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出京剧喜剧的诞生与传承(图)

---谈京剧《春草闯堂》

2019-11-21 07:00 作者: 园丁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京剧《红楼梦》中的人物造型。(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京剧中的人物造型。(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上篇文章讲了自媒体女孩李子柒的故事。她是现实生活中的一个善良可爱的女孩。这次我要讲一个由文人杜撰和演员创作出来的活泼可爱的女孩故事。今天写这篇文章,灵感来源于“文革”以前的记忆。在中国大陆,我曾经看过刘长瑜、寇春华、萧润增、张曼玲等演的京剧春草闯堂》,那时刘长瑜扮演的春草,给人的印象可以用“闭月羞花,沉鱼落雁”来形容。

半个多世纪已经过去,由于经历过中共政治运动的蹂躏、专制独裁制度的制约,开始向往自由、民主,以及见证了中共“六四”屠杀民众,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善良的法轮功,使我看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决定背井离乡,浪迹天涯。所以此后我没有机会再看此戏。最近在海外,又在网络上看到青年演员耿巧云、吕昆山、徐畅、颜世奇等人演出的录像视频,在感到惊喜之余,想到可能如今的年轻人,不了解戏剧的创作过程,因此想写一篇介绍短文,以普及京剧知识。

京剧演出剧本,有许多是根据历史记载,或历史名著里的故事编出来的剧本。也有源于神话传说编的剧本,但是也有文人创作出来的剧本,例如《红鬃烈马》等。

我在以前写的文章中,曾经谈到给梅兰芳写剧本的剧作家有齐如山、翁偶虹等,给程砚秋写剧本的剧作家有罗瘿公,给荀慧生写剧本的剧作家有陈墨香等。这京剧《春草闯堂》剧本,是依据历史故事吗?它是如何诞生的呢?剧本作者是谁?且听我慢慢道来。

这《春草闯堂》故事没有历史事实根据。它是经过多人的创作、再创作,依靠集体智慧,不断完善而形成的舞台故事。

在清朝末年,上海书局曾经用石版印刷,出版了一个剧本,名字叫做《邹雷霆》,作者佚名。原剧本剧情曲折繁琐,邹雷霆是这个剧中的中心人物,他被描写成为一个英雄救美、结交侠客、与渔女私订婚姻、因打死尚书儿子吴独做过大牢,被江湖侠客救出后,又打虎救驾的传奇人物。剧本是以邹雷霆得到“福报”结尾,即皇帝封邹雷霆为兵马大元帅,送匾,丞相只好将女儿与邹雷霆婚配,邹雷霆成为一夫二妻。这个剧本原为福建地方戏剧种莆仙戏演出本。当时剧中,有与邹雷霆私定婚姻的张玉莲上京寻夫的情节,而没有春草这个人物。剧中的闯堂戏,闯堂者是相府的老仆人李用。

在1957年左右,剧作家陈仁鉴将《邹雷霆》改编为《春草闯堂》,作为莆仙戏演出本。1957年还有一个人叫柯如宽,也曾将《邹雷霆》剧本改编为《李阁老认婿》,作为福建地方戏演出剧本。戏中增加了一个丫鬟叫春花。

陈仁鉴,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多产的剧作家,他改编成的《春草闯堂》,不但有了丞相独生女的贴身丫鬟春草,并且强化了春草的戏,删去了旧戏本一些不必要的故事情节,也增加了与其相关的配角的戏。此时,将原剧本中的邹雷霆改名为薛玫庭。戏的主角让位与丫鬟春草。这时,这出以春草为主角戏的喜剧框架已经定型。作家老舍看过这出莆仙戏后,曾在1962年写诗称赞,我根据一丝记忆找到了这首诗。这诗曰:“可爱莆仙戏,风流世代传。弦歌八百曲,珠玉五千篇。魂断团圆后,神移笑语前。春风芳草碧,莺啭艳阳天”。

在1963年,中国大陆举办了首届戏曲编剧讲习班,工作人员邹忆青读了陈仁鉴的莆仙戏《春草闯堂》演出本,便将此剧本推荐给了他的老师--国家京剧院剧作家范均宏。范均宏看后认为此剧本已经比较成熟,决定将它改编为京剧演出剧本。在征得陈仁鉴的同意后,由范均宏主笔,邹忆青协助,改编成京剧剧本。因为改编剧本也是一个再创作过程,他们确定的改编原则是锦上添花,就是说既保留原剧本的精华,又要推陈出新。经过了一番增、删、改、易加工,就这样,对莆仙戏《春草闯堂》戏演出本改编后,加上演员的创造性表演,音乐唱腔设计、服装设计,舞台设计效果等各方面配合,就形成了一出整体协调一致的、完美的京剧喜剧。

京剧《春草闯堂》,既突出表现了丫鬟春草的正义、善良、机智、果敢,又抨击了趋炎附势、老奸巨猾的昏官。此戏主题突出,人物性格鲜明,故事情节引人入胜,真是演员演的带劲,观众看的过瘾。

现在我们看到的京剧《春草闯堂》,剧情大意是:

丞相李仲欣的独生女儿李伴月,在丫鬟春草陪同下,上华山进香。吏部尚书之子吴独在家丁簇拥下到华山游玩。吴独到遇正在下山的伴月主仆二人,见李伴月貌美,上前纠缠。被义士薛玫庭解危。伴月钦佩薛玫庭武艺高强见义勇为,感恩不尽。主仆二人在薛玫庭护送下山后告别而归。薛玫庭继续赶路,在山脚又遇到吴独在抢掠渔女,薛玫庭再次打抱不平。搏斗中吴独杀死渔女。薛玫庭徒手与持刀的吴独搏斗,吴独不敌,在倒地时被他的刀扎死自毙。这时被巡逻的王守备与差役撞见,薛玫庭为避免连累他人,主动跟随差役到府衙投案自首。

伴月思念薛玫庭解救危难之恩,欲在锦绢上刺绣诗文,命春草去街上买金色丝线。在街上,春草见薛玫庭被衙役绑赴府衙。春草关心薛玫庭的安危,向王守备打听消息,因情况紧急,春草顾不得回府禀报小姐,尾随到府衙,见知府胡进正升堂。吴独母亲杨夫人仗势欺人,当堂强迫知府下令要将薛玫庭杖毙。春草救人心切,闯入公堂,阻止行刑。

胡进质问春草,春草灵机一动,谎说薛玫庭是相府姑爷。在公堂上杨夫人逼刑,县衙又不敢得罪丞相,正左右为难,暂将薛玫庭收监。胡进怀疑春草有诈,令春草带领他前往相府询问真假。上路时知府胡进乘轿,春草步行。路上春草故意磨蹭思考对策,春草推说走不动,胡进急于拿到证据了案,就将轿子让予春草坐,他随后步行。春草坐上轿子故意令轿夫加快速度,把胡进甩到后边。春草提前一步到达相府,春草劝说伴月为救薛玫庭认亲。在胡进追问下,伴月迫于情势紧急,在春草示意下含糊点头应承,胡进信以为真。胡进写信,令王守备送信进京向丞相邀功。伴月得知消息,急忙带春草去京城面父。

李仲欣收到王守备送来的信,责怪女儿越礼妄为,他欲斩草除根,给胡进写了一封回信,想杀人灭口,令王守备贴身携带书信速回。春草对此信有疑,她与小姐商量对策。设计将王守备身上的信诓到手,只改两个字,就救了恩人薛玫庭。

胡进见丞相回信大喜,于是将薛玫庭作为贵婿,大张旗鼓地一路陪伴他到京完婚。此举轰动朝野,京城和各省官员纷纷送礼道贺,太师和老太监得讯,报与皇帝知晓。皇帝信以为真,于是颁诏,令即日完婚,并赐御匾令太监护送抬来贺喜。李仲欣被突如其来的贺喜同僚们搞懵,不知所措,先是恐惧,怕胡进送来的是薛玫庭的首级,在见到胡进送来的是活人后,更不解其故。经春草告知,说小姐和薛玫庭都同意这门婚事,李仲欣才一块石头落地,他又恐怕犯欺君之罪,只好将错就错,听任伴月与薛玫庭在老太监主持和太师等众官员见证下完婚。

京剧《春草闯堂》由中国京剧院青年剧团首演,时间是1963年,由刘长瑜扮演春草,演出地点在北京。1979年曾赴香港演出,1983年刘长瑜因为演此剧荣获《中国戏剧》梅花奖。1993年5月曾到台湾演出此剧。

记得在50年代,我还看过一出以旦角为主的京剧喜剧,叫《三不愿意》,是属于“下里巴人”那类的粗俗剧作,现在此戏已经不能登大雅之堂,所以几乎绝迹。而京剧《春草闯堂》,我认为应当是“阳春白雪”一类的佳作。自此剧问世以来,连续上演时间已经超过半个世纪,成为中国京剧院的传统戏,50多年一直上演不衰,我认为其中主要原因有以下几点:

原因之一是此剧,剧本编的好。此剧剧中人物,生、旦、净、丑、末各类角色都具备,例如李仲欣是老生,薛玫庭是小生,春草是花旦,李伴月是青衣,杨夫人是老旦,渔女是旦,徐太师是净,胡进、吴独、王喜、王公公是丑角,渔夫末角。戏中每一个人物,都有演员施展自己才华的创作空间。全剧剧情紧凑,人物性格鲜明,一环扣一环,引入入胜。如春草吃透了小姐的心思,即:伴月对薛玫庭既感激又恩爱,所以才大胆的为撮合他们,在其中周旋。春草这个角色就像《西厢记》中的丫鬟红娘,既精灵又可爱。剧中利用李仲欣既疼爱女儿又不敢犯上的心理,剧情既展现他的矛盾心理状态,又在给胡进的信中揭示了他的自私。这封信的内容和小姐改信,也体现了编剧陈仁鉴的创作妙笔生辉。李仲欣写的是“老夫不许他乘龙,首付京都来领赏”,意思是说他不是我的女婿,你把他处死,提着他的人头来京城领赏。经小姐伴月之手,仅仅改动两个字,意思就满拧,成了他本来就是我的乘龙快婿,你把他送到京城来完婚、领赏。结果不但保住了薛玫庭的性命,而且成全了他与伴月的婚姻。怎么改的呢?就是把“不”字添上两笔,改为“本”字;把“付”字添上三笔,改成“府”字。陈仁鉴这样编剧的灵感,来自他看书多,在《隋唐演义》中有段小故事,李密写给徐懋功的信中有“不赦南牢李世民”之句。徐懋功和秦叔宝偷梁换柱,将其中的一个“不”字改成了“本”字,就救了李世民。陈仁鉴就把这个改字救人典故,移植到他的改编剧本中来了。在京剧《春草闯堂》中,李仲欣写给胡进的原信,全文是:“来书一幅意重重,称道薛生当世雄。漫诉人传是我婿,老夫不许他乘龙。首付京都来领赏,升官预宴好酬功。案情重大须明决,休在依违两可中”。

其二,胡进这个丑角,戏演的活灵活现,揭露昏官的丑陋。在我看来,也有借古讽今的寓意,因此迎合了当代中国大陆人民反对贪官污吏为非作歹的心理。

其三,此戏在保留原莆仙戏剧本的艺术特色和精华的前提下,勇于创新。例如京剧传统的花旦,一出场,总是手拿扇子或手帕。而此戏引进了伞舞。华山进香一场戏,春草出场,在“南梆子”音乐伴奏下,她手拿花伞上场,在赏景朴蝶时,边唱边舞。又比如,莆仙戏《春草闯堂》中虽然有抬轿表演,但京剧《春草闯堂》的轿子舞,是借鉴豫剧和舞蹈动作而创作的,虽然舞台上的演员的表演难度很大,但是给人以既有趣又紧张,又协调一致的印象,演员的舞蹈,犹如真实的轿子在起伏不平的山野道路上行进。

其四,就是京剧《春草闯堂》演员的化妆、头饰、服装设计、表演都很美,唱腔设计的好,舞台布景简洁,有寓意等。唱,例如《闯堂》一场戏,“薛公子他本是相府东床”那段西皮流水,唱词是“薛公子他本是相府东床,与小姐订婚缘未拜花堂。老相爷千挑万选才选上,早晚必中状元郎,。今日公子把华山上,路见不平把人伤。我小姐闻报心难放,小春草奉命闯公堂。公子仗义应嘉奖,吴独作恶死也应当。漫说你敢施刑杖,只要你动一动,伤一伤,恼怒了老丞相,管教你摘掉乌纱,脱去红袍,交出金印,罢职丢官无下场。话已说完不多讲,任凭尊便,你要细思量”。这段唱腔,在胡琴伴奏下,节奏明快,既说理,又动听。春草边唱边表演,动作既严肃,又活泼。又比如服饰,看戏,常言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我特别注意这出戏的戏剧服装设计。京剧戏剧服装要求严格,什么身份的人穿什么服装,是有严格区分的,京剧服装种类大致分为蟒、靠、褶、帔、衣。这出戏里都有,而且比传统的戏剧服装设计、制作的更精美,更人格化了。

最后,应当指出的是,能演此剧的优秀青年演员层出不穷,后继有人。最早演春草的刘长瑜现在已经是77岁的老人了。刘长瑜10岁时上戏剧学校,当年师从荀慧生、雪艳琴、李玉茹、童芷苓、俞振飞等,她的艺术特色是:虽然她属于荀派,但她能广泛吸收其他老师的所长(chang),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她青衣、花旦、刀马旦都精通,扮相俊美,嗓音清脆,吐字明快,表演真切,特别是念白京味十足。她演《春草闯堂》和《红灯记》时才20多岁,正是年轻人时。刘长瑜曾说,她一生有幸能遇到《春草闯堂》这样一个适合自己的剧本。现在我看的视频,继承她演春草的演员是耿巧云、陈静、管波。她们中就有刘长瑜带过的研究生和国家一级演员。她们嗓音甜润,扮相俊美,做工活泼潇洒,唱腔委婉缠绵,擅长人物刻画,具有浓郁的荀派风格。刘长瑜的弟子还有不少,例如吕慧敏、张佳芳、张译心等,其中吕慧敏、张佳芳也是国家一级演员,他们都能演出《春草闯堂》中的春草。可以说中国京剧院的一、二、三团人才济济,这三个剧团都能够演出《春草闯堂》。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