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和林郑对话的香港学生:我们不会再被骗了(图)

2019-08-23 09:28 作者: Lester Shum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
2014年十月,Alex和Lester参加占中集会 (Alex Ogle/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8月23日讯】我是五年前曾经跟林郑对话的学生,我只想说一句:Carrie阿姨,辛苦了,早点休息吧。

一、提出“对话”,其实只是想解决提出问题的人,而非真正解决问题

五年前,我是曾经跟林郑月娥“对话”的学生之一。当时“Carrie阿姨”“非常亲切”地叫我们英文名字“Alex Lester”(现在想起都想吐),但实质上,政权在对话的背后,是要置我们于死地,把我们往死里打。

所谓对话,其实从来都是政权用以拉拢和蒙骗中间派、搞散运动的技俩,永远不可能会有实质内容,更加不可能从中促成一个真正的制度变革。

根本的问题在于,政权所提出的“对话”,其实从来都不是一场政治谈判。

政治谈判的意思,是大家根据自己的实力,各自讨价还价,看看大家各自可以让步的地方在哪。但在今天政权的立场来说,就是五大诉求,寸步不让,政府会作出实质政治让步的意图是零。

落实五大诉求,落实一个真正且彻底的制度改革,把权力归于人民,是不论carrie阿姨口中的极端暴力示威者以及“和理非”当中,都有非常强大而且实在的共识的。

建设一个所谓平台去解决政治争议,从来都不是一个问题。关键在于,这个建设出来的平台,是为了解决问题,还是是为了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观察平台的组成,观察政权官方的口吻,似乎是要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居多。

这个平台,不是去讨论如何去落实五大诉求,不是去讨论如何克服警暴处日益澎胀的权力,从而追究所有违法违宪滥权的警暴人员,更不是去讨论如何废除人大八三一决议、落实一个真正的双普选。

总之与五大诉求有关的内容,这个平台一样都不会倾,一样都不会处理。连独立调查委员会这个与制度性改革毫无关系的诉求,也完全置诸不顾。

这样的话,“对话平台”处理的是什么呢?就是那些应该在监警会加几个泛民、如何派糖去处理民怨之类的垃圾。

根本跟市民想的完全不是对焦,是不是?

明知无用,为什么还要去做呢?答案很简单,做给那些扮想解决问题、实质是想投降的“中间派”“社会贤达”去看,拉拢他们去“止暴制乱”。


818香港反送中集会(李天正/看中国)

二、对话是一场秀,做给中间投降派社会贤达看的“show”

总之对我来说,对话,或曰政治谈判,都是建基于我方的实力基础。只要我方实力得以维持,政权再也承受不了那股压力,不得不思考是要血腥镇压,或是作出实质让步,政治谈判就会自然而然地出现。

不然,在政权没有打算作出让步之前,政权只会开出一些跟废话无异的“方案”,“假装有诚意”、“好认真”地“耍你”,从而蒙骗没有意志跟政权、不公、专制博斗下去的中间投降派,令他们运用他们的舆论力量,企图从而消解运动。

以五年前的对话为例,政府透过中间人(来自某领先地球的高等学府的、自称跟林郑很熟的“教授”)向我们作出两点所谓政治承诺:一、为将港府撰写的831后民情报告,亲手向国务院总理或人大副秘书长李飞提交,作为重启宪政修改的基础报告;二、设立多方对话平台,专责讨论二零一七年前的特首/立法会改革事务。

但这两点,大家都知道,跟撤回八三一框架、落实真普选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但社会上总有些有权有势的投降派,觉得“要收货”、“好过无”。换言之,政府提出对话,所交出的“功课”、交“功课”的对像,并不是运动的参与者,而是无时无刻打算向政权投降的中间派社会贤达,并且利用他们在社会上享有的权力或舆论影响力,令政府不需要作出任何让步就能得以消解运动。

对于这些废话,我们当年当然不可能接受,并从而呼吁大家“退场”。而中间投降派“社会贤达”这个时候,就有很大的身位去协助政权攻击和解散运动。事实上,那位来自某领先地球的高等学府的、自称跟林郑很熟的“中间人”,后来更多次接受报章访问,谈及自己有多委屈、多尽力,说学生出尔反尔、毫无诚信云云。

现在想起,都真的作呕。明明是作了政权作恶的爪牙,却能冠冕堂皇地吹捧自己,这就是中间投降派的样子(当然他们有的是真心胶、觉得自己真的是“为紧件事好的”)

在1021对话之后,这样的势力几乎是空群而出。

但我们会再上当吗?大概不。


818香港反送中集会(李天正/看中国)

三、关于无大台,无谈判对像,怎么说?

而现在虽然无大台,但绝不代表无平台、无组织。今时今日,运动发展至今,民间根据形势的转变,从而凝聚共识、自我修正的能力已经极强。

只要你提出如何落实五大诉求的方案,民间是有足够的实力和力量去跟你互动和回应的。

亦即是说,香港人就是这场运动的大台。

但前题都是,你要有如何落实五大诉求的方案。

四、

况且,更重要的是,这个政权的无耻、崩坏,香港人是全部都看在眼内的。近的有七二一警黑勾结,警暴人员日日违法滥权,政府不处理,包庇甚至是鼓励;远的有透过小圈子选举、功能组别以制度上的暴力,去一次又一次践踏港人的胸口;喜欢的话,可以随时释法,把白说成黑,钟意dq就dq,钟意告你就告你。

我非常肯定,到现在为止,港人对于制度的不满和失望已经是根深蒂固的了,这是林郑和警畜期待的民意逆转不会出现的原因。

如果民意是如此坚定地要求一个制度上的改革、要求彻底地重整警队,旧的招数、旧的套路,再也不能够对付我们的了。

现在政府又是想用同一招,拉拢中间投降派,对付运动的参与者。我们都这样被耍过,全世界都知道政府的套路是如何操作的了。真的不会再中计第二次了:

如果你想对话,请就五大诉求,逐一交出如何落实、如何执行的具体方案。

只要你这样做,整个社会都一定会跟你对话、互动,carrie阿姨请放心。

我们是一直进化、一直学习、一直修正的香港人。

Carrie阿姨,辛苦了,但你这么辛苦、这么认真地找这么多人去做场戏,很认真地讲大话、做秀,是不会再骗到香港人的了,早点休息吧。

总之:

五大诉求,缺一不可。

香港人加油,这是属于我们的一场时代革命,我们要夺回应得的权力。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