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暴力 哪来中华民国(图)

2019-11-24 09:00 作者: 主笔室

手机版 正体 9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过去五个月的香港局势从来不是暴力与和平的选择,而是民主与极权的对抗。(图: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11月24日讯】网络上流传着一篇“写给我的蓝丝母亲”的公开信,是一个香港的女示威者写给她母亲,蓝丝则是香港坊间对亲中共建制派的简称。女儿在信中写道,小时候妈妈跟姨姨常带她去维园六四集会,那时候的妈妈是真心在同情天安门学生,可是三十年后,当天安门降临在土生土长的家时,她妈妈的良心却跟天安门学生一起死了。

女儿说,让妈妈变成深蓝丝的原因,应该是她太害怕了,害怕没有港铁、回不了家、害怕外出、害怕被私了,很恨这些示威打扰了她的生活娱乐与安稳;所以妈妈指控:“暴徒的死是自作孽”、“支持警察严正执法”。但女儿说,既是如此,如果她有天不幸在回家途中被掉下楼,或是被警棍催泪弹击中头部,甚至是被不知黑社会还是便衣在街上斩死,被捕被打被奸被秋后算帐,她请妈妈不要为她寻找公义,因为“我觉得你是帮凶,是你亲手向警察递上武器,是你默许这个政权谋杀所有年轻人”。

这封公开信没有出处,事实上也不可能有出处;但类似的两代鸿沟与对抗已不断地在香港家庭里上演。例如导演李惠仁刚拍摄上架的《自由,飞》纪录片,一出场就是一个25岁、名为Ada的香港大学政治系毕业生对妈妈说的话:“妈妈对不起,到了最后我还是被捕了,我甚至不知道,被捕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我知道你会担心,但依然希望到最后,你还是支持我当初选择站出来的决定;最后,对不起,就让我继续这样任性下去吧!”Ada来台湾治疗她抗争留下的伤势,画面拍到一群人为Ada庆生,隔天她回香港,再两天后,香港警察破门将她逮捕。

台湾社会对香港的处境充满同情,但反对香港示威,直斥这些年轻人都是“暴民”的意见也不少,例如国民党的不分区立委提名人叶毓兰,她先前说香港示威者是“杀红了眼、朝死里打的暴徒”。昨天她继续说,香港动乱至今,受苦的是广大的老百姓,“当家不成家、城不是城,外客开始以危城不入不再去了,谁吃亏?”还说香港警察以“专业中立与人民的信任,才能迅速恢复香港的治安和秩序,这何错之有?”

暴力相生,要说谁该为这场暴力负责,恐怕双方阵营说一天一夜也说不完。但可以肯定的是,一般人使用暴力,打砸抢杀、奸淫掳掠,会有法律制裁他;但如果是理当维护治安的警察使用暴力,打砸抢杀、奸淫掳掠,谁来制裁他?香港局势急转直下的关键是7月21日的元朗白衣人,一群身穿白衣的黑社会人士入侵元朗地铁站进行无差别攻击,事件至少有45人受伤,当中包括孕妇,有1人危殆,5人重伤,市民打了上百通电话报警,但警方姗姗来迟,白衣人无人被捕,甚至有人看到警队高层与白衣人谈笑风生。

香港的警队曾被誉为亚洲第一,但最新的民意调查有52%的香港人对警察的信任度为零,在反送中抗议开始前,这数字仅为6.5%。而主张这场抗议活动必须和平的香港民众比例从6月的65%,到10月中旬仅剩46%,更有超过59%的香港人认为,如果和平抗议失败的话,他们“理解”必须采取更激进的行动。这一切,才是暴力的起源。

事实上,过去五个月的香港局势从来不是暴力与和平的选择,也不是动乱与繁荣的决定,而是民主与极权的对抗。一如那位曾经带着小孩到维园声援六四,如今却支持警察严正执法的香港蓝丝妈妈,叶毓兰等人只是服膺于她们心中的统独意识,除了忠君爱国、稳定繁荣外,她们面对公共事务再无其他的价值。

民主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你要建立自我认同、成为什么样人的具体实践;民主不是一种商品选择,你不可能一三五要安定繁荣赚大钱,二四六要民主自由作自己,礼拜天再卑躬屈膝承欢共产党。就算是国民党昔日建构的中华民国敍事里,也有黄花岗72烈士抛头颅、洒热血的故事,没有“暴力”,哪来的中华民国,哪来台湾现在的民主自由?

所谓的中华民国人不会接受一国两制,所谓的正蓝也不会接受香港暴警这样残害香港的年轻人;你有多爱中华民国,你就该多支持香港的民主,那些指斥香港青年都是暴民,只替暴警涂脂抹粉的,当然不够格成为中华民国的立委。

(本文为《上报》独家授权《看中国》,请勿任意转载、抄袭。原文连结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