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 柳敬亭志堅藝精 說書傳神益人 

2019-12-04 04:24 作者: 陸文農整理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柳敬亭,是揚州府泰州人,本來姓曹。十五歲時,就粗野強橫、任性闖禍,犯了法,外出流浪,便改成姓柳。流落到盱眙縣街頭,給小市民說書,已經能夠轟動當地的人們。過了一段時間,他渡過長江,來到江南。松江縣有位書生莫後光,看到了他,說:「這年輕人隨機應變,可以教他憑技藝出名。」因此就對他說:「說書雖說是一種小玩藝兒,可是如果說得好,就能挑逗觀眾的情趣,有益教化,功績卓著。說者應熟悉地方的風土,民諺、警語。要像歌手阿孟那樣,身心投入,流暢自然的表演、講述,這才能夠憑技藝,成名得意。」

柳敬亭謙虛勤學,回去後,就集中精力.沉下了心思,細細體會怎樣把書說得有聲有色。過了一個月,他又到姓莫的書生那兒去。那書生說:「你說的書,能夠叫人們聽了嘻嘻哈哈,開心發笑了。」又過了一個月,那書生說:「你說的書,能夠叫人們聽了情緒激動,直淌眼淚了。」又過了一個月,那書生讚嘆著說:「你的詞兒還沒有出口,可是.悲哀或者歡樂的情味,已經充分顯現,叫人們的情緒也沒法自己控制,已經發展成為一種藝術了。」又過了一個月,那書生說:「你在敘事中,能偶插聖賢的名言警句,有振聾發聵之益了!」

從這時候起,柳敬亭上揚州,上杭州,上南京,名聲一直傳到鄉紳闊老中間。華麗的廳堂上的賓客大會,清靜的亭子裡的單身閑坐,人們都搶著邀約他來,讓他大顯身手,沒有一次不是聽了稱心愜意、滿口誇好的!

寧南伯左良玉,調到武昌,安徽的那位統帥,想要跟左良玉拉交情,把柳敬亭送進武昌衙門。左良玉只恨跟他(柳敬亭)見面太遲,讓他參與了機要的工作。軍隊裡面,人們也不敢把柳敬亭當個說書的看待。左良玉不認得字,一切軍事文書,衙門裡的那班讀書人,費盡心思寫出了草稿,左良玉總是不滿意,可是柳敬亭口頭上說慣的、那些街頭巷尾生活老調,沒有一點不跟左良玉心意相合。他曾經奉左良玉的命令,來到南京。這時候,朝廷裡大家都害怕左良玉,聽到他派遣的人到來,沒有誰不轟動起來,加倍優厚地款待。從宰相起,都讓柳敬亭朝南上坐,稱呼他柳將軍。柳敬亭也沒有什麼跼促不安。南京街面上有從前跟柳敬亭稱兄道弟的人,在官道旁,私下裡嘀咕:「他本來是跟我們一道說書的呀!眼下威風闊氣到了這種地步。」

但是,沒有多久,朝代改換了另外一班人馬。改朝換代了。柳敬亭重新走上街頭,再幹起他的舊行當。他已經在軍隊中,呆了好多年,歷盡滄桑,常給軍士們說書。還增添了各種方言情調、風俗習慣。

所以後來,每次一開口說書,讓人們聽到有的像當空浮現出千軍萬馬、刀呀槍的,嚓嚓地在交鋒,有的像風在號叫,雨在哭泣,鳥兒悲鳴,野獸狂奔,亡國的怨恨,一下子給勾起來,驚堂木的音響,忽又變得失掉威風。這種境界,又不是那姓莫的書生說過的評語,所能包括得了的了。

(事據明代黃宗羲《南雷文定》)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