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咏史诗多到数不清 杜牧这首绝对是人人皆知!(图)



杜牧一生总为了在风雨中飘摇的大唐尽力呐喊,他的诗歌永远保持着充沛的精气神,可是他最后却只能带着遗憾离开了他喜爱的世界。(看中国合成图)

杜牧(公元803-公元约852年),字牧之,号樊川居士,汉族,京兆万年(今陕西西安)人。杜牧是唐代杰出的诗人、散文家,是宰相杜佑之孙,杜从郁之子。因晚年居长安南樊川别墅,故后世称“杜樊川”,著有《樊川文集》。杜牧的诗歌以七言绝句著称,内容以咏史抒怀为主,其诗英发俊爽,多切经世之物,在晚唐成就颇高。杜牧人称“小杜”,以别于杜甫,“大杜”。与李商隐并称“小李杜”。

杜牧生活的年代,朝廷上下想着如何中兴,其实大唐早已无望。面对这样的情景,年少的杜牧想着自己能否力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杜牧关心政事,忧国忧民,一心装着国计民生。安史之乱时,原本驻守在河西、陇右的唐军被东调平叛,吐蕃乘虚而入,侵占河湟地区。大唐王朝内忧外患,风雨飘摇。杜牧极力主张削藩,加强中央集权,抵御外族入侵,收复失地。故有了这首《河湟》:

元载相公曾借箸,宪宗皇帝亦留神。

旋见衣冠就东市,忽遗弓剑不西巡。

牧羊驱马虽戎服,白发丹心尽汉臣。

唯有凉州歌舞曲,流传天下乐闲人。

杜牧的咏史诗有两种,一种是就史论史,一种是借古讽今。杜牧有自己的历史观,在他看来,一切早有定论的东西,还可以用另外的方式来解释的,比如霸王自刎乌江。胜败乃兵家常事,这是谁也无法预料到的,唯有真正能忍辱的人才是好男儿。江东子弟才华出众之人很多,如果项羽能够度过乌江,还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题乌江亭

胜败兵家事不期,包羞忍耻是男儿。

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士重来未可知。

杜牧的借古讽今之作,比如《过清华池绝句三首》其一:

《过清华池绝句三首》

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杜牧的咏史诗不在少数,而且佳作迭出。这一首才二十八字却能脍炙人口、流传千年的《泊秦淮》,就是一首人人皆知的名作:

《泊秦淮》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浩渺寒江之上弥漫着迷蒙的烟雾,皓月的清辉洒在白色沙渚之上。入夜,我将小舟泊在秦淮河畔,临近酒家。金陵歌女似乎不知何为亡国之恨、黍离之悲,竟依然在对岸吟唱着《玉树后庭花》这样的淫靡之曲。

《泊秦淮》是杜牧泊舟秦淮之际,眼见红灯绿酒,耳闻靡靡之音,不禁触景生情,写下了这首诗。杜牧借此讽刺当时的人苟且偷安,贪图享乐,不知国势已日渐衰颓。

其实,这已经不是杜牧第一次借由诗词将矛头直指所谓的上层精英人士了。杜牧一生总在疾呼,为在风雨中飘摇的大唐尽力呐喊。他的诗歌永远保持着充沛的精气神,可是他却透支着自己的心力,终致英年早逝,带着遗憾离开了他喜爱的世界。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