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關心香港的各位內地友人(組圖)

2019-08-16 10:28 作者: 山有木兮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
示威者在機場抗議警察打傷一示威者的眼睛(王一諾/看中國)

【看中國2019年8月16日訊】山有木兮:

第一次發文,多多包涵

我當初發現這個網站時覺得很驚喜,震驚中國竟然還有這麼理性的人,而且知識都好豐富,論述極具邏輯,鮮少帶有主觀偏見。

到經歷反送中,不少網友提供了局外人的冷靜分析,我個人真的非常感激。但有時候亦不禁有點失望

這裡的人都期待並渴望著民主,總說中共快倒臺了(十至幾十年內)。然而很多人心底裡更多的其實是絕望。不僅自己不願意抗爭,也不支持他人抗爭。從六月第一次香港遊行開始,就一直有不少人在宣揚失敗論,說港人螳臂擋車。當然也有別的觀點,他們仍舊主張明哲保身,同時卻希望透過香港人的血,甚至死亡,去激發外國介入,或引起牆內其他人反抗。

我明白大家直面中共壓逼,危險極大,隨時付上生命為代價。或者說長久以來的打壓已經讓大多數人從骨子裡懼怕政府,怕得不敢有半點實質反抗。

但我真想問一下,為什麼總有人說不是時候,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才是「那一刻」?國內沒有人踏出第一步,憑什麼相信中共會在十幾年內倒臺?用念力反共嗎?即使香港在千萬分之一機會成功了,或者慘烈地反敗了,你覺得以中共對輿論的掌控,能蔓延到大陸嗎?

這些年來,隨著大家的沉默和迷之等待,中共已經從各方面牢牢地掌管了全國,卻有人相信這個政權會自然死亡?你們對極權的接受能力比自己想像中的高很多,知道嗎?

自己的家只能自己去守護。香港這次運動我們知道希望很渺茫,但還是全力去爭取了,拼了命的發出呼喊,甚至不惜拚個玉石俱焚。不是因為有希望而做,而是做了才有希望。或者最後是失敗,香港這個都市將泯滅於時代,但我們確切在歷史長河中劃下印記,世界都知道這年夏天香港人的天真與執著。

當然我不是要大家立即投身反共,這是不要命而無意義的。我只希望大家不要勸說,甚至嘲諷香港等下一次,而是想想中國該如何把握這一次。

言語間可能有不禮貌的地方,對不起


示威者在機場抗議(王一諾/看中國)

reppep:

同意你的看法,反正我是很慫的,看的越多越慫,比如那些維權人士,異見人士,底層人士,參與運動的學生。不是自身利益受到重大侵害或有一群人作為後盾,怕是永遠不會積極反抗,第一選擇總是逃走或思想反共……剩下的就放上在別處的回答吧。

「如果成功是指短時間內政府妥協,接受五項要求,普選,甚至是獨立,那麼不成功的概率比較大,只不過是因為你們的敵人雖暫時猶豫,但本性不改,尤其現在已經錯過了服軟的時機。

如果成功是指站起來捍衛自己生而為人的尊嚴,那麼你們已經成功了,只要這種記憶與經驗得以保存,在不長的時間裏就能看到你們所希望的更大的成功。

可能放眼長遠,適度妥協,盡最大努力保留一場運動能夠留下的政治,群體記憶遺產(莫如8964在大陸一般),等待歷史時機是理性選擇。

然而,其實我(personally)是不想對香港人發表任何對這場運動的見解和呼籲。因為無法感同身受,對他人以何種方式捍衛自己的土地沒有發言權,無法理性說服自己在那樣的處境下能夠如何更加理性。我的見解對你們不重要,反而不如去儘可能的瞭解你們的需求,做可能的支持,盡力傳播真相。

你們實則是最該保有希望的一群人。」

 

山有木兮:

其實香港本土也盡量避免互相批評,也就是不割席,所以一連看了幾個失敗論讓我好氣憤。我知道品蔥上好多人是真的為香港感到憂慮。我無法想像大陸人那種無力感,日以繼夜的壓逼那得多絕望呀。我有時候會想,當香港輸了,就再也沒有人會為我們集會,沒有人會紀念我們這幾代人對民主的訴求了。

 

晚上就看得見:

慚愧,你們香港人在烈日下遊行,我們卻什麼也做不了。我之前沒有要徹底反共的想法,是你們香港人反送中改變了我。但這幾天我做的也只是跟一些五毛對罵而已,我也不知道怎麼用實際行動幫你們。身邊人沒有支持你們香港遊行的,我一個人也沒有任何政治運動的經驗。你有什麼建議的話,可以跟我說下。


示威者在機場抗議警察打傷一名示威者的眼睛(王一諾/看中國)

列寧文集:

之前這個論壇裡有一個貼子,說的是,大陸青年和香港青年之間隔著一個8964,大意是說大陸青年被洗腦不知道當年的真相云云。我同意這個觀點,但想說的是,大陸和香港之間隔著的8964,其實並不是8964的真相,而是8964給大陸人帶來的恐懼。事實上,當然有很多不知道真相無腦的粉紅,但更多的則是真正直面這個體制壓迫的人、真正經歷過中共建政70年來種種苦難的人,其實才知道你面對的這個機器是多麼可怕、多麼殘酷。當這個怪獸真的感受到了威脅、感受到了生死存亡後運轉起來,是真的會讓人憑空消失、會讓人計畫死亡,會運用各種手段把幾千萬人折磨得生不如死。

所以很絕望的,還是得等待體制內的改良者出現,等這個怪獸自己搞垮自己,我們能做的,只能是爭取加速這個過程,並等待合適的時機。

品蔥上很多關心香港的大陸朋友,他們提出的想法和建議,其實都是希望香港的青年還能夠充分依托香港的國際關注,盡量在不與這個怪獸直接對咬的情況下,在夾縫中爭取最大的可能和利益。他們有香港青年的理想,但更瞭解中共這個怪獸的本性,所以不希望香港的青年去流血、去犧牲。事實上,即使是當前有一些手段暫時讓中共低頭、忍氣吞聲,但如果不能擊垮它,它也會在不久後的將來捲土重來重新張開血盆大口。

這也是我不讚同與這個怪獸糾纏打鬥的原因,因為它還遠遠沒有到完蛋的時候(牆外的信息實際上也有同溫層,看多了會以為第二天共產黨就要垮),而它真的是會吃人的。人的生命是最寳貴的,雖然我能理解香港的青年們有不怕犧牲、抗爭到底的決心,但真的要活下去。

 

為什麼呢:

追隨你們的心啊!其他的人的說法,讓他們說去吧。

 

Philadelphia:

支持香港人,這次機會很好,天時地利人和都在港人這邊!中共面臨貿易戰、新疆集中營的多方面壓力,國內面臨經濟停滯,通貨膨脹,失業率上升的一堆問題。中共的軍隊警察,貪污腐化嚴重,實際上比很多人都怕死,只能欺負中國那些跪在地上不敢反抗的人。

所以,中共才要製造恐怖氣氛,讓香港人自己退縮,品蔥這裡也有中共的網軍,理中客這兩天突然冒出來了許多,企圖挫傷前線港人的士氣,這其實是證明了中共的虛弱。

因為中共以強力壓制統治國內,任何失敗都會動搖他的統治。所以港人以強硬對抗姿態對付中共,中共反而不敢冒險,因為失敗的代價影響到中共對14億人的統治,他們承受不起。

 

Abariel123:

我沒有對運動發表過什麼意見,不過贊同樓上一個朋友的說法,中共的殘暴可能超出你們想像。舉個最簡單的例子,這次90%的大陸人不知道你們為什麼要控訴黑警暴力(包括一些支持香港的人也不是真的理解這一點),甚至有些激進的人問警察為什麼不開槍。這其中當然有信息不暢和洗腦的原因,但最根本的是大陸的公權,包括警方運作幾乎沒有任何監管和牽制,對上訪戶低端群體等等毫不留情。鬧事的挨打是正常,不挨打是官老爺留情,這是我們的生存環境;這算直觀的暴力。不直觀的整人手法就更加層出不窮,比如威脅家人、協同黑社會恐嚇、秘密逮捕甚至暗殺等等。有些朋友的「投降論」可能是好心說了壞話,但也確實是實實在在擔憂你們的安全,希望你們能爭取最大利益而不是真的去流血犧牲,畢竟大家還那麼年輕,還有很長的人生要過,很多事情要去經歷。不過運動到了今天都是你們一步一步走出來的,無論接下來你們做出什麼決定我相信這裡的網友都會支持理解你們。香港也畢竟不是大陸,在世界記者的鏡頭下ccp做任何事都會有所顧忌,這是你們的優勢。


示威者在香港機場集會抗議(王一諾/看中國)

rockman:

我覺得,你說得沒錯。這也是我一直以來敢想卻不敢說,更加不敢做的。

你要知道大陸的民氣和香港是非常不同了。常年洗腦之下,兩地思維方式早已南轅北轍。

這裡的人崇拜權力權威,不崇尚公義,甚至唾棄公義。這樣的人,你能指望他們什麼?集權社會就是他們所盼望的。

至於我們這一小撮人,就注定永遠是這社會裏的看清了真相的異類。我們為什麼這麼絕望,嚴酷打壓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我們看到這片土地上的人無藥可救,彷彿現在這種狀況就是他們應得的。所以,最終,只能各人顧各人,料理好自己便已是最好。


示威者在機場抗議警察打傷一名示威者的眼睛(王一諾/看中國)

vpxuz:

真的很慚愧,國內信息監控很嚴厲,大部分人只知道QQ和微信,想組織什麼運動是非常困難,除非經濟下行失業人口暴增再加上一個契機才有可能,我想這就是一些網友說「不到時候」的意思。

不過在網路上宣傳真相、推廣翻牆軟體和保密的通訊辦法、支持站出來反抗的香港同胞、抵制華為等中共背景企業這些事情我相信包括自己在內很多人都一直在做,網友們提的建議很多都是真心擔憂你們的安全,大家早就認識到「完美受害者」理論的謬誤。

 

FreedomAsia:

香港人的抗爭不是為了牆內你國人的權利,而是為了讓自己不像你國人那樣。你匪如同寄生蟲癌細胞一樣在你國繁殖,燃盡你國人的高脂,注定要像其他寄生蟲一樣在宿主死亡後死亡。也就是說,你國人和你國你匪一起滅亡,這是不可改變的宿命。作為未來某一天注定要死的人,作為牆內人想要表達的就只是「不要跟我們一樣默默死去」而已。有些人能夠活下來,替那些死掉的人講述這一切,這就是你國期貨死人的最後安慰了。

 

胡美麗:

不能為你們做什麼很慚愧,上週在機場遇到黑衣MM推著飲料進電梯,趁沒人對她說了句「香港加油!」她很意外的回頭道謝...在大廳不敢發聲,人太多了鬼也多!

 

山有木兮:

我覺得香港當下需要的是國際壓力,我其實更想你們自救,而不是要國內同胞為香港做什麼。香港已經打響了第一聲戰鼓,中國就是不行動,也做好準備終有一天該你們上。

我們知道大陸的恐怖,所以才會反送中呀。

一直以來,每當有中國網民發表了什麼反共言論,甚至只是單純的嘲諷,連登上都是一片擔憂和佩服,我們深切知道在中共之下不順從的代價。

我們會繼續努力,同胞們也不要急切去行動,我只是有感而發,對於牆內體制,作為平民的確是無可奈何,尤其是品蔥上的有識之士,你們太稀少了。

 

misaka:

你說的很對,我也很鄙視那些失敗論。中共並不是不死之身,如果這樣知難而退,望而卻步,那我們渴望的那一天什麼時候才會到來?紙上談兵都是假的,機會非常難得,時隔佔中五年,香港人這次告訴了我們他們是玩真格的,成與敗誰都沒有資格下定論,能把握住機會,今天就是那一天,讓世界聽到民主的聲音!

 

admin Free HK:

我為我的失敗論道歉,對不起,我沒有資格對香港人爭取自由指手畫腳。我無條件支持香港人抗爭。做你們認為正確的事情,如果這次放棄了,中共不會再給你們下一次機會。香港人加油!

 

HenkGao:

香港人加油!

你們要知道很多內地人在支持你們,我們只是發不出聲音。

 

Matthew:

如果說一定要達成五大訴求才是勝利,那麼我承認我是失敗論者,但我不會為此道歉。

我想有必要澄清一些表述。

我確實也說過現在不是拚命的時候這種話,但卻絕不是嘲諷,而是我真的不認為這是拚命的時候。我也承認過,我可能無法理解香港青年的絕望,但是我從沒懷疑過他們的決心,我知道有相當一部分人是寫了遺書才上前線,很悲壯。但是理解並不等於贊成這樣的做法,當然,香港的年輕人也不會需要我的贊成才做什麼,我並沒有那樣狂妄自大,但對一件事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看法,這跟自己是否參與運動無關,而跟自己是否在思考有關,就算跟自己說「那是別人的事不要管」,這本身也是一個看法。

大陸的民主運動只能靠大陸人自己,之所以說現在不是拚命的時候,並不是說要等待一個良機從香港起事順帶解放大陸,而是基於更多的因素的判斷的結果,我並不打算又再次贅述一邊自己的觀點。

我只希望澄清的是:我支持香港的民主運動,但我有我自己的觀點,我不認為五大訴求全都能達成,但是我希望它們都能達成,我不認為香港人應該為解放大陸負上任何責任,我也絲毫沒有流香港人的血來換大陸的民主自由這種齷齪的想法。

就算不好聽的話,就算會被罵,如果我認為應該說我就會繼續說,只要我堅信那是出自我的本心。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