ和微信,想组织什么运动是非常困难,除非经济下行失业人口暴增再加上一个契机才有可能,我想这就是一些网友说“不到时候”的意思。

不过在网络上宣传真相、推广翻墙软件和保密的通讯办法、支持站出来反抗的香港同胞、抵制华为等中共背景企业这些事情我相信包括自己在内很多人都一直在做,网友们提的建议很多都是真心担忧你们的安全,大家早就认识到“完美受害者”理论的谬误。

 

FreedomAsia:

香港人的抗争不是为了墙内你国人的权利,而是为了让自己不像你国人那样。你匪如同寄生虫癌细胞一样在你国繁殖,燃尽你国人的高脂,注定要像其他寄生虫一样在宿主死亡后死亡。也就是说,你国人和你国你匪一起灭亡,这是不可改变的宿命。作为未来某一天注定要死的人,作为墙内人想要表达的就只是“不要跟我们一样默默死去”而已。有些人能够活下来,替那些死掉的人讲述这一切,这就是你国期货死人的最后安慰了。

 

胡美丽:

不能为你们做什么很惭愧,上周在机场遇到黑衣MM推着饮料进电梯,趁没人对她说了句“香港加油!”她很意外的回头道谢...在大厅不敢发声,人太多了鬼也多!

 

山有木兮:

我觉得香港当下需要的是国际压力,我其实更想你们自救,而不是要国内同胞为香港做什么。香港已经打响了第一声战鼓,中国就是不行动,也做好准备终有一天该你们上。

我们知道大陆的恐怖,所以才会反送中呀。

一直以来,每当有中国网民发表了什么反共言论,甚至只是单纯的嘲讽,连登上都是一片担忧和佩服,我们深切知道在中共之下不顺从的代价。

我们会继续努力,同胞们也不要急切去行动,我只是有感而发,对于墙内体制,作为平民的确是无可奈何,尤其是品葱上的有识之士,你们太稀少了。

 

misaka:

你说的很对,我也很鄙视那些失败论。中共并不是不死之身,如果这样知难而退,望而却步,那我们渴望的那一天什么时候才会到来?纸上谈兵都是假的,机会非常难得,时隔占中五年,香港人这次告诉了我们他们是玩真格的,成与败谁都没有资格下定论,能把握住机会,今天就是那一天,让世界听到民主的声音!

 

admin Free HK:

我为我的失败论道歉,对不起,我没有资格对香港人争取自由指手画脚。我无条件支持香港人抗争。做你们认为正确的事情,如果这次放弃了,中共不会再给你们下一次机会。香港人加油!

 

HenkGao:

香港人加油!

你们要知道很多内地人在支持你们,我们只是发不出声音。

 

Matthew:

如果说一定要达成五大诉求才是胜利,那么我承认我是失败论者,但我不会为此道歉。

我想有必要澄清一些表述。

我确实也说过现在不是拼命的时候这种话,但却绝不是嘲讽,而是我真的不认为这是拼命的时候。我也承认过,我可能无法理解香港青年的绝望,但是我从没怀疑过他们的决心,我知道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写了遗书才上前线,很悲壮。但是理解并不等于赞成这样的做法,当然,香港的年轻人也不会需要我的赞成才做什么,我并没有那样狂妄自大,但对一件事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看法,这跟自己是否参与运动无关,而跟自己是否在思考有关,就算跟自己说“那是别人的事不要管”,这本身也是一个看法。

大陆的民主运动只能靠大陆人自己,之所以说现在不是拼命的时候,并不是说要等待一个良机从香港起事顺带解放大陆,而是基于更多的因素的判断的结果,我并不打算又再次赘述一边自己的观点。

我只希望澄清的是:我支持香港的民主运动,但我有我自己的观点,我不认为五大诉求全都能达成,但是我希望它们都能达成,我不认为香港人应该为解放大陆负上任何责任,我也丝毫没有流香港人的血来换大陆的民主自由这种龌龊的想法。

就算不好听的话,就算会被骂,如果我认为应该说我就会继续说,只要我坚信那是出自我的本心。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