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黑衣人:我无悔 因为我已尽力去做(图)


香港反送中示威者被警察抓捕
香港反送中黑衣示威者被港警抓捕。(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9月10日讯】随着近三个月来香港反送中运动不断升级,越来越多的示威者穿上黑衣、头盔、眼罩、口罩冲到最前线与警方对持,他们担心被秋后算账而甚少露脸。外媒近日采访了一名自称“吴生”的“黑衣人”,试图了解香港示威者的诉求和忧虑。

现在走出来是为了香港的未来和下一代

BBC中文网报导称,30岁的吴生是一名在剧场工作的员工,白天如常上班工作,晚上和周末,吴生几乎全部投入反送中抗议活动。他说,这是一场没有公开领袖或组织的运动,他不代表所有前线示威者

多次参与示威的吴生说,曾在活动中看到最前面的一群人,最年轻的只有14、5岁,“他们这么年轻也够胆走到最前,我背负的包袱令我难以像他们那般大无畏地冲上前,但我也不能够一直躲在后面。”

吴生表示,理解前线示威者的想法,他们对于几千人被捕、多名同伴受伤感到气愤,他说,“就算他们不走,我也一定要告诉他们怎么走比较好,告诉他们我会在后面支持。”

6月9日的百万人反送中游行,吴生看到许多手无寸铁的示威者遭防暴警察殴打、抓捕,让他觉得,自己应该尽力救人。之后,吴生开始买头盔、口罩、多件黑衣服和大量医疗用品,多次现身示威现场。

多次的示威冲突中,他会与前线示威者一同为伤者急救,还当过“救火队”,拿着水瓶、交通圆锥筒把催泪弹弄熄。

随着警方的打压力度一次次加强,吴生回忆道,“7月21日晚上在上环,我身边一位手足(伙伴)突然整个人倾斜了一下,而我看不到哪儿开了枪,那时才意识到,原来橡胶子弹打过来时,你无论有什么防具,都是可以死,那支枪只要抬高一点点,没有盾牌的我可能头部或喉咙中枪,就是这么近,死亡原来这么接近。”

进入7月,吴生因太辛苦而常常腰痛,有时不得不放弃上街。转而做更多支援工作,他在各个网络群组之间沟通,协助示威者了解撤离路线及前线所需要的东西。

8月5日的北角之夜,气氛紧张,现场几千名身穿黑衣的示威者,挤满了数条街道,不远处,警方施放催泪弹驱散包围北角警署的示威者。

吴生在人群中突然大喊一句,“大家小心,前方已发放催泪弹,我们有眼罩、口罩,别害怕。”其他黑衣人根本不知道他是谁,但也立刻戒备起来。

对于示威者经常高喊的“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口号,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曾指控,这种口号意味示威已经变质,是挑战“一国两制”和国家主权。

吴生说,“我不觉得这场运动中,香港独立是一个诉求,我们说‘光复香港’是把香港本身阴影阴霾扫清,令香港回归最理想的香港状态。”

他认为,就算‘一国两制’,高度自治也可以是香港理想状态。‘时代革命’是要把不合时宜的制度和管理者拉倒下来,换上受民众认可的人去当管理者。”

三个多月以来,吴生参与了大部分的抗议活动,他坦言,家人一直很担心他,但从来没有对他上街抗议提出反对,而他也会每晚向家人报平安。

吴生说,他的收入可以租住一个满意的单位,要移民也是轻而易举。但选择现在走出来,是为了香港的未来和下一代。“因为不希望到别国做二等公民,也不愿留在香港做二等公民。”

整个世代被打压

他控诉,过去五年,香港年轻人的无力感很大,不光是经济上“买不起楼”的问题,而是“整个世代被打压”,香港政府推出的利民措施与本土年轻人无关,而许多民主派人士试图走入议会,但因为他们的政治立场,失去了参选权和被褫夺议席。

吴生还提到,每年有来自大陆的新移民来港,他们可以申请公共房屋和领取综援,在吴生眼中,他们是在抢夺香港人的资源。

“为何每天让150名大陆人来香港?为什么要操作我们的选举和媒体?为何要搞国泰航空公司?为何要搞我们香港本身有地标性的建筑物?在我的角度去看,就是很想把我们香港人,变得不像香港人。”

普选才能够解决问题核心​​​​

9月4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正式宣布将会撤回《逃犯条例》修订案,但外界普遍认为这次的让步来得太迟,社会的焦点已不在这里,也未能缓解局势。

吴先生认为,民众提出的“五大诉求”中只有普选,才能够解决问题核心,否则林郑月娥下台也解决不了。

对于中国政府及建制派人士质疑,抗议活动有其他政治组织或外界势力介入,吴生澄清,“这场运动99%的人是透过社交媒体自发,我没收过一块钱,相反,我投入超过五位数字的钱(港元)去买物资,我不知道有没有外国势力,但我认识的人当中,没有人收到巨款去搞乱香港,反而很多人捐钱和物资。”

警察助纣为虐才有更多反抗

谈到香港警察在多次的示威活动中滥用武力,吴生说,“哪里有压迫,哪里有反抗,就是因为警察助纣为虐,帮政府打压和平的市民,才有更多反抗的力量。”

他认为,“警察一直都可以选择不去伤害市民,橡胶子弹先射地面再弹向人不行吗?胡椒喷雾不是近射很过份吗?为什么一定要违规驱散?驱散就是驱散、拘捕就是拘捕,然后封了所有路,等民众四面楚歌然后狂放催泪弹,逼到大家发疯到处走。”

外界质疑示威者与警察爆发冲突是否能够解决问题,吴先生说,“我觉得这是保护机制,告诉政权我们不会单纯挨打,有能力反击,直到他们觉得管治成本太重无法承担,他们才会有所改变。”

共军进来受伤害最大的是中国

面对港澳办及中联办不断威胁、恐吓等强硬措辞,甚至说:“出现恐怖主义的苗头”,香港网民不以为然,有些示威者甚至笑言,“共军来我带路”。

吴生说,“我真的从来不怕共军,大不了大家回家,梳洗一下吃个饭,等看香港倒下,等看中共死,共军进来受伤害最大的不是抗争者,而是中国。如果有人死,杀手不是我们,是政府。”

“我们这个世代已经用很沉重的代价去争取权利和自由,我们真的为了香港未来,去争取权利和自由,”吴生最后说,“如果我罢工罢到没办法生活,我会对大家说对不起,我撑不下去要上班,或是我身体撑不住,我就不再出来,我无悔,因为我已尽力去做。”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