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鉴今 柳敬亭志坚艺精 说书传神益人 

2019-12-04 04:24 作者: 陆文农整理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柳敬亭,是扬州府泰州人,本来姓曹。十五岁时,就粗野强横、任性闯祸,犯了法,外出流浪,便改成姓柳。流落到盱眙县街头,给小市民说书,已经能够轰动当地的人们。过了一段时间,他渡过长江,来到江南。松江县有位书生莫后光,看到了他,说:“这年轻人随机应变,可以教他凭技艺出名。”因此就对他说:“说书虽说是一种小玩艺儿,可是如果说得好,就能挑逗观众的情趣,有益教化,功绩卓著。说者应熟悉地方的风土,民谚、警语。要像歌手阿孟那样,身心投入,流畅自然的表演、讲述,这才能够凭技艺,成名得意。”

柳敬亭谦虚勤学,回去后,就集中精力.沉下了心思,细细体会怎样把书说得有声有色。过了一个月,他又到姓莫的书生那儿去。那书生说:“你说的书,能够叫人们听了嘻嘻哈哈,开心发笑了。”又过了一个月,那书生说:“你说的书,能够叫人们听了情绪激动,直淌眼泪了。”又过了一个月,那书生赞叹着说:“你的词儿还没有出口,可是.悲哀或者欢乐的情味,已经充分显现,叫人们的情绪也没法自己控制,已经发展成为一种艺术了。”又过了一个月,那书生说:“你在叙事中,能偶插圣贤的名言警句,有振聋发聩之益了!”

从这时候起,柳敬亭上扬州,上杭州,上南京,名声一直传到乡绅阔老中间。华丽的厅堂上的宾客大会,清静的亭子里的单身闲坐,人们都抢着邀约他来,让他大显身手,没有一次不是听了称心惬意、满口夸好的!

宁南伯左良玉,调到武昌,安徽的那位统帅,想要跟左良玉拉交情,把柳敬亭送进武昌衙门。左良玉只恨跟他(柳敬亭)见面太迟,让他参与了机要的工作。军队里面,人们也不敢把柳敬亭当个说书的看待。左良玉不认得字,一切军事文书,衙门里的那班读书人,费尽心思写出了草稿,左良玉总是不满意,可是柳敬亭口头上说惯的、那些街头巷尾生活老调,没有一点不跟左良玉心意相合。他曾经奉左良玉的命令,来到南京。这时候,朝廷里大家都害怕左良玉,听到他派遣的人到来,没有谁不轰动起来,加倍优厚地款待。从宰相起,都让柳敬亭朝南上坐,称呼他柳将军。柳敬亭也没有什么局促不安。南京街面上有从前跟柳敬亭称兄道弟的人,在官道旁,私下里嘀咕:“他本来是跟我们一道说书的呀!眼下威风阔气到了这种地步。”

但是,没有多久,朝代改换了另外一班人马。改朝换代了。柳敬亭重新走上街头,再干起他的旧行当。他已经在军队中,呆了好多年,历尽沧桑,常给军士们说书。还增添了各种方言情调、风俗习惯。

所以后来,每次一开口说书,让人们听到有的像当空浮现出千军万马、刀呀枪的,嚓嚓地在交锋,有的像风在号叫,雨在哭泣,鸟儿悲鸣,野兽狂奔,亡国的怨恨,一下子给勾起来,惊堂木的音响,忽又变得失掉威风。这种境界,又不是那姓莫的书生说过的评语,所能包括得了的了。

(事据明代黄宗羲《南雷文定》)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最新文章
更多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